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20 王者归来

V20 王者归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想到某一天,柳萱兴奋的跟他说找到了父母留下的东西,但是不太明白想要拒绝,他下意识的就要拒绝,但是终究是白家世交的孩子,仍然要照顾一点。
  
      他只答应给她一个小时的时间,刚出警局就看到了程俞嘉。
  
      别扭的人别扭的想法,心里头担心程俞嘉真的有了男朋友,又想到了那个在她高中时候和他很亲密的男人,白含章的目光越发冷冽了。
  
      柳萱去了他的公寓,给出的那份文件并没有什么隐藏的钱财或者其他重要的东西,她又不小心打倒了咖啡。
  
      白含章打电话让人给她送衣服来,柳萱抱歉的借了浴室。
  
      后来将柳萱送走,白含章等了一个晚上也没有等到程俞嘉的电话,误会就那么产生了。
  
      直到这个时候,白含章猜稍微明白阴差阳错是个多么可怕的事情。
  
      明明他什么都没有做过,在程俞嘉的心里头,却成了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了。
  
      一向冷静的白少爷第一次尝到了坐立难安的味道,他冷冰冰的眸子里不断的翻涌着复杂情绪,支着下巴,嘴唇紧抿在一起。
  
      很晚的时候,外面的月色都沉如水了,白含章才听到了门口的声音。
  
      程俞嘉满身疲惫的走进屋子,看到白含章在这里,连和他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硬生生扯出一个笑容:“你来了啊”
  
      白含章要说的话都因为程俞嘉的疲倦神色而暂时吞进肚子,体贴的接过她脱下的外套:“你先喝水,我去放洗澡水。”
  
      程俞嘉笑看着他:“哟,白少爷今天怎么这么温柔体贴了?”
  
      白含章勾勾唇:“我来服侍你一会儿,不行?”
  
      “当然行了,有白少爷服侍我还巴不得呢。<>”
  
      程俞嘉硬撑着去喝水,白含章去浴室打开温水灌进浴缸。
  
      “要我帮你脱衣服吗?”白含章靠在浴室门上,突然颇有兴致的来了一句。
  
      “算了吧,被白少爷这样服侍我会折寿的。”
  
      浴室门关上,程俞嘉深深叹口气,脱下身上的衣物整个踏进浴缸里,大半个身子都埋进温热的水里。
  
      果然每一次看到他,喜欢的情绪都会多一点,根本挥之不去。
  
      半个小时之后程俞嘉才慢吞吞的走进了卧室,白少爷已经一脸闲适的躺在了床上,留了左边的空位给她。
  
      心里一动,程俞嘉习惯性的走过去躺下,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被白含章圈在了怀里。
  
      他说:“你先睡觉,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程俞嘉也实在太累了,晚上的案子也是个复杂的耗费了她太多心神,再加上心里头因为白含章而起的那些郁气,也就更加疲惫。
  
      她贪恋白含章的怀抱,脑袋在他胸口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安心的睡过去,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半夜里程俞嘉醒了一次,她做了个梦,梦见她被一只恶犬追逐,无论怎么奔跑都逃不开,她明明不怕狗的,但是在梦里就是只知道拼命的逃窜,用出了平生最快的速度,那只长着血盆大口的恶犬仍然紧紧跟随着她,穷追不舍。
  
      在被恶犬追上扑倒的一瞬间,程俞嘉从梦里惊醒。
  
      她接着客厅里留的一盏暗黄的壁灯光,看到了白含章的脑袋正趴在自己的胸口。<>
  
      他侧着头,发丝触碰到了程俞嘉的皮肤,痒痒的。
  
      白含章的鼻梁高挺漂亮,嘴唇颜色红润,那双迷人的眼睛此刻正紧闭在一起,眉头也皱成了一团。
  
      他这时候也在做梦吗?他梦到了什么?
  
      程俞嘉觉得自己的心脏一瞬间就柔软了起来,忍不住伸出手指细细的隔空描绘起了他的脸部轮廓,那么漂亮的线条。
  
      后来什么时候睡着的程俞嘉自己也不知道了,她就那样注视着白含章的脸,像凝视着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而更令程俞嘉吃惊的,是她早上按着生物钟醒来之后,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
  
      白含章有一手好厨艺,但是他很少下厨,程俞嘉活到现在也没吃过几次他做的菜。
  
      没想到今天早上还有这个待遇。
  
      他在有暖气的室内只穿着简单的衬衣,衣袖挽到手肘,露出了手臂的修长线条。
  
      程俞嘉不禁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他从冰箱里拿出牛奶,简单的回答:“六点。”
  
      “……”昨晚上两三点才睡,这人今天六点起床,还丝毫不见一点疲色,也是够厉害的。
  
      “昨晚上来了新案件?”白含章问。
  
      程俞嘉哈欠连天:“嗯,一桩谋杀案。”
  
      “先吃饭。”白含章没有继续问下去,一看程俞嘉就是状态不好,缺少睡眠的样子。
  
      但是他们选择这行本来就是这样,永远有处理不完的案件,永远在和那些自以为聪明的犯人斗智斗勇,永远在抓捕犯人的路上。<>
  
      哪一天可以睡饱了觉,才真的是天上掉馅饼了。
  
      白含章一直不知道,程俞嘉一个女孩子,当年为什么也得报了和他一样的学校,最后也和自己进入了同一行。
  
      “哎。”程俞嘉叹气,认命的填饱肚子,去了警局跟上一轮值班的同事换班,又得忙碌一天。
  
      于是白含章本来准备今天说的那些话,又没有说出口。
  
      ……
  
      离《仙神》的正式开机还有一个多星期,唐宋最近要做的事情就是趁着还空闲的时候好好钻研剧本,然后配合剧组的宣传活动。
  
      电视剧出品方也是瞧上了这几天唐宋在网络上的高人气,竟然这么快的就把唐宋的定妆照发布了。
  
      他和舒绿的绯闻,和安迟的朋友关系着实吸引了一部分人气,就在这个时候,《仙神》官微发了如下一条微博。
  
      ——影帝唐宋的第一次小荧屏之旅,大家是否期待?
  
      附上看唐宋穿着火红衣服的“祝融”定妆照。
  
      说实话,不管是游戏粉,原著粉,还是路人党,都从来没有想过祝融这个角色会是由唐宋出演。
  
      他们想遍了娱乐圈里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男演员,就是没人想到唐宋的头上。
  
      一是因为他人气低迷,大众的关注度并不在他身上,所以自然不会有人想到他。
  
      二是因为他以前从来没有出演过电视剧,一直在电影的圈子里头混,这回竟然也来演电视剧,很多人着实是大跌眼镜了。
  
      但是这也并不是先例了,很多从小荧屏起家的演员不也都热衷于电影拍摄,但在一段日子后也会有人回归小荧屏,这两个圈子互有不同,又相互弥补。
  
      在一阵吃惊之后,大家也算是接受了这个现实。
  
      尤其是,唐宋在定妆照里看起来,按照游戏党的话来说就是:“我怎么感觉游戏的人物设定是完全参照他来的!根本一模一样好吗!”
  
      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妆容造型的原因,也有唐宋自身的可塑性,他的眼神可以随着角色的变化而完全不同,所以他从来都不是定型的演员。
  
      他一身红火的衣裳,那样睥睨天下满不在乎的神情,偏偏又在看着女主角的时候,柔和的可以掐出水来。
  
      一切都逃不过个情字。
  
      不管官方的宣传很显然不只是满足于这样的程度,不管是为了电视剧的人气做铺垫,还是唐宋这个角色能够得到更多的认可,他们竟然把试镜的视频放了出来。
  
      剧组其他的演员都没有先例,可见祝融这个角色,虽不是主角,人气却是最高的。
  
      舒绿当然喜闻乐见这样的宣传了,试镜的视频里,唐宋的演技堪称开挂了,她不信不能够让看的其他人为之动容。
  
      不过今天当然有更重要的事情,让舒绿暂时无暇来估计唐宋了,反正现在一切势头发展良好,其他的宣传工作暂时交给出品方去做吧。
  
      安迟已经在公司的小型剧场里练习晚上的演唱曲目了,他唱两首歌。
  
      第一首是自己的《她说的谎》,第二首是翻唱,以前安迟比赛出道时候唱过的一首民谣。
  
      “练习的怎么样了?”舒绿递给安迟一瓶水。
  
      他站在麦克风前,只穿着普通的衣服,也丝毫遮挡不了他邪气逼人的眉眼,那双桃花眼时时刻刻都在勾人一样。
  
      “我会让今晚成为我的演唱会。”他挑了挑眉,格外的自信。
  
      “那就好。”舒绿说,“公司会派造型师跟着你,你记得跟童童说让她早一点儿。”
  
      反正童童助理现在已经紧抱了安迟的大腿,跟他关系亲密的很。
  
      安迟笑着点头。
  
      舒绿坐在第一排的观众座椅上,看着舞台上的安迟,他生来就是该站在舞台上的,无论聚光灯多么明亮,也不能遮去他的光彩。
  
      “你紧张吗?”在安迟唱完一遍之后,舒绿笑着问他。
  
      安迟紧握着麦克风,倒是没有逞强:“当然紧张了,不过紧张对于我来说,只会让我更兴奋。”
  
      然后他才会爆发出更强大的实力,惊艳登台,让所有人都沉醉于他的演唱中,为他疯狂。
  
      舒绿笑了笑,继续看安迟练习,他的第二首歌需要用吉他,边弹边唱。
  
      这时候的安迟又换了种风格,他抱着吉他安静的坐在台上,低垂的眼眸不再是摄人心魄的,而是带着让人心安的力量,所有心神都静静的流淌在他的音乐声里,这是属于安迟的魔法。
  
      看到安迟的吉他,舒绿心里突然有了想法,趁着她向楚言借的钱还剩了一笔,干脆买个吉他送他好了,算是庆祝他,复出之后的第一场演出成功。
  
      于是舒绿拜托公司的一个同事从某家专门出售吉他的店,购买了一个适合他的。
  
      舒绿不太懂音乐,但是她在之前收集安迟信息的时候看到他说过最喜欢某个牌子的吉他,舒绿就托人买的那个。
  
      不过确实是价格不菲,大概一般的音乐人都只能敬而远之了。
  
      安迟练习了一上午,就开始休息,他要把嗓子的状态修养到最好,才能够完美的进行晚上的演出。
  
      “哎,舒绿姐!”童童赶到了安迟的音乐室,手里还提着演出服。
  
      演出服本来是公司准备的,但是舒绿觉得这毕竟是安迟的第一次演出,可以更重视一些,所以演出服是从之前带安迟去过的造型室运来的。
  
      一件白色的窄版西服,但并不是庄重的类型,无论剪裁还是设计都带着随意的范儿。
  
      安迟换上的时候,童童在一旁格外夸张的感慨:“妈呀这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的确,安迟肩宽腰瘦,足够挺拔的身姿穿上任何衣服都是好看的,白色更衬出了另一种气质,确实像童童说的那样,白马王子。
  
      今晚演出过后,安迟又会涨粉无数了。
  
      舒绿将自己写的晚上演出的流程表给童童:“晚上你记得一直跟在安迟身边知道吗,有任何事情就给我打电话,不过我基本都安排好了,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就按着流程表走就好。”
  
      “放心,今晚是小迟迟的第一次演出,也是我第一次面对这么重要的场合。”童童笑起来的时候脸颊的梨窝小小的,特别可爱。
  
      舒绿突然就觉得按着童童的这般长相,放到演艺圈也是不差的。
  
      “你不跟我们一起?”安迟皱着眉问。
  
      通常情况下经纪人在这种演出场合也是会和艺人一起的,而且基本也是除了表演的时候都寸步不离。
  
      但很显然,舒绿不是一般的经纪人。
  
      她笑着说:“有童童在你身边就好了,我晚上会来看你演出的,到时候我就坐在台下。”
  
      安迟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
  
      “你有给唐宋票吗?”安迟突然想起来问,作为表演方,主办方是会给一些赠票的,当时他刚签完合约,就随手把票扔给了舒绿。
  
      舒绿心情愉悦的调侃他:“放心,你跟他关系这么好,当然要给了。”
  
      安迟眼尾上钩:“你不会嫉妒我和唐宋的关系好吧?”
  
      舒绿:“……”
  
      安迟捂着眼睛笑:“你怎么那么容易被骗?”
  
      舒绿:“……”
  
      安迟先生,作为她手下的艺人,你现在越来越目无尊长了!
  
      “童童你就在这儿,我先走了。”舒绿走之前又吩咐一句,“记得无论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知道啦知道啦舒绿姐!你有事儿就赶紧走吧!”
  
      舒绿边走边想,感情现在童童都成了安迟的脑残粉了?
  
      下班之后,顾临桁来的准时,他冬天很喜欢穿暗色系的大衣,跟他这个人一样都深不可测的样子。
  
      舒绿刚坐上车,就被顾临桁拉向自己,在她唇上啃了一会儿。
  
      “先去吃饭?”仿佛刚才那个在人唇上肆虐的人不是自己一样,顾临桁目视前方格外淡定。
  
      舒绿红着脸随口说:“嗯,吃饭。”
  
      末了,她又加了一句:“顾临桁你实在是太禽兽了。”
  
      顾临桁不动声色,只是嘴角微微上翘的弧度显示了他偷腥成功后的心情是多么愉快:“有吗,我哪里禽兽了?”
  
      他这分明是在故意让舒绿更加害羞了。
  
      “哼。”于是舒绿只能用最弱智的一招来对付他,偏过头假装看风景。
  
      顾临桁憋着笑,腾出一只手把舒绿的脑袋掰过来:“窗户外面有什么好看的,要看就看我。”
  
      舒绿打量着顾临桁英俊的不可思议的侧脸,口是心非:“明明是你才没有什么好看的。”
  
      “真的?”顾临桁鼻腔里发出一声闷笑。
  
      舒绿继续嘴硬:“不然你说你有哪里好看的?”
  
      顾临桁假装仔细思考了一番,然后慢悠悠的开了口:“我有哪里好看……你不知道?”
  
      完了,这人的*技能怎么又上升了?
  
      舒绿面红耳赤的转过视线,看着自己的裤子,小声嘟囔:“简直太过分了。”
  
      每次都能让她完全失去伶牙俐齿的本领,招架不得。
  
      顾临桁看了看她:“在说什么呢?”
  
      舒绿咬着牙道:“骂你呢。”
  
      “骂我?那感情好,骂大点儿声我听听?”
  
      要跟顾临桁比拼耍赖皮的本领,舒绿也是赢不了的。
  
      顾临桁把车开到了一家日式料理的门口,两个人随便解决了晚餐,天已经黑了。
  
      北国的冬天总是这样,黑夜来的永远猝不及防。
  
      等他们到了今晚那个小型演唱会附近的时候,周围已经有很多观众入场了,卖明星周边的小商贩也挺多,有个男人还问了舒绿一句:“诶美女,要不要来个荧光棒?这儿还有手幅,贴纸,要什么有什么。”
  
      舒绿本来想拒绝的,后来转念一想,就买了两个荧光棒,然后顺手递了一个给顾临桁:“呐,拿着,看演唱会怎么着也得有点儿看演唱会的样子。”
  
      顾临桁眯了眯眼,然后默默的接过,反正他是绝对不可能跟着那些小粉丝一起挥舞荧光棒什么的……
  
      舒绿一看顾临桁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故意说:“哎,你不会是觉得不好意思吧,不过就是要有那个氛围嘛。”
  
      “谁说我不好意思了?”顾先生冷哼一声,不过就是挥舞一下荧光棒而已,有什么难的?
  
      舒绿暗自偷笑,被顾临桁揽着肩膀拉了过去,他恶狠狠的在她耳边低声道:“回去才收拾你。”
  
      舒绿做了个鬼脸:“怕你。”
  
      通过安检进到场内,露天的表演场地这时候已经坐满了大部分的人,这是类似于音乐节的表演活动,有很多慕名而来的游客,剩下的就是各自明星的粉丝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