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唐好驸马 > 第三百六十五章 “谋反”暴露

第三百六十五章 “谋反”暴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咳咳,今天有点事情,才码了五千,本来想请假一下,但是又怕有人说我限免就不更新了,所以,我先放上来一点,剩下五千还在写,可能要一两个小时,大家不用等了,明天刷新一下就好了!
  !
  !
  !
  }
  太极宫后宫。
  李二抬头望着那漆黑的夜幕,一脸的平静,站在一旁的王德一言不发。
  今日在马车上和韩元的一番交谈,彻底触及到了他的底线,如果说刚开始韩元提及此事时候,他不知道韩元要干什么的话,那么现在他在清楚不过。
  他对那些秦王时期跟随的大臣心底也产生了动摇,他不相信这群人没有注意到商业的问题。
  可为什么他们从未提起过商业收税的问题呢?
  世家垄断商业他从未说过什么,国家缺少钱财的时候,他带着全家省吃俭用,自己的媳妇三四年没有添过一件衣服。
  而眼前放着一个如同聚宝盆一般的东西他们却故意视而不见。
  长孙皇后捧着李二从韩元那里顺回来的紫砂壶走了过来,王德弯下腰转身离去了。
  “二郎,这个紫砂壶可是元儿的宝贝啊,你什么时候把它给要了过来啊?”
  李二回过神,嘴角微微上扬,轻哼一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都是我的,更不要说是一个小小的紫砂壶了。”
  长孙皇后把茶壶递给了李二,依靠着李二坐在了台阶上,轻轻依靠在李二的肩膀上,笑着说道:“元儿,前些日子跑来抱着一大堆的紫砂壶,说用那些换您这一个。”
  “起初臣妾也有些怀疑,他这脑袋怎么想的不都是一样么,后来还是丽质那孩子告诉我的。”
  “说您拿的那个茶壶是元儿养了好几年的茶壶,他自己都没有舍得用过,结果被您给拿走了。”
  “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二郎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二听到长孙皇后这话,摩挲着茶壶,笑吟吟的说道:“那小子跟我炫耀过一次,本来我也有一个,只不过忙于政事,没有时间去养。”
  “自从那小子发明了泡茶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掀起了一场养壶的热潮,其中这紫砂壶更是难得,孔颖达,颜师古那些老东西一个人都有一个,前些日子还给朕炫耀,不用放茶叶倒入开水,就是一壶好茶。”
  “朕想借来几天看看,这群老东西都不给朕看,朕只能想办法自己搞一个了。”
  李二深深的望了一眼长孙无忌,长叹一声,感慨道:“观音婢,你命真好,儿子们都愿意亲近你,就连元儿都把你当做了亲娘。”
  “你知道吗?你那天开口向元儿索要钱财的时候,朕的心都提在嗓子眼里,生怕元儿拒绝,到时候突然消失。”
  “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丝毫不反抗,直接交给你了,那可是大唐数年的税收啊。他竟然那么放心。”
  “朕有谁呢,儿女不愿意和我亲近,兄弟惧怕我,想来想去,朕身边仅有你一人而已。”
  “二郎,你有我就足够了,我们夫妻一路走来,不都是一起面对的吗?”
  长孙皇后伸手抱住了李二的手臂,脸上浮现出一丝的甜蜜。
  “朕知道,袁天罡他们的话你应该知道了,天狗食日而已,朕不是汉文帝,朕更无须惧怕这些,元儿一心一意为了朕,朕岂能辜负他。”
  李二把茶壶放在一边,伸手抱住了长孙皇后,看着长孙皇后把头依偎在自己的脖子上,心中感到莫名的安心。
  “观音婢,你知道吗?元儿并没有打算依靠朕,而是打算自己去对抗那些人,今日他把李义府叫了回来,他彻底要打破先人的理论了,什么天圆地方一切都是假的,这天地是一个圆形。”
  “日食和月食都是普通不过的天文现象。”
  “这小子竟然想凭借一己之力解决土地兼并的事情,他是以为朕不会帮他吗?”
  “还是朕在他心里不值得依靠?”
  长孙皇后轻笑一声,芊芊细手揉着李二的胸膛,小声的说道:“可二郎你不正是恰恰看上了元儿这一点么,若是他来找你帮忙,恐怕你会失望了。”
  “是啊,朕恰恰看上的便是他这一点,男儿就应该如此顶天立地,若是高明有元儿十分之一,朕现在退位都心甘情愿。”
  李二一只手轻轻摩挲着长孙皇后的秀发,嘴角露出一丝的苦笑说道:“朕以为高明性子软弱,可你知道今天百骑司传来了什么吗?”
  “高明和青雀两人把自己手下的人召集了起来,还从火药司偷来了几箱轰天雷,他们这是担心朕会放弃韩元,他们要劫狱啊!”
  “一个太子,一个王爷,竟然为了一个毫无血缘的人反抗朝廷。”
  “高明一点都不软弱,他很不错!”
  “若是我真的把韩元给抓起来处死的话,青雀肯定带兵劫狱,要是不成功的话自己承担下来,而高明只需要等到他登基,他们两个人绝对不会手下留情,这天下又要乱起来了。”
  长孙皇后听到这话,猛地抬起头,一脸慌张的望着李二,“二郎,他们不会的,他们只是——”
  李二伸手盖住了长孙皇后的嘴巴,脸上露出一丝的羡慕,“其实朕并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开心,朕这一辈兄弟相残,父皇曾经诅咒我朕,说朕的儿子们也会和朕一样。”
  “可如今,朕看到的只有兄弟和睦,朕很开心啊!”
  李二缓缓站起身,抬起头仰望着天空,嘴角流露着一丝的苦笑,“有时候,朕都在想,朕到底做了什么,玄武门,朕只觉得是一场梦,有时候朕做梦的时候都能梦到大哥他们浑身鲜血的出现在朕的梦里。”
  “朕没有向他们求饶,朕又拿起刀,将他们又杀了一遍,朕好像真的是禽兽。”
  说到这里,李二浑身散发着惊人的杀气,仿佛失心疯了起来,双手挥舞着,大喊着:“让他们来,朕还敢再杀他们一遍!”
  “朕要打造出一个超越秦皇汉武的朝代,吐蕃,吐谷浑,高句丽,薛延陀,都只会是朕脚下的尘土。”
  “世家,他们不过就是一条命硬的蛀虫而已,朕迟早都要收拾他们。”
  “可是——”
  “朕真的好累!观音婢,朕真的好累!”
  李二转头望向长孙皇后,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的颓废,双眼通红,一股悲伤的气息弥漫在李二的身上。
  长孙皇后红着眼睛站了起来,冲到了李二的身边,埋头伏在了李二的胸膛上,安慰道:“二郎,他们都已经死了,您在我心里就是千古一帝,我们就好好的度过这一切行吗?”
  “等到高明他们成熟了,我们就远离这长安,我们夫妻两人游山玩水。”
  李二抬起头,一脸平静的望着长孙皇后,轻声道:“朕真的很累,可又不想撒手。”
  长孙皇后觉得手臂传来一阵的剧痛,侧目望去,李二那宽厚的手掌抓在自己的手臂上,整个手掌的青筋暴露。
  长孙皇后只是微微蹙了一下眉头,抱住了李二。
  “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着你的,二郎。”
  “是啊,你都会陪着朕的,朕也只有你一个人。”李二长出一口气,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观音婢,安歇吧!”李二低下头,整张脸的伏在了长孙皇后的香颈。
  “嗯。”长孙皇后自然是知道李二的心思,那红晕顿时从香颈一路爬上了脸。
  两人携手走入了宫殿,摇曳的烛光之下,两道人影悄然走帷幕之后。
  不过片刻之后便传来李二那如同野兽低吼的喘息声音,还有时而高昂,时而低沉的长孙皇后的喘息声。
  影转。影转。月压海棠枝软。
  ...
  ...
  翌日。
  韩元正在被窝赖床呢,王德这货直接冲了进来,一阵操作,直接把韩元拎进了皇宫。
  “王德啊,你先给我说,今天是好事还是坏事。”韩元一边四处张望着,一边问道。
  王德只顾埋头奏折里,根本不回韩元的话。
  反倒是旁边的小宦官则是一脸震惊的望着这一幕,他可是最近才不久调过来的。
  “王德,你要是真不说,别怪我下黑手啊。”韩元直接站住了,一脸警惕的望着王德。
  “驸马,你就别问了,陛下吩咐了,老奴要是敢给你透露一个字,老奴就要没命了。”王德见到韩元不走了,一脸无奈的看着韩元说道。
  “放屁,你都跟我岳父那么久了,没事,就暗示我几句也行,这里也没有别人。”韩元冲着王德炸了眨眼。
  王德犹豫了一下,环视了一下四周,这才凑到韩元身边小声的说道:“太子和魏王也在。”
  “他俩也在啊?”韩元愣了一下,开始琢磨了起来。
  这次三人都叫了过来,难不成是打算给我们点东西,好让我们航海更好用?
  不对!
  自家这便宜岳父没有这么好心。
  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好心呢!
  就在韩元瞎捉摸的时候一行人也来到了御书房门口,还没进门就听到李二那如同狮子般的怒吼。
  “你们两个啊,让朕怎么说你们,是不是不把朕放在眼里啊?”
  嘶!
  不会这两个货什么事情暴露了吧,自己这过去完全是白白送死啊!
  “王德,要不你先给陛下说我有事,过几天我再来?”韩元说完这话,就准备开溜。
  谁知道,王德直接敲响了房门,恭敬的说道:“陛下,万年候来了。”
  “让他给朕滚进来!”
  韩元顿时停在了原地,一脸黑线的望着王德,这狗东西太过分了。
  让你当我没来过就这么难吗?
  韩元狠狠瞪了一眼王德,探着脑袋往了一眼御书房,揉了揉脸,露出一副憨厚可掬的笑容走了进去。
  “吆喝,岳父您这是干嘛啊?”
  “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气啊。”
  韩元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打量起来两人,这两个货正一脸惨白的低着头。
  这两个货到底干嘛了?
  竟然惹得陛下这么大的动静啊。
  自己好像也没参与什么啊!
  “你还有脸笑,你给朕滚过来,站那么远干嘛?”李二冷哼一声,狠狠的拍了拍桌子。
  “额!”
  韩元踱着步子,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打量了一下距离,这才停了下来。
  “岳父啊,我跟你说,这孩子不听话一定要打,俗话说的棍棒底下出孝子。”
  “哦?朕记得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好像是说的,一定要和气,要和孩子做朋友,这样孩子才能好好听话。”
  “才能和你敞开心扉。”
  李二轻笑一声,似笑非笑的把目光投向了韩元。
  额。
  这话好像是我说的,我那是用来忽悠人的,您怎么就把这话给记住了呢。
  “这绝对不是我说的,我一直奉行的就是棍棒底下出孝子。”韩元果断的摇头否定了,自己又不是傻子,现在情况一目了然。
  现在帮着两兄弟说话,只会多一个挨揍的。
  俗话说的好,死道友不死贫道。
  对不住了大舅哥,小胖子,
  李承乾和李泰听到这话,一脸难以置信的望向了韩元。
  韩元无奈的耸了耸肩,这场上的局势自己看的清清楚楚的,现在该抱谁的大腿,自己肯定知道啊。
  “行吧,来你看看这东西。”李二直接从桌子上拿下一张纸,朝着韩元甩了过来。
  韩元一脸迷糊的往前走了几步,把那张纸捡了起来,刚把目光投向上面,整个眼睛直接瞪大了起来。
  “轰...轰天...雷。”
  韩元有些狐疑的把目光投向了李承乾,李承乾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脑袋,低下了头。
  我去,李承乾你可以啊,你现在竟然敢偷轰天雷了。
  你这是打算现在谋反吗?
  你个傻子,这玩意就是一个恐怖的存在,动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玩意被岳父时刻关注啊。
  你丫的是脑子又泡你偷这玩意。
  韩元深吸了一口气,压了一下激动的心情,静下心继续往下看去。
  “太子与魏王纠结私兵,动用刀剑......”
  我尼玛,我今天是干啥了?
  我怎么就摊上你们两个这个不靠谱的朋友了呢,你们知道你们这是什么行为么?
  谋反啊!
  你看看历史上那些牵连到谋反人的下场,谁管你有没有牵连,那叫做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啊!
  算了,我身子弱,扛不起这个。
  “岳父,我这字我看不懂啊。哎呀,我眼睛怎么看不见了,岳父我先回去了。”韩元一咬牙,直接睁大了眼睛,伸手到处乱摸了起来。
  “看不见了?那能听清吗?”李二见到韩元这么拙劣的演技,气的笑了起来。
  “这,可以听不见。”韩元犹豫了一会,还是摇了摇头。
  “行吧,你也不用跟朕糊弄什么,你知道他们两个搞这些是为了谁吗?”李二大手一挥,直接看着韩元开口问道。
  韩元愣了一下,这还用想么,谋反么,肯定是为了您啊。
  他兄弟俩估计是等不及了,打算再来一次玄武门啊!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韩元狠狠的摇着脑袋,一副与我无关的模样。
  “为了你!”
  李二冷笑一声。
  嘶!
  啥情况?
  难不成这俩兄弟被自己忽悠瘸了?
  打算来个玄武门之变,呸,陈桥兵变,让自己黄袍加身?
  不对啊,这俩货没这么容易被忽悠瘸啊。
  就在韩元还在瞎捉摸的时候,李二那冰冷的目光让韩元浑身一哆嗦,连忙开口道。
  “岳父,我可没忽悠他们,我老实的很,不信您自己看看,我整天都在家。”
  “昨天还和您在一起呢,要是我谋反的话,那岂不是我带着皇帝一起造反了么?”
  “还有老舅,房大人,杜大人,魏大人,他们都造反了!”
  韩元直接一咬牙,开始乱扯了起来。
  “谁告诉你谋反了?”李二有些哭笑不得的望着韩元,自己怎么就没法这小子这么怕死啊!
  “他们这是打算在天狗食日的时候劫狱!”
  “劫狱?”韩元有些懵逼了。
  好好的,干嘛要劫狱啊!
  嘶!
  他们兄弟俩不会收到什么消息了吧,韩元有些警惕的望了一眼自己那便宜岳父。
  自己岳父真不会打算拿自己开刀,来安抚那些人吧?
  好兄弟啊,我错怪你们了啊!
  韩元有些感激的望了两人一眼,偷偷的在袖子下面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你那是什么眼神,你们三个给朕站好了。”李二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走了下来。
  先是走到了李承乾和李泰身边,冷声问道:“朕什么时候说要把韩元给抓起来了?”
  “您没说。”李承乾浑身一哆嗦,连忙开口道。
  “那你们这是干嘛?向谋反吗?”李二瞪着李承乾大声问道。
  “我们这不是提前准备一下吗。”李承乾小声的嘀咕了一声。
  这话一出,旁边的李泰顿时冒起了冷汗。
  大哥啊,您可真是捕作不会死啊!
  本来咱们还有西王活着走出去,现在可好,等着脱层皮吧!
  “砰!”
  韩元和李泰有些不忍直视的闭上了眼睛,这尼玛闭着眼睛都能想到是什么画面。
  “你们两个给朕过来。”
  两人睁开眼,李承乾正撇着嘴,小心翼翼的爬起来,甚至还往后拉开了几步。
  “咋地岳父,这事情我可不知情,就算他们要救,也没通知我,说明这事不管我的事。”韩元连忙摆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