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14 美色误人

V14 美色误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客套的话我们也不用多说了,直接来谈正事吧。”舒绿把黑框眼镜往鼻梁上推了一下,开门见山。
  
      唐宋的目光中在舒绿脸上转了一圈,看到了她眼里的诚恳和坚定,然后嘴角微弯:“好。”
  
      他笑起来的时候五官更显精致,大概也是因为他那双眼睛的缘故,睫毛像羽毛一样忽闪忽闪,眼里总是不经意就露出点儿哀怨和迷离来,是种漂亮的忧郁。
  
      “你有没有想过,从头来过?”
  
      唐宋好看的眉皱了皱:“从头来过……是什么意思?”
  
      “简单点儿来说,就是抛弃你已经拥有的成绩,你在电影上已经到达顶峰了,而没有遇到更好的班底的话,你也永远无法获得突破。”
  
      “所以你的意思是?”
  
      “电视剧,我们放弃电影,转战电视剧。”舒绿自信一笑,“你的演技毋庸置疑,获得过的那些奖杯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在电视剧的行业里,你可以从头开始。”
  
      唐宋慢慢收敛了笑意:“可是电影和电视剧的表演方法是不一样的。”
  
      “你没有信心吗?”
  
      唐宋眉尾一挑:“当然有。”
  
      即使他现在的演技开始被人批评,但更多的还是赞扬,批评他的话无非就是他无法超越最初的自己而已。
  
      “那不就好了,在电视剧的圈子里,或许可以留给你更多施展的空间。”舒绿开始分析她的想法,“我想你自己也知道,你现在最缺少的是什么,是国民度,即便很多小生的演技和资历都不如你,他们有的却也常常在电视剧里露脸,至少大众认识他们,让投资方会觉得他是有票房号召力的。而你,其实今年不过二十六岁,与那些小生的年纪并没差多少,所以完全可以从电视剧的圈子里头重新开始。<>”
  
      唐宋支着下巴,示意舒绿继续说下去。
  
      “而且电视剧的表演方式或许可以给你启发,你会在小荧幕里得到新的成长,等到有了国民度,就可以重回大荧幕,那时候无论是导演还是投资方都可以认可你的存在,而且在这期间,我都会为你选择最好的班底,继续维持你的口碑,远离雷剧,健康成长。”
  
      舒绿最后开玩笑说的“远离雷剧,健康成长。”刚好戳到了唐宋的笑点,他百叶窗一样的眼里露出了之前舒绿没有看到过的笑意。
  
      那种清澈见底的,柔情四溢的眼神,让舒绿恍惚间就看到了《小河之马》里的那个唐宋,少年人的倔強与淳朴,还有不羁和迷人。
  
      “就凭你最后这句话,我也要同你合作了。”唐宋嘴角上扬,那瞬间这个普通的会客室好像都因为他的笑容而熠熠生辉了,这是个迷人的男人。
  
      “好,那祝我们能够合作愉快。对了,我现在手下还有一个艺人,安迟你认识么?”
  
      “嗯,认识。”唐宋为微微笑着,“他的歌最近很红。”
  
      “既然你们都是我带的艺人,所以我想或许以后你们会有合作的机会,而且你们都是不同领域的艺人,也不用担心资源分配不公,说不定以后我还得拜托你去客串他的mv,他来给你的电视剧唱主题曲呢。”
  
      “我都可以啊,举手之劳而已。”
  
      “那你放心吧,我会尽快帮你争取到电视剧的拍摄,一定挑个最好的剧本给你。”
  
      这边舒绿与唐宋愉快的达成了协议,那边厢,某位在周末回家吃饭的顾先生,开始了坑妹小技能。
  
      “顾临欣你过来。<>”顾临桁吃罢晚饭,往客厅沙发上一躺,勾着手指头就把自家妹妹召唤过来了。
  
      “我现在简直成了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东西了,你还是我哥么你?”顾临欣一边碎碎念一边又乖乖的走了过去。
  
      “给我倒杯水来。”顾临桁毫不留情的使唤开来。
  
      认命的倒了杯水递给顾临桁,顾临欣往他旁边一坐,目光不善:“你喊我过来难道就为了让我给你倒杯水?”
  
      “当然……不是了。”顾临桁笑的神秘莫测,揽着自家妹妹的肩膀小声说,“最近追那个小明星进展到哪一步了?”
  
      “进展?要是有进展就好了。”蠢货妹妹嘴角一撇,“他根本就不喜欢我。”
  
      “嘿,那我不是早跟你说过了吗?你从小到大哪次一见钟情的对象成过的?”
  
      “你就会说风凉话!那我一见钟情别人还怪我咯?”
  
      顾临桁失笑,安慰性的拍拍她的肩膀:“不提这个了,我这儿有个小八卦你要不要听?”
  
      “小八卦……”顾临欣捂着脸惊恐万分,“你一定不是我哥!快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变成我哥的样子,你想做什么!”
  
      被她浮夸的表现气笑了,顾临桁扣着她的脖子压低了声音:“那你猜猜我是谁?要是猜错了,就不让顾明给你带那些动漫的周边。”
  
      “哎哟喂这还有什么好猜的?您这么英俊倜傥风流潇洒,一看就是我哥啊呵呵呵。”
  
      “行了,别贫。”
  
      傻妹妹委屈的嘟嘴:“我就是太惊讶了嘛,你居然也会跟我讲八卦,爱情的力量真有这么大?可以彻彻底底改变一个人?”
  
      顾临桁弯一弯嘴角,然后挑着眉道:“这个八卦可是关于你的。<>”
  
      “关于我?是什么?”
  
      顾临桁高深莫测的笑起来:“还记得你小时候疑似被绑架的事儿?”
  
      “……那么久远的事情了……只记得一点点。”顾临欣努力的回忆,记忆里就只剩下一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小哥哥了,好像是自家走丢了,然后被他捡回家了来着……哎呀想起来都觉得好丢人,还是不要继续回想了。
  
      顾临桁边说边注意自家蠢萌妹子的表情:“事情是你走丢了,被人捡到带回家,过了一天送回家来。”
  
      “哦……”顾临欣左顾右盼,有点儿不想继续谈这个话题。
  
      顾临桁眼里含笑:“你知道是谁把你捡回家的吗?”
  
      蠢萌妹妹把头一偏:“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啦,自家哥哥这时候提起了,一准没安什么好心,没准儿就是借此来嘲笑她的呢!她才不要上他的当!
  
      “不想知道啊,那也没事儿。”顾临桁完全不理会她,自顾自的说下去,“那个人是楚言,不过你跟他应该不熟?”
  
      “楚楚楚……你说谁?”顾临欣脸部肌肉不受控制的抽动一下,漂亮的眼睛里满是震惊,“你一定在开玩笑。”
  
      顾临桁嘴角一勾:“信不信由你。”
  
      顾临欣顿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自己现在的老板竟然和自己还有着这么一层……渊源?虽然小时候的事情记得不太清楚了,但当初她一定是看中了对方的美貌才会二话不说屁颠颠的就跟人回家了,现在想起这仅剩的一点点记忆来,还是觉得很丢人啊……
  
      达到了目的,顾临桁便起身走人,剩再一次被坑的妹妹坐在沙发上凌乱。
  
      所以当顾临欣第二天偶然间在公司看到楚言的时候,下意识的反应就是转身就走,虽说上次楚言送她回家让她还挺开心的,但一想到小时候那个痴汉别人美色的人是自己,她就顿时无法面对楚言了。
  
      而且仔细看起来,楚言英俊的面孔好像是有几分那个小男生的模样,眉浓如墨,五官俊美,干净利落的贵公子范儿。
  
      楚言看着匆忙逃窜的女人,眉头一皱,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场开了口:“站住。”
  
      顾临欣想要逃跑的步伐一顿,干笑着转过身来:“嗨,楚总。”
  
      这女人什么时候对他这么客气了?楚言下意识的转动手上的羊脂玉手串,冷静的看着顾临欣:“见到我跑什么?”
  
      顾临欣心里尴尬,面上却装疯卖傻:“我跑了吗?有吗?”
  
      “你说呢?”楚言慢慢的露出一个极其腹黑的笑容,紧迫盯人。
  
      “不是,我赶着去上表演课呢,老师还在教室等我,所以我先走了啊楚总!”顾临欣再次脚底抹油准备开溜,这回却被楚言直接拎着衣领动弹不得了。
  
      “你的表演课不是今天吧?”楚言毫不留情的拆穿顾临欣的谎言,才把人放下。
  
      顾临欣一脸狐疑:“你怎么知道?”
  
      楚言表现的很淡定:“这公司上上下下都是我的,你觉得会有我不知道的事儿吗?”
  
      咳,这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真的不好,明明就是专门调查了蠢萌妹妹的行踪特意来逮人的……
  
      不过顾临欣当然没有发觉,而是被楚言糊弄了过去,点点头:“好吧,既然被你发现了那就这样了,找我有什么事儿?”
  
      楚言看着顾临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睫毛纤长,瞳孔墨黑,像静谧的夜晚,又点缀着灿星,然后露出一抹自己不曾发觉的笑容:“吃午饭了吗?”
  
      “现在才十一点半……”
  
      楚言不置可否:“还有半个小时就可以吃午饭了。”
  
      “哦。”顾临欣被楚言深渊般的眼眸盯着,突然就有些难为情了,别过了脸。
  
      “那走吧,我请你吃饭。”说完,楚言就不由分说的走在了前头,也不给顾临欣拒绝的机会。
  
      顾临欣愣了一下,才腹诽着跟了上去,刚好她也饿了……
  
      午餐在公司附近的一家西餐厅解决,顾临欣在等待的过程中闲的无聊,就来回打量着楚言,越看越觉得他跟记忆里的人很像,这个人果然从小就长了这么一副好看的皮囊,瞧他那双眼睛的睫毛,居然那么浓密,得让女人还嫉妒吧!
  
      还有还有,面孔线条那么利落,五官也跟用笔仔细描摹出来一样的,精致的没有缺陷。
  
      鼻梁也那么挺,唇瓣的形状也那么好看,应该是继承了他母亲的大部分的外貌吧?楚言的母亲可是当年的娱乐圈里出了名的美人……
  
      被一道不加任何掩饰的目光盯着,楚言要是没有察觉才怪了,不过他表现的十分坦然,淡定优雅的坐着,任由顾临欣一直看着他。
  
      直到服务员将牛排端上来,他才含着笑意提醒:“看饱了吗?可以吃了。”
  
      顾临欣如梦初醒,钻到桌子底下的心都有了,她怎么做了这么丢脸的事情啊喂!居然就跟丢了魂儿似的看了他半天,也太没意志力了一点吧!
  
      于是为了掩饰尴尬,顾临欣只能埋头专心对付牛排,就差没整张脸都埋进光滑的盘子里。
  
      吃过午饭,两个人一起回去的途中,顾临欣不断左顾右盼,心里却乱糟糟的成了一团麻,怎么理都理不清,直到楚言突然开口才转过脸去看他。
  
      楚言貌似不经意的问:“听说,你在追求公司的某个艺人?”
  
      顾临欣在感情的事情上向来大胆,也丝毫没有隐瞒:“对啊,这应该全公司都知道了吧,不过楚言你这就知道的太迟了吧。”
  
      这会儿倒是不客客气气的叫他楚总了,楚言的脸上却慢慢的没有了笑意:“很喜欢他?”
  
      “唔……对啊。”顾临欣其实想说,应该是吧……因为她经常都会这样子喜欢一个人,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就觉得对方像阳光那样猛烈的发散着光芒照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她觉得那应该是喜欢?但是好像她被安迟拒绝了那么多次,虽然有些失望,难过的情绪却也并没多少,大概是知道,对方压根不可能喜欢上自己吧,从安迟的眼里也没有看到过任何除了朋友之外的感情。
  
      顾临欣有时候看起来常常犯傻,智商情商也时常掉线,也会被人利用做一些傻事儿,但其实她很多时候,心里也都是清楚的。
  
      能够看得出来对方是不是喜欢他,能够看得出来对方眼里的情绪是哪一种,这也可能是她被拒绝惯了的原因。
  
      喜欢她的人她常常看都不看一眼,不喜欢她的人她又上赶着要追上去,久而久之,其实挺累的,所以顾临欣有时候还会想,要不跟她家哥哥一样对感情避之不谈好了,不会动心也不会受伤,多好。
  
      顾临欣觉得在楚言面前说不确定的话有些丢脸,便只能斩钉截铁的告诉他,很喜欢安迟。
  
      “是吗?”楚言意味不明的挑了挑眉,然后抿起了唇。
  
      顾临欣突然就觉得周围一阵冷风吹过,让她感到手臂上寒毛乍起。
  
      咦,刚才怎么都没觉得有这么冷?
  
      “哎,不过不是说女追男隔层纱的吗?可是我追了安迟这么久也没动静,也不见他有一点儿喜欢我。”顾临欣低下头碎碎念,语气也有一点委屈。
  
      楚言眼神复杂的侧过脸看顾临欣,能够看到她精致的侧脸和漂亮的脖子线条,像天鹅一样。
  
      他过了一会儿才说:“有时候,你喜欢一个人,不代表那个人恰好就会喜欢你。”
  
      “道理我也懂啊,但是我这辈子就没有遇到我喜欢的人也恰好喜欢我的时候,永远处在单恋和暗恋里。”
  
      “你这辈子才过了多久?耐心一点儿,总会遇到的。”
  
      顾临欣突然被逗笑了:“哎,你也才多大啊,不过比我大那么一两岁而已,怎么搞得跟跟特别有经验的过来人一样?”
  
      楚言说:“有感而发而已。”
  
      “有感而法?感什么了?说出来分享分享?”
  
      “现在还不到时候。”
  
      “嘁,小气,你看我都大大方方的跟你分享我的心情了,我还没跟人家说过我喜欢安迟的心情呢,你可是第一个,就这么不给我面子。”
  
      楚言眼里泛起深沉的光芒:“等到了时候,我会跟你说的。”
  
      “行吧,那就等你啦。”
  
      说话间已经到了公司,顾临欣跟楚言挥挥手再见,虽然她之前谎称有表演课是为了欺骗楚言,但下午可是真的有课了,再上一段时间,也就差不多要开始正式拍戏,唔,真期待。
  
      楚言看着顾临欣的背影好一会儿,才掉头去了另一个方向,他下午并不呆在公司,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只不过没有跟顾临欣说罢了。
  
      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谁知道呢,现在还不是时候……
  
      再说回舒绿,确定了要带唐宋,便从公司领了最近的一些剧本回家,准备挑选一个最适合他的。
  
      舒绿坐在阳台边的躺椅上,脚边放了厚厚一摞全是打印出来的剧本,一部一部的看,完全刷新了她对于现在那些编剧的看法。
  
      这都是些什么鬼啊……
  
      看看这部,男一是个海归,总裁,女二又是个典型的傻白甜,结果两人因为某个夜晚的醉酒而在一起,女一暗恋男一,但是男一心里还有个远在国外的白月光,于是将女一当成替身,等到白月光回来就抛弃了女一,后来又后悔了,把女一追回来,he。
  
      这种典型的玛丽苏言情剧现在居然还有人看?
  
      再看这部,男主是民国某个大军阀的儿子,德国留学归国,开始报效祖国积极抗日,青梅竹马长大的女孩儿被凌辱,遂为她报仇,后来与另一个并肩作战的女人在一起。看起来挺普通的一个剧本,但关键是里面写的那些情节,完全就是披着抗战机外表的又一个玛丽苏言情剧好吗,那些台词让舒绿看着都觉得羞耻,
  
      呐呐呐还有这部,男一作为医生,在与女方订婚之后发现对方曾经打胎的事实,觉得被欺骗,遂解除婚约,然后遇到了一个单身的坚强母亲,经历各种波折和磨难最后在一起,又生了一个小孩儿。
  
      天了噜这种家庭伦理剧流行了多少年了怎么还活跃在荧幕上呢?唐宋要是演这种角色,他仅剩的那些粉丝估计会凑钱暗杀她的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