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9 冤家路窄

V9 冤家路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一定是在开玩笑。”舒绿心乱如麻,匆忙转身想要离开,却被顾临桁拉着手臂,摔进了他的怀里。
  
      顾临桁的眸里闪着幽幽光芒,却格外的认真:“我没有开玩笑,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所以我的计划里包括结婚。”
  
      “我知道你昨天就说过,我也跟你说了我愿意去尝试一下,但是你现在突然说这种话让我很惊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并不在我的思考范围之内。”舒绿加快了语速,实则在掩饰心底的慌乱。
  
      “但是你喜欢我。”顾临桁的话语斩钉截铁,逼迫着舒绿正视自己。
  
      “喜欢是喜欢,但喜欢并没有到那么深刻的地步,我不过是才刚开始觉得你是不一样的而已,你不能逼我。”
  
      顾临桁眼底的温柔像海底的细沙般柔软,他说:“没关系,我也说过我可以等的,你与我结婚,可以慢慢喜欢上我。”
  
      舒绿摇头:“我不这样认为,婚姻是需要两个人共同认可才能完成的事情,不能太随随便便的就决定。”
  
      “要不然这样。”顾临桁继续尝试着诱惑舒绿,“我们定一个期限,签一份合约,为期一年,这一年里面,如果你能够爱上我,合约作废,如果不能,一年之后我放你自由,这场婚姻就当没有发生过。”
  
      舒绿皱起了眉,她怎么觉得听不懂顾临桁在说什么?合约?期限?他到底在想什么?
  
      顾临桁继续引诱:“我们在一起,并不会影响我们正常的感情培养,你完全可以当做那纸合约不存在,我不会用它去控制你做任何事情,如果你愿意相信我,我就用这一年的时间来向你证明,我会是你最后最好的选择。”
  
      夜色茫茫,舒绿却觉得有些看不明白顾临桁了,虽然她从来没有看懂过这个男人。
  
      他到底在想什么?以为婚姻是可以随便儿戏的东西?
  
      “我突然觉得你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我没想到你可以如此随便的去对待婚姻这样重要的事情,看来我们在某些事情上的认知非常不同,我大概需要再好好想想是不是要继续走近你。<>”
  
      舒绿觉得有些失望,甚至感觉心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捏在手中,有些呼吸困难,还有轻微的疼痛,像一阵细细的电流滑过她的身体,掀起了不深刻但如影随形的痛感。
  
      她因为顾临桁和自己背道而驰的想法而感到有些难过,他为什么会这么轻易的对待婚姻这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她见到了自己的父母那么恩爱,所以更加珍惜,未来能够与她共步殿堂的人,起码要与她一样重视才对。
  
      “我先上去了。”舒绿垂下眼,收回被顾临桁握着的手臂,心里生疼生疼的。
  
      顾临桁目光暗下来,眼里有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不发一语的跟在了舒绿身后。
  
      两个人沉默着进了家门,舒绿没有再理顾临桁,径直走向客房,反正她就在这儿呆最后一天了,明天就算楼上的管道问题没有解决,她也暂时不想再住在这里,不然她继续看到顾临桁的脸,大概会更不开心。
  
      他刚才的提议让舒绿觉得顾临桁其实是个轻浮的人,尽管在过去的相处里面他虽然时常调戏自己,但自己都并没有讨厌过他,反而深感他的稳重与成熟,但顾临桁的那几句话却让舒绿开始重新审视自己过去的看法,难道真的有错误?
  
      这样的想法让她心里陡然变得沉重了一些。
  
      “舒绿,你听我说,我们谈谈。”顾临桁在舒绿关上房门之前终于开了口,他双臂垂在身侧,微微捏起了拳头,那种情绪的变化让他整个人像围绕在一团迷雾里,更加看不透摸不清了。
  
      “好,我们谈谈。”舒绿反而松了口气,她并不是喜欢吵架的人,很多人都说过她脾气好,不管别人做了什么事情她都不太容易生气,但舒绿自己知道,那是因为别人做的那些事情她不在乎而已,对她没有任何影响,好比任雪珊做的那些事儿。<>
  
      可是顾临桁对她的实质性影响力比她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大,她不想带着各种烦闷的心情睡觉,如果今晚不将这个问题解决,她大概会失眠。
  
      在沙发上面对面坐着,顾临桁手臂搭在一个抱枕上,神色依旧深沉。
  
      “说吧,我们谈什么。”
  
      顾临桁抿了抿嘴唇,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在书房,我和我妈吵了一架,吵得很厉害,她气的不行,又不愿跟我动手,干脆摔起了花瓶。”
  
      舒绿没有回话,示意顾临桁接着说。
  
      “她跟我讨论的就是我结婚的问题,她让我尽快跟你完婚,但是我说,我们的关系刚刚开始,我得尊重你。”
  
      “而她之所以那么着急想要我结婚,有很多个原因,一是我家老爷子这几年身体状况不太好,频繁住院,他现在最想见到的,就是我结婚。”
  
      “老爷子?”
  
      舒绿猜想应该是顾临桁的爷爷了,在位时也算是个重要的人物。
  
      “嗯,我爷爷。”
  
      舒绿眼神软了几分,她能够猜得到,当家里面的老人身体状况不好之后,那种希望孙辈成家立业的心态,必定是非常迫切的。
  
      “另外一个重要的,是顾家近些年势力壮大的快,总有些人在眼馋,而我只有在结婚之后,才有资格对付他们。”
  
      顾临桁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就顾家内部的矛盾说了出来,也不在乎舒绿是不是会利用这个消息,去得到一些别的东西。<>
  
      舒绿这时候才终于想起,之间白含章和楚言提醒自己的,顾家现在情况复杂,要远离他,大概就是因为顾家现在的内部斗争很严重了吧?
  
      这些世家之间向来是没有平静可言的,要么树大招风,要么内部纷争,要屹立在四九城的云端,必定不会是容易的事情。
  
      就好比自己的父母,当年他们的那些家族争斗,也不可谓不凶险,虽然过去已久,但偶尔听他们说起来,也足够令人心惊动魄。
  
      想必顾家,现如今就已经处于了最为复杂的争端里面。
  
      听顾临桁说出了顾家的辛密,舒绿心情在突然轻松的同时又复杂了许多。
  
      轻松在也许自己误会了顾临桁,那么证明自己的眼光还是没错的。
  
      复杂的,则是看来顾家已经不像表面上那样平静了,平静的表面下怕是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犹如深水炸弹。
  
      舒绿又有些担心,顾临桁在这样的家族斗争里面,又处于怎样的地位,有多少胜算?
  
      “抱歉,刚才是我没有去想你的感受。”顾临桁说完,直接起身抬脚跨过茶几,双手撑在舒绿四周,英俊的脸庞逼近了她。
  
      “……”舒绿又没有跟上顾临桁的节奏。
  
      “那么现在我解释给你听了,你觉得怎么样?”
  
      舒绿与顾临桁深邃的双眸对视,眨眼,再眨眼:“什么怎么样?”
  
      “我刚才说的,我们签一个合约,你先嫁给我的事情……”
  
      舒绿沉默,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换做刚才在楼下,她还可以生气的转身离开,现在得到了顾临桁说那些话的理由,又突然有些迷茫了,迟迟做不了决定。
  
      “你……等我想想,我现在没有办法做出决定。”
  
      这是舒绿目前为止所能够做出的妥协,就是再考虑考虑。因为顾临桁说的那些话,也确实有那么些道理。
  
      “好,我给你时间。”顾临桁说着,又在舒绿唇角吻了一下,“明天要上班,今晚早点儿睡。”
  
      “哦好。”
  
      顾临桁说完晚安却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继续目光灼灼的盯着舒绿。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滚去睡觉!”舒绿抵着顾临桁的肩膀想把他推的离自己稍微远一些,这个距离太过于亲近和暧昧了。
  
      “嗯,滚去睡觉,带着你一起滚如何?”顾临桁有些痞气的笑了,“自从尝过你的滋味……还如何孤身入眠,你说是么?”
  
      舒绿又羞又气,中气十足的怒吼:“再不滚我就踹的你生活不能自理信不信!”
  
      嘿,差点儿就忘记他这个宝贝儿还有着一身不俗的本领呢,好险好险。
  
      顾临桁松开对舒绿的束缚,甚至不忘了对她甩一个飞吻,那张英气凌厉的脸上满是得意:“晚安宝贝儿。”
  
      舒绿打了个冷颤,一阵恶寒,妈蛋谁来把这个妖孽收了!亏他能够面不改色的喊出宝贝儿这个肉麻的词汇!
  
      不过表情恶狠狠的,脸颊却在顾临桁离开之后悄然红了起来,几乎飞一般的逃回了房间里。
  
      ……
  
      周末的时间过的很快,当然,这对于舒绿来说,也是个非常不同的周末,因为实在是发生了太多意料之外脱离控制的事情,甚至让她措手不及。
  
      她进了办公室之后,突然就接受了很多道视线的注目,那些目光不加掩饰的放在她身上,都带着异样。
  
      舒绿觉得很奇怪,悄悄将椅子转到桥涵那儿问她:“今天什么情况?怎么个个都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桥涵压低了声音回答她:“我可告诉你,你现在是咱们公司的大红人了。”
  
      “啊?大红人?为什么”舒绿很讶异,她做了什么事情,怎么就变成公司的大红人了?这也太不科学了吧。
  
      “当然是因为两个原因啦,这个周末,安迟的歌红的程度简直吓人,根据今天早上的数据来看,试听和下载量都可以排在音乐榜单全年前十的位置了。我看啊,安迟马上就会因为这首歌大赚一笔了!”
  
      桥涵倒是没有夸张,安迟的新歌确实很红,再来一段时间发酵,差不多也可以成为经典了。
  
      “第一个原因还比较合乎情理,那第二个呢。”
  
      “第二个,除了顾少还有什么?”桥涵做了个张牙舞爪的表情,“从你跟顾少一起去酒吧开始,就有人在公司内部群里讨论了,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现在啊,全公司都知道你跟顾少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了。你个不仗义的,早先居然还瞒着我,说你跟顾少没有什么,没有什么两个人居然一起去酒吧,他居然还当众吻你!这简直太令人震惊了,舒绿你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舒绿无奈,为何所有人都不会认为顾临桁是和桥涵有关系呢,明明昨天桥涵也在他们边上。
  
      要是桥涵知道舒绿的内心想法,一定会鄙视她,当然是因为顾少全程注视你的宠溺眼神啦!瞎子都看得出来你们之间关系不浅好吗!“怎么我们公司那么多人都认识顾临桁?”他虽然是这四九城里名声显赫的大少爷,但也不至于随便一个人都认识他吧,又不是什么大明星。
  
      “哎,舒绿你果然不经常去茶水间听八卦。”桥涵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你知道我们的老板是谁,楚言啊,楚家已经在这京城里头昌盛了多少年了,而之前顾临欣签合约的时候,竟然是咱们老板亲自出马,谁都能想到对方的身份有多重要。况且在这娱乐圈里头混的,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人脉,知道那些名门世家里头的一点儿事情也很正常。”
  
      “好吧。”舒绿叹气,“那我这下子不会成为众矢之的吧?”
  
      “你说呢?顾家大少可是出了名的钻石王老五,不近女色,这突然就跟你显得那么亲密,肯定有很多希望嫁进豪门的人会嫉妒死你的。”
  
      舒绿撇嘴:“早知道那天就不把他带去了,这光是我们部门的人就一直盯着我看,我要是到其他部门去走一圈,那还不被当成国宝一样观看?”
  
      “事已至此,你就节哀顺变吧,不过你要知道,你可是跟顾家大少那么好,没人敢当着你面说什么的,最多就是背地里酸几句,而且啊,我估计这段时间天天都有人想要来巴结你。”
  
      看吧,果然她说过,顾临桁就是个麻烦,只要靠他太近了肯定是会惹来一身腥的。
  
      不过现在舒绿也来不及去想那么多了,她还是好好的做工作吧,这段时间开始又有的她忙的。
  
      基本上安迟的新歌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后面几首歌也不会太差,他的名声既然打出来了,肯定也就会有很多的工作找上门。
  
      而且舒绿统计了安迟的微博人数,基本上周末的时间就涨了三百多万,这个上涨的速度也是很可怕的了。
  
      她得跟公司商量看看,下一步该怎么走。
  
      而真如桥涵说的那样,她这一天接受了很多的注目礼外加搭讪,平时从来不会主动来跟她说话的人,都开始有意无意接近她。
  
      舒绿花费了好大心思才应付了那些人,最后去找安迟的时候就差累的瘫在地上了。
  
      安迟靠在钢琴边上,目光实在有些幽怨:“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过来了。”
  
      “不来?为什么不来?”舒绿揉了揉酸麻的脖子,“我还有那么一大堆事情要跟你讲。”
  
      安迟就用他那双迷得很多粉丝神魂颠倒的桃花眼看着舒绿:“哼,看你那天跟那个什么顾少,相处的还挺愉快。”
  
      “怎么你也来提他?”舒绿无奈,今天她是怎么样也逃不开顾临桁的魔咒了么,到哪儿都有人说起他。
  
      “……那不提了,你要跟我说什么事儿。”
  
      “呐,这里全是今天一天收到的采访,你的新歌成绩很亮眼。很多家媒体都想要采访你。”
  
      安迟接过文件夹翻开来,忍不住暗暗惊讶,里面登记的媒体数量估计比他过去五年接受过的媒体采访人数还要多。
  
      他的新歌人气居然这么旺?
  
      “现在歌唱界疲软,很久都没出过特别好的情歌了,所以你也算是赶上了个好时候。”
  
      “咔擦——”突然响起了快门声,舒绿和安迟都不约而同随着声音看过去,童童站在门口举着手机,笑的满脸灿烂。
  
      “啊啊啊安迟你长得为什么这么好看!我要拿这张照片发微博!”童童花痴样子的把手机递给舒绿看,上面的安迟斜斜靠在钢琴边上,一只手放在琴键上,修长的手指格外好看,而他低垂着眸子看文件,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看起来温顺又慵懒。
  
      舒绿点了点头:“照相技术不错。”
  
      童童得意的拍拍胸脯:“那是,我大学可是学校摄影协会的。”
  
      安迟斜睨了童童一眼:“拍了我的照片,是不是也得给费用?”
  
      童童专注的发着微博:“那我还算是间接帮你宣传了呢,我这儿可是有好多你的生活照,这两天发到微博上,我的粉丝从三位数蹭蹭蹭上涨到了五位数了好吗!好多粉丝特羡慕我,哎你说我以后要不要拿你的签名去卖啊?说不定我就找到了一条发财致富的本领,从此就出任ceo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了,哎,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
  
      安迟无所谓的在钢琴上弹了几个音符:“随便你,赚了钱记得跟我分。”
  
      “童童,一会儿去给安迟准备几套衣服,这两天大概就会有采访了。”
  
      “遵命!”童童的微博发送成功,才几秒钟,就有了消息提醒。
  
      ——沙发!卧槽沙发没有了!小迟迟好软萌啊啊啊啊,大妈好想推到他。
  
      ——博主到底是何人!报上你的身份来饶你不死。
  
      ——以前居然错过了小迟迟这么鲜的鲜肉,从此以后就是他的颜粉了谁都不许拉我出坑!doge脸!
  
      童童看着不断刷新的艾特连连感叹:“天呐我现在都成了大明星的助手了,以前想都不敢想……”
  
      “大明星”三个字成功的取悦了安迟,对童童挥了挥手:“下去吧,不收你肖像费了。”
  
      童童装模作样的蹲下身子:“小的这就退下。”
  
      舒绿也趁着这会儿功夫上了下网,安迟的人气确实不断的在上涨,完全达到了预期的想法,这样子下去,他至少很快可以回归知名歌手的地位,再也不会被人戴着过气的帽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