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1070、又是一年的夏天

1070、又是一年的夏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1071章又是一年的夏天(正文结束)
  
  萧容鱼回国了,并且和沈幼楚相视一笑,这就说明两人已经放下了所有恩怨。
  
  既然她们都是这种态度,“小鱼党”和“沈党”两帮人也只会化干戈为玉帛,至于后面“陈子衿和陈子佩回到各自母亲身边”这件事,那也不是很困难了。
  
  这肯定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毕竟在陈子衿的眼里,沈幼楚才是妈妈,而陈子佩也只熟悉萧容鱼身上的味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沈幼楚和萧容鱼都会互相配合,争取让两个宝宝尽早的习惯。
  
  看起来似乎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事实上并非如此,因为陈汉升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放下恩怨”和“原谅坏男人”并不能混为一谈,陈汉升那些行为多恶劣啊,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沈憨憨和小鱼儿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现在怎么可能轻易的接受陈汉升呢。
  
  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换宝宝”的初衷只是为了小姐妹俩能够一起成长,现在已经实现了这个目的,至于更过分的奢想,陈汉升心里也有着充分的逼数。
  
  毕竟“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当初白月光和宝藏有多难过,现在挽回就有多难,这个过程也许要一年,也可能是三年,甚至可能五年或者更多······
  
  不过陈汉升有着充分的耐心,谁让宝贝闺女都有了,既然这是细水长流的任务,他就打算先解决眼前的事情,比如说“奶茶店侵权的二审官司”。
  
  萧容鱼是8月5日回国的,她也像之前说过的那样,主动介入了司法程序,有几次陈汉升下班后来到金陵御庭园或者金基唐城的别墅,发现沈幼楚和萧容鱼都不在家。
  
  “又去边诗诗那边了吗?”
  
  陈汉升问着亲妈梁美娟。
  
  “是啊。”
  
  梁太后有些不能理解:“这两个丫头也是,明明别墅那么大的地方,还要去别人家里讨论问题。”
  
  “还把宝宝都带走了!”
  
  梁太后又闷闷的加上一句。
  
  “嘿嘿~”
  
  陈汉升干笑两声:“边诗诗也是律师嘛,官司也要参考她的意见,我也过去看看吧。”
  
  “爸,晚上少看会电视,早点休息。”
  
  临出门前,陈汉升又和老陈打个招呼。
  
  “知道了。”
  
  陈兆军淡淡的应了一声,他正在修葺院子里的绿植,神情专注而悠闲,也没怎么搭理自家儿子。
  
  等到陈汉升开车离开后,老陈放下手里的剪刀,又喝了两口泡好的茶水,这才缓缓的说道:“以后小鱼儿和小沈去哪里、做什么、带不带宝宝,你就不要掺和了,老年人就得有老年人的心态。”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梁太后很纳闷,她看事情不如丈夫通透。
  
  “也不是不对······”
  
  老陈从客厅里搬过来两把椅子,一把自己坐下,一把让梁太后坐下。
  
  此时正值夕阳西下,候鸟成群的飞过天空,氤氲的霞光落在这对相濡以沫几十年的夫妻身上,美的像一幅画,暖的像一首诗,果真是最美夕阳红。
  
  “自从机场那一次接机以后,小鱼儿和小沈有没有在公开场合见过面了?”
  
  老陈耐心的问着妻子。
  
  “好像······”
  
  梁美娟仔细的回忆一下:“好像是没有了。”
  
  “这就对了嘛。”
  
  陈兆军说道:“我估计啊,这也是两人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如果像你说的那样回家讨论,到底回哪个家呢?如果是小鱼儿来金陵御庭园,以她的脾气会不会不自在?如果小沈去金基唐城,会不会有一种喧宾夺主的感觉?”
  
  梁美娟怔了怔,若有所思。
  
  “所以啊。”
  
  陈兆军总结道:“我觉得私底下见面,梓博家里挺合适的。”
  
  老陈很注意细节,他不说“边诗诗家里”,而是说“王梓博家里”,因为边诗诗是小鱼党,王梓博可是铁杆的陈党啊。
  
  “原来是这样。”
  
  梁太后终于明白了,随即她又想起另一个关键问题:“照你这么说,接机那天我们一大家子在酒店吃饭的场景,其实也是最后一次了?”
  
  “怎么?”
  
  陈兆军瞟了一眼妻子:“你还指望逢年过节的时候,两个儿媳妇能够团聚呀?”
  
  “嗯!”
  
  梁太后使劲的点点头,憨直到有些可爱。
  
  “你也要考虑考虑她们的脾气嘛。”
  
  陈兆军叹了口气说道:“小鱼儿那么骄傲,小沈又是外柔内韧,私底下见面会有很多次,但是公开团聚真的很为难她们了······”
  
  梁太后一下子很沮丧,她还计划着2008年春节的时候全家人一起欢聚呢。
  
  陈兆军注意到妻子的反应,握住她的手掌,轻轻拍着安慰道:“但是!两个宝宝来往是没有限制的,你应该也发现了,前天陈子佩被小鱼儿留在金基唐城那边过夜了,昨天陈子衿也被小沈抱回金陵御庭园了······”
  
  说到这里老陈顿了顿,用一种既无可奈何,又有些苦中作乐的语气说道:“你儿子太能折腾了,所以咱们家的家庭关系有些复杂,能有目前这个局面我已经很满足了,你就当陈子衿和陈子佩分别多了一个妈妈吧,这样想想是不是就容易接受一点了。”
  
  梁太后沉默半晌,最后也是幽幽的说道:“希望这个狗东西以后能够少折腾点吧。”
  
  “这个你不必担心。”
  
  老陈说道:“我观察他也是有些怕了,以后折腾肯定少不了,但是应该都在事业上了吧。”
  
  ······
  
  所谓知子莫若父,老陈猜的一点没有错,除了那件官司以外,陈汉升现在的工作重心都是“果壳三代手机发布会”和“果壳网络公司香港上市”这两件公事,根本没有太多其他的心思。
  
  尤其来到边诗诗家里后,他也终于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画面:
  
  淡雅温馨的卧室里,沈幼楚和萧容鱼面对面的坐着,一人手里拿着一份资料,小鱼儿脆生生的说着话,沈憨憨安静的听着,边诗诗和胡林语站在旁边,时不时发表一下意见。
  
  远处的床铺上,陈子衿和陈子佩正在拨弄着玩具,两个宝宝都穿的很清凉,胖乎乎的小胳膊小腿就裸露在外面,粉嫩嫩的真想咬上一口。
  
  小姐妹俩相处的很融洽,姐姐现在也不啃妹妹的脸蛋了,妹妹那个软糯的性格也不会和姐姐抢玩具,两个宝宝一边玩耍,一边“喔,啊,噢”的好像在聊天。
  
  大人们听不懂,但是小姐妹俩交流的很愉快。
  
  “我猜······”
  
  胡林语分析道:“她们估计在商量着,今晚要举行一场比赛,看看谁更能熬夜。”
  
  “那我就要下注陈子衿了!”
  
  边诗诗凑趣的说道:“我可是被她闹腾过的,真是一整晚都合不上眼。”
  
  沈幼楚和萧容鱼都没有说话,她们只是放下卷宗资料,爱怜的看着两个女儿。
  
  这样的场景很治愈,可惜陈汉升出现后立刻就被打破了,他现在的身份就是比较尴尬。
  
  当然陈汉升本人是不会在意的,反正只要自己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他还大大咧咧的和边诗诗点头致意:“梓博没下班吗?”
  
  “应该也快回来了。”
  
  边诗诗看了看时间说道。
  
  “记得让他多买点菜啊。”
  
  陈汉升理直气壮的说道:“我还没吃饭呢,再说大家讨论了一整天,总不能饿肚子吧。”
  
  沈幼楚和萧容鱼都没有回应,胡林语撇撇嘴也不想搭理,不过边诗诗是女主人,她是躲不过去的,只能开口说道:“放心吧陈董,少不了您的晚饭。”
  
  “这就好,我今天想吃茄子煲,别忘记整一盘啊。”
  
  陈汉升还笑嘻嘻的点个菜,这才大步走向两个宝贝闺女,大声说道:“有没有想爸爸啊······”
  
  “我真是服了!”
  
  胡林语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有时候不得不佩服陈汉升的心理素质,普通人碰到这种局面,估计都是躲着不敢现身吧,偏偏陈汉升就要强行融入进来,还要努力创造一种温馨和谐的相处氛围。
  
  不过······
  
  倒也真的挺温馨的。
  
  只见陈汉升抱起小姐妹俩,把脸伸到她们中间说道:“来!亲爸爸一下!”
  
  “啵~”
  
  陈子衿知道这是爸爸,凑过去用小嘴巴亲了一下,陈汉升心里甜丝丝的,也“mua”的亲了一下大女儿,逗得活泼的小小鱼儿咯咯直笑。
  
  陈子佩也知道这是爸爸,但是她注意力还在玩具身上,仍然低头揪着玩具娃娃。
  
  “我家的憨宝宝~”
  
  陈汉升笑着啃了一口陈子佩的脸蛋,这时她好像才反应过来,嘟着小嘴看向爸爸,好像在奇怪他为什么要咬自己。
  
  接下来,在外面呼风唤雨的“果壳陈”,任由两个闺女扯耳朵、吐口水、还要无怨无悔的换着尿不湿,谁都能看得出来,陈汉升真的很爱她们呀。
  
  每到这个时候,沈幼楚和萧容鱼的眼神就特别的温柔。
  
  ······
  
  6点半左右的时候,王梓博下班回来了,手里果然拎着一些冷菜热菜,他是个好男人,基本上有时间就会做饭,舍不得累到边诗诗。
  
  不过今天陈汉升过来了,边诗诗把王梓博推出厨房,笑着说道:“你还是陪陪陈董吧,不然他回港城以后,指不定要在王叔和陆姨面前乱嚼舌头,把我描述成一个好吃懒做的女人了。”
  
  王梓博这才取下围裙走出来,其实他比陈汉升还要壮实,穿着围裙显得圆墩墩的有些滑稽,所以陈汉升揶揄道:“你就和狗熊似的。”
  
  “嘿嘿~”
  
  王梓博也不恼火,坐到陈汉升身边,问着“果3”发布的具体日子。
  
  没过一会阵阵饭香飘了出来,让人不禁胃口大开;电视里播放《新闻联播》,主持人好像那么多年都没什么变化;客厅里两个多年死党在闲聊,热闹而放松······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卧室里子衿和陈子佩玩累以后都睡着了,胡林语也在厨房里帮忙,萧容鱼和沈幼楚原来正商量着官司,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停下来了,只是默默注视着陈子衿和陈子佩。
  
  两个宝宝是那么的可爱,也是那么的亲昵,头靠着头,肩挨着肩,仿佛在传递着一个无法更改的事实——哪怕她们一个在南极,一个在北极,也是有着血缘关系的姐妹。
  
  “睡着的时候,还是能看出一些像的地方。”
  
  萧容鱼突然说话了。
  
  “嗯~”
  
  沈幼楚微微颔首,陈子衿和陈子佩五官都是随着妈妈的,但是把她们摆在一起,总又有些莫名其妙的相似。
  
  “我这两天经常有这样一个错觉。”
  
  萧容鱼幽幽的说道:“回国以后好像突然不生他的气了,尽管还不想搭理他。”
  
  这个“他”,自然就是指陈汉升了。
  
  “其实······”
  
  沈幼楚不会撒谎,既然对方吐露了心境,她也是慢吞吞的说道:“其实我见到陈子佩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了。”
  
  聊到了这个话题,卧室里又逐渐没了声音,只有两个宝宝睡熟时的呼吸声。
  
  半晌后,萧容鱼抬起头:“你以后会原谅他吗?”
  
  “······我不清楚。”
  
  沈幼楚有些迷惘:“大三的时候,他让我答应一个条件,不管他以后做了什么事,我都要原谅他······”
  
  “你答应了?”
  
  萧容鱼问道,原来那个时候小陈就知道有些事不可避免,所以早早就开始布置了。
  
  “答应了~”
  
  沈幼楚垂着脖颈,磕了磕圆润的下巴。
  
  “你······”
  
  萧容鱼刚想说“你怎么这么傻呀”,如果换成了自己,肯定会提前说明某些原则问题是不能被原谅的。
  
  可是又转念一想,其实两人差不多都一样傻,只不过沈幼楚是直接被诓骗,陈汉升对待自己时就换了一个招数。
  
  深夜堆雪人、为了放烟花被保安室抓起来、能够记一辈子的二十岁生日宴会、还有生活中所有点点滴滴的快乐······
  
  萧容鱼突然发现,其实这些就相当于陈汉升的“存款”啊,不论自己多么的生气,只要想起这些往事,突然就恨不起来了。
  
  “哎~”
  
  萧容鱼不想再深究了,反正有女万事足,尤其还有两个闺女。
  
  “宝宝既然睡着了,那就不要折腾了。”
  
  萧容鱼跳过那个话题,和沈幼楚商量着说道:“今晚陈子佩就留在金基唐城吧,我想她了。”
  
  “喔?”
  
  沈幼楚差点没跟上萧容鱼的思维,她愣了一下,然后柔柔的反驳道:“她前天才跟着你睡觉的~”
  
  “那我也想她了嘛。”
  
  萧容鱼抚摸着两个宝宝的脸蛋,心情瞬间好了起来:“今晚两个宝宝都归我吧,下次再让她们跟你。”
  
  “那,那······”
  
  沈幼楚想说些什么,可是外面传来边诗诗叫唤的声音:“小鱼儿,幼楚,吃饭喽!”
  
  “那好吧。”
  
  沈幼楚只能答应下来,不喜欢争论的沈憨憨,在这种时候总是有些“吃亏”,但是她也会尽力争取,争取让两个女儿都跟着自己回去。
  
  这种桥段以后大概会经常发生,哪怕陈子衿和陈子佩逐渐的长大。
  
  ······
  
  在王梓博家里吃完饭的第二天,陈汉升知道了二审官司即将开庭,他也不再啰嗦,直接找到了建邺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相关领导,表示自己投资了“遇见奶茶店”。
  
  现在这家奶茶店是果壳电子的合作伙伴,所以不希望看到再有不法分子恶意侵占自己的合法权益了。
  
  中国的确是“官本位”的国家,正常来说应该是“官>商”,不过如果是陈汉升这种在区域内、行业内乃至全国都有影响力的企业家,那就不一样了。
  
  所以,尽管领导们心里在有些嘀咕,果壳电子明明是靠着mp4和手机起家的,投资一家奶茶店做什么?为了果壳的员工可以免费喝奶茶吗?
  
  尽管那家盗版的“遇见你奶茶店”背后有些错综复杂的关系,最后领导们还是答应了陈汉升的诉求。
  
  陈汉升的诉求暴力而简单,对方先道歉、再赔钱、最后坐牢,如果建邺的司法系统不能满足的话,他放话就要去首都的司法部伸冤了。
  
  这点破事如果闹到那种层次,基本上碰过这个案子的经手人员都要遭殃,所以为了顾全大局,只能把那个牛逼哄哄的老板送去吃皇粮了。
  
  在这个过程中,有人各种托关系都求到了聂小雨那边了,声称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只为了获得一个和陈董谈话的机会。
  
  小秘书一听很高兴:“你能帮我找到eva初代机的等身手办吗,找到的话,我就安排一个你和老板吃饭的机会。”
  
  emmm······
  
  对方走的时候,脑袋还是懵逼的,送礼送了一辈子,哪有人不要钱不要房不要金,居然要什么eva的初代机,那玩意能吃吗?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在背后悄然发生的,表面上所有程序都很正常,在二审官司开庭之前,沈幼楚和萧容鱼几乎每天都要碰面。
  
  ······
  
  解决了这件事以后,陈汉升注意力就全部放在8月18日的手机发布会上面了。
  
  这次发布会的规模远超前两次,一是果壳电子现在的影响力越来越,还有各种媒体的宣传。
  
  二是因为那首《青花瓷》,现在没有太多的音乐播放平台,千千静音已经被果壳云收购了,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也没有什么听众,所以目前最有公信力的音乐榜单只有两个,一个是果壳云自制的“原创音乐排行榜”,一个是光线传媒的“音乐风云榜”。
  
  自从《青花瓷》上线以后,几乎都是雄踞这两个榜单的第一名,可见有多火热。
  
  这首歌就是果壳三代手机宣传vlog的背景音乐,所以听到《青花瓷》,立刻就能联想到“果3”的青花款手机,这是非常成功的一次双赢捆绑。
  
  最后一点原因,果壳手机的发布会一直都是有说道的,网上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你可以不买果壳手机,但是发布会一定不要错过。
  
  因为陈董实在是个很有性格的boss,他把产品发布会当成了相声舞台,手撕三星、调侃友商、也喜欢和粉丝互动,还有一个爱国的人设······
  
  虽然现在很多企业家都学习了陈汉升,同样是老板亲自上阵召开产品发布会,但是除了小米的郑观媞以外,其他人效果都很一般。
  
  简单来说,就是没那种味!
  
  媞哥有效果,因为她本身就是美女老板,属于自带话题的那种。
  
  ······
  
  很快就到了8月18日,依然是“老地方”金陵国际展览中心,发布会是上午9点才开始,不过7点没到,展览中心外面已经是人山人海了。
  
  有布置会场的果壳电子员工,有陆续到来的媒体记者,还有那些疯狂的粉丝,粉丝可以分成三部分,一部分是壳粉,一部分是周杰伦的歌迷,还有一部分既是“壳粉”又是“歌迷”,而且双料粉丝的人数还是挺多的。
  
  8点左右陈汉升到达会场,适应展厅的投影仪和音响,他的出现受到了所有人的欢迎,到处都是兴奋的呼喊声。
  
  记者们都在感慨,“果壳陈”的国民认可度真是太高了,他大概是身家几十亿巨富中最接地气的那个人了,这样当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了,“果3”预售的30万台手机早早被抢购一空,这就是市场认可的证明。
  
  当然陈汉升也没有让大家失望,8点一刻的时候,展厅的大门突然打开了。
  
  “检票了哦,大家拿好自己的门票,依次排队······”
  
  穿着红色短袖衬衫,印着果壳logo的员工拿着喇叭到处提醒。
  
  “小姐姐,不是8点半才开始检票的吗?”
  
  立刻有粉丝疑惑的问道。
  
  “对,按照计划是8点半检票。”
  
  果壳员工笑吟吟的说道:“不过陈董看到外面太阳有些晒,所以检查了话筒以后,立刻就让我们喊大家进来吹空调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