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4 得寸进尺

V4 得寸进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顾临桁放水杯轻轻的放在桌子上,眸色深沉的盯着舒绿看,就在她忍受不了这样缄默的时候,他嘴角缓缓的勾起抹笑容:“我知道你有。”
  
      “……”你这样相信她真的好么?
  
      其实舒绿说的是实话,反正星远传媒附近的酒店虽然订满了,她定一家远一点的总可以了吧?大不了明天早上起床早一点,总归是可以感到时间不迟到成功打卡的。要不是因为程俞嘉最近跟白含章搞到了一起,她去程家住也不是不可以……至于今天订这些酒店时,顾临桁在中间做了什么手脚,舒绿不用猜都知道了。
  
      顾临桁徐徐站起身,不紧不慢的一步步走近舒绿,表情变得格外诚恳:“其实,我就是想找个人陪我吃早饭,你觉得这个建议怎么样?你住在这里,付出的代价就是陪我吃早餐。”
  
      “……”她还是觉得事有蹊跷。
  
      “这对你没有任何影响,你也不用怕我做什么,要做的话,昨天晚上我就不会放过你的了。”顾临桁循循善诱,势要让舒绿答应不可。
  
      舒绿镜片后面的眼眸闪闪烁烁,半晌之后终于点了点头:“好啊,那就麻烦你了。”
  
      反正她倒是想看看,顾临桁非要留她住在这里,到底想做什么?
  
      见舒绿点头答应了,顾临桁顿时就心满意足,深邃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看着舒绿,问她:“我们今天晚上吃什么?”
  
      他盯着人说话的时候,总是很专注的样子,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眸子像是自成一片星空,不经意间就迷乱了人的神智。
  
      舒绿恍然大悟似的说:“所以其实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想要把她当成免费劳役,给他做饭什么的……
  
      顾临桁一本正经的摇头:“有吗?”
  
      舒绿:“呵呵。<>”
  
      但总归是在他的家里住下了,做顿晚饭也算是礼尚往来,反正就算自己一个人在家里也是要做的。
  
      所以舒绿还是无奈的问:“想吃什么?”
  
      “随便。”顾大少爷一脸的无所谓,只要是舒绿做的食物,他都是可以吃下去的。
  
      “要不您来告诉我,什么叫做随便?”
  
      顾临桁眼尾一勾,理所当然的回答:“随便就是随便。”
  
      舒绿无力扶额,果然不能够跟这个男人一般见识,她甘拜下风了。
  
      “那我看看你这里有什么吃的,就按照这些食材做了。”舒绿既然决定暂住顾临桁这儿,也就没什么忸怩的,态度自然的就前去了厨房,拉开冰箱。
  
      这……顾临桁的冰箱里是名贵菜品展示柜么?这些食物要怎么在家里做?
  
      鹅肝,鲍鱼,海参,看着冰箱里的各类繁杂原材料,舒绿寻觅了半天,终于找出了一些可行的来。
  
      在动手操作之前,舒绿转头,毫不意外的看到了顾临桁正抱臂靠在厨房门框上,闲适自得的打量着她。
  
      舒绿冷静的赶人:“如果你今晚不想吃了放太多的盐齁死的话,最后离我远一点,在我视线看不到的地方。”
  
      顾临桁挑眉:“为什么?”看来顾少是一点儿这方面的觉悟都没有。
  
      舒绿只能尽力忽略掉顾临桁的存在,专心致志的当起专职厨娘。
  
      一个司机,一个厨娘,倒还挺配……停!意识到自己联想到了某些不得了的地方去,舒绿在脑海里按下了停止键,还是专心做饭是正事儿。<>
  
      顾临桁就那么眼神幽幽的注视着舒绿做饭的背影,墨色的长发挽在脑后,露出了光洁纤细的后颈,盈盈一握的腰肢不用触碰都知道很柔软,她穿着浅色的牛仔裤,被勾勒出了非常完美的身段,白炽灯的光晕照在她身上,泛起了点点绒光,她的侧脸也精致漂亮到了极点,五官都像是画笔细细描摹出来的一样,这场景真是……格外的勾人啊。
  
      然后舒绿突然就转过了身,顾临桁的注视便一点儿不落的落入她眼里,让她的耳根再一次诡异的开始泛红。
  
      “那个……顾临桁你过来一下。”
  
      顾临桁眼神一凝,脚步平稳的走过去,居高临下的打望着她:“做什么?”
  
      “咳,快帮我挽一下袖子。”衬衣的袖子不经意的就滑落了,但她这时候正在处理虾子,腾不出手来。
  
      顾临桁闻言,嘴角擒着丝淡笑,直接就拉起了舒绿的手臂。
  
      舒绿低着头,只感到温热的指腹不经意的撩过她的皮肤,然后顾临桁动作轻柔的将衣袖缓慢挽起,在手肘处停下,又往里挽了一转,确保不会再突然掉下来。
  
      这中间,舒绿一直都感受到了来自于顾临桁的强烈视线,独属于他的幽暗目光就那样放在她身上,仿佛随时都要在她的手臂上凿出窟窿眼儿来。
  
      “好了好了,谢谢你。”舒绿赶紧抽回手臂,胳膊的皮肤上却还残留着一点顾临桁的手指温度,并不明显,却又着那么一点磨灭不了的存在感在提醒着她。
  
      顾临桁见好就收,也不再看舒绿做饭,而是回到了卧室去洗澡。
  
      等他再次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舒绿正把做好的一道鲜虾水晶饺端到餐桌上去,差点儿没把盘子给打碎了。<>
  
      顾临桁刚洗了澡,这回倒是穿好了家居服才出来,只不过那有意无意敞开的领口,露出了他线条优美的胸膛,细碎的发丝随意往后捞起,再遮挡不住饱满的额头和凌厉的眉眼,他眉宇间的那种气势,还真是一般人学不来的。
  
      舒绿默默的咽了口水,不得不承认,光是顾临桁这张皮,就足够让四九城里多少女人神魂颠倒了。估计他就是什么都不做,光在那儿安安静静的坐着,也会不断的招蜂引蝶吧?
  
      虽然顾临桁看起来十分的秀色可餐,舒绿却打定了主意不能多看他,甚至暗自在心里头念起了清心咒——这还真不怪她,实在是顾临桁有时候堪称妖孽,一个不注意就把人的魂儿都勾走了。
  
      顾临桁在舒绿跟前晃了一圈,总算心满意足了,回到客厅去看电视。
  
      他手里握着遥控器,随意换了个频道,电视机里正播着新闻联播,主持人字正腔圆的播报着国家大事。
  
      顾临桁对新闻不感兴趣,看了看,又遥遥的看向了厨房里的舒绿。
  
      好在这套房子的装修都没有什么隔断,尤其是全开放式的厨房让他可以清晰的继续打量着心尖人儿。
  
      舒绿听到客厅里的电视声音,开的并不大,但突然就让这套冰冷的房子多了几分生气,再加上那个姿态随意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这般场景让舒绿的唇边不经意就多了抹笑容,住在顾临桁这儿的生活,现在看起来还真不赖。
  
      舒绿就着冰箱里的食材,做了拔丝肉拌豆沙,三鲜豆腐盒,鲜茄海鲜幼面,再加上刚才那道鲜虾水晶饺,两个人吃的话刚刚好。
  
      “你真是……贤妻良母。”顾临桁赞叹了一句,虽然都是比较家常的菜,却看着色泽就让人食欲大动。
  
      舒绿扔了个白眼给顾临桁:“你要是再说一句,我立马就倒了,你信不信?”
  
      顾临桁眼里有小火焰在闪烁,偶尔小白兔也会变成小野猫,真有趣。
  
      电视机还没有关,新闻里面刚好提到了某国首都军事动荡,*武装企图占领水电站,控制整个电站上游地区,但是最后被政府军全部击退。
  
      顾临桁的眼神一凝,看来这次上面的做事效率还挺迅速。
  
      新闻联播这类栏目,老百姓觉得只会每天歌颂,从来不会有真正的内容,但处在顾临桁这样阶层的人就不一样了。
  
      他家老头可是每天都时刻关注,可以从每一条新闻里得到想要的讯息,尤其是他们这些生意人,按着上面的大方向走,总是不会吃亏的。
  
      而刚好播放的那条新闻,可是关系着顾临桁未来的发展规划,在外投资那么多钱,总不能打了水漂才是。
  
      所以他给c国政府出了主意,让他们请求支援,最后顾氏便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了他们一批先进的武器。
  
      好在这次上头的批复很快,让c国可以迅速的解决掉那里的武装军,稳定局势,这样,他的投资项目就可以恢复了。
  
      想到自己即将又有大批的资金回笼,身价又会随之上涨,热衷于赚钱的顾少爷非常满意的微笑。
  
      舒绿便注意到了突然眼里含笑的顾临桁,什么事情让他这么高兴?
  
      虽然有些好奇,舒绿却并没有开口询问,她觉得还是和顾临桁保持一点儿距离比较好。
  
      有时候新闻上的内容来得还真比较快,顾明在饭后给顾临桁打来了电话,汇报这件事情。
  
      顾临桁瞄了一眼收拾碗筷的舒绿,毫不避讳的吩咐下去:“既然那边的局势平稳了,就准备复工吧,假如工人不够,再从国内招一批工人过去,预定的工期之内一定要完成。”
  
      顾明应了,然后问了一句:“顾少这是和舒绿小姐在一起呢?”
  
      顾临桁得意的“嗯”了一声:“刚吃过饭。”
  
      要是顾临桁化身为大型宠物的话,这时候必定会有一只毛茸茸的尾巴在身后摇晃,昭示着他的好心情。
  
      顾明语意暧昧:“那我就不打扰顾少了。”
  
      顾临桁懒洋洋的回答:“嗯,挂了。”
  
      电话一断,顾临桁立马起身跟去厨房,满脸诚恳的对舒绿说:“需要帮忙么?”
  
      舒绿头也不抬的回答:“如果你能够保证不把这些碗全部打碎的话……不对,反正也是你家的碗,碎了也是你的事儿。”
  
      一念及此,舒绿便脱下手套,笑嘻嘻的拉过顾临桁的手腕,十分贴心的将塑胶手套,套在了顾临桁的双手上,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非常迅速,一点儿让顾临桁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这其中也是因为顾少被舒绿握住手腕,愣住了而已。
  
      “来来来,这些东西全部交给你收拾了哟,顾大少爷,加油!”舒绿笑的格外开心,站在一旁准备看一向信奉君子远庖厨的顾临桁怎么来收拾这些碗筷。
  
      她是不会介意等一下嘲笑他的。
  
      不过顾少能够成为顾少,自然有他的本领,他默默的抱着所有东西转过身,走到厨房的角落里,全部扔进了某个机器,按下按钮,满意的笑了。
  
      舒绿的嘴角一抽,她刚才居然没有发现这里放着洗碗机……败给了顾临桁的机智,舒绿无奈的想着,居然没有见到顾临桁洗碗,真是不开心。
  
      “对了,任雪珊的事情,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准备怎么解决呢?”舒绿才想起来刚才被顾临桁那么一打岔,最后还是问出他的意见。
  
      顾临桁表现的很淡定:“我不是说过了,决定权在于你。”
  
      舒绿有些无言以对,觉得顾临桁实在是太狡猾了,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把麻烦抛给了她。
  
      她是怎么想的?一度真的很厌恶任雪珊的存在,那样横行霸道的人向来最惹她厌烦,所以在最生气的时候……大概真的想过要好好教训她。
  
      但是现在任雪珊也算是受了教训了,她被爆出了那些个丑闻,又是整容又是耍大牌的,够让她好好反省反省,要是再不改变,以后不需要公司雪藏她,也照样混不下去。
  
      “那就算了吧,现在这种程度也差不多了。”这倒不是舒绿心地善良才说出来的话,毕竟任雪珊犯的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没必要毁了她一辈子的事业。只要她从这次教训里有所改变,以后的事业仍然可以有起色,毕竟这娱乐圈里,真正有谁是永世不得翻身的?太少了。
  
      顾临桁不置可否:“知道了。”
  
      吃过晚饭也还早,舒绿想着要不要回卧室去,顾临桁突然就从电视柜里拿出了很多影碟,他蹲在地上神色平和的问:“要看电影么?”
  
      本来想要拒绝,却因为他带着期待的眼神而说不出口,舒绿坐到沙发上,笑了:“好啊。”
  
      一次次的想要逃离,却被隐形的线拉扯着,在舒绿不曾发觉的时候将她拉的越来越近,线的另一头……舒绿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也看不明白。
  
      电影开始之后,两个人就在一种静谧的氛围里,呆在同一张沙发上坐了两个小时。
  
      这期间他们只是偶尔讨论一下剧情,都并未多说话,却让舒绿觉得,这种感觉,还不错。
  
      舒绿在关上卧室门之前,对顾临桁挥了挥手:“晚安。”
  
      顾临桁站在灯光下,神态前所未有的温和,他黑色瞳仁里像是荡漾着浅浅的涟漪:“晚安。”
  
      窗外的月光正好,夜色撩人。
  
      窗内的人,怀着各自的心思,安然入眠。
  
      早上舒绿差一点儿就又睡过了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会睡的这么安稳,幸好顾临桁在合适的时间敲了房门,才把她从香甜的睡梦里惊醒。
  
      舒绿睡眼惺忪的开了门,揉着眼睛说了句:“早。”就自顾自的去卫生间洗漱,完全忽略掉顾临桁的存在。
  
      微不可闻的笑声很快消散在空气里,顾临桁觉得这是个值得庆贺的变化。
  
      舒绿收拾好一切去餐厅吃早饭,顾临桁穿着一身正装,神情慵懒的看晨报,见到她出来,下巴指了指对面:“早餐。”
  
      “谢谢。”舒绿毫不客气的坐下,今天换了种早餐,澳式卷饼内夹着番茄还有生菜,搭配着西班牙的洋葱、芝士和烧烤酱,精致的餐盘里还布置有新鲜的时令水果。
  
      能够将一顿早饭制造的如此华丽,真是顾临桁的风格。
  
      顾临桁看起来在认真的看报纸,余光却一直放在舒绿的身上,看着她慢条斯理的用餐,动作和仪态都十分到位,偶尔还会伸出粉嫩的舌尖舔一舔唇边的烤酱,红润的唇色格外诱人。
  
      顾临桁觉得自己又想去冲凉水了……光明正大的偷窥了一番,顾临桁在舒绿用餐结束的时候也有预感似的放下手中的报纸:“吃好了?我送你上班。”
  
      现在这种有人做早餐,吃完还有人送上班的情况……虽然有些奇怪,但感觉还真不赖。
  
      舒绿很快接受了现状,再一次坐着顾临桁的车子去了公司。
  
      在舒绿下车的时候,顾临桁以掩耳不急迅雷之势扣着舒绿的后颈,将人拉到自己面前,在她唇角印下一记浅吻,旋即放开:“我下午来接你下班,乖。”
  
      他翘着嘴角离开,却留着舒绿一个人站在公司大门外风中凌乱,最后像是踏在云朵面包上一样脚步虚浮的走进了办公室。
  
      “舒绿舒绿!天呐!”桥涵像是发现新大陆那般盯着舒绿的脸看。
  
      “你一直盯着我看干嘛?”舒绿十分不解。
  
      “你的脸好红!”桥涵戳了戳舒绿的脸颊,“你感冒了么?还是怎么了?”
  
      “脸红?”舒绿赶紧摸上自己的脸,才发现皮肤上的滚烫温度或许都可以拿去煎蛋了。
  
      “舒绿,你不会是刚才看到哪个喜欢的人了所以才脸红的吧?”桥涵笑的不怀好意。
  
      都怪顾临桁那个家伙!每次都那样不按常理出牌!
  
      舒绿赶紧否认:“哪有,我可能是赶来上班的太急了。”
  
      桥涵露出“我都明白”的表情:“知道知道,舒绿你不要紧张嘛,我就是随便说说。”
  
      “嗯。”舒绿平复了下心情,坐到了位子上。
  
      “对了。”桥涵突然想起来什么,“佩姐让你来了之后去找她。”
  
      “嗯,我就去。”
  
      舒绿到了佩姐办公室之后,就直截了当的告诉她:“顾少应该已经消气了。”
  
      佩姐颇为感激:“这个事儿,算我欠了你一个人情,要是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提。”
  
      “佩姐说的哪里话,我就是帮忙带个话而已。”
  
      解决了这一个难题,舒绿很快就将之抛在了脑后,专心的负责起安迟的新ep发布。
  
      这一次,这张ep的真正销售渠道并非实体,而是网络,所有的歌曲都采取网络首播,然后将mv和视频网站合作,赚取广告费用,再通过后续的歌曲出名程度决定ep周边产品的发售。
  
      所以这张ep实际上赚的钱都不是直接来源于ep,而是通过歌曲产生的效应,从别的渠道获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