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21 感谢

V21 感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到得安迟唱完《她说的谎》之后,现场安静了一会儿,大概是都沉醉在了他空灵、哀而不伤的歌声里。
  
      音乐声慢慢的消失了,一阵寂静沉默之后,现场才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和越发高涨的呼唤声。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被他的表演所震撼,他的歌声直到现在还仿佛在会场的半空中回荡,余音绕梁。
  
      舒绿相信,经此表演,安迟的现场演唱实力,也一定会得到更多乐评人的认可。
  
      “怎么样,不错吧?”舒绿在这样的尖叫声里,还有空跟顾临桁说话,只不过必须得提高了音量,用吼的。
  
      顾临桁环着舒绿的肩膀,也难得认可的点头:“挺好。”
  
      这样已经算是顾少爷能够给出的最高评价了。
  
      有了安迟这么令人惊艳的现场表演,接下来的演出也就没有再看的必要了,舒绿问顾临桁:“我们走吧?”
  
      顾临桁当然巴不得快点儿离开这种地方了,那些尖叫声可真够厉害的,他都怕自己晚上回去会耳鸣了。
  
      “不过走之前我得去祝贺安迟表演成功了,我们一起?”
  
      顾临桁当然不会放过任何可以宣誓主权的机会,立刻答应下来。
  
      顾家妹妹本来也是为了安迟而来,这下他的表演完了,她自然也不会再呆下去,唐宋也顺道一起离开。
  
      他们去了后台,安迟正在卸妆,上舞台表演的妆容肯定是要比生活中的复杂一点,虽然对男艺人的妆容不过也就是很简单的那些。
  
      童童一见到舒绿就开始怒吼:“舒绿姐!你看到没有!天呐小迟迟的表演太令人感动了!我一边听他唱歌一边哭,哭瞎了!”
  
      舒绿笑着拍拍童童的肩膀,安迟此刻跟大爷一样的通过化妆镜和她对视。<>
  
      “非常棒。”舒绿夸奖他,“今晚的表演会轰动的。”
  
      安迟傲气的一抬下巴:“那当然了。”
  
      顾临欣冲进来就直奔安迟:“安迟!我看了你的表演!我们谈恋爱好不好!”
  
      缺根弦的顾妹妹一来就当着那么多人告白了,一点儿没有害臊的意思,当然,这也是因为她实在是有些激动,放在平时她必然是不会这么兴奋的。
  
      安迟已经习惯了顾临欣的咋咋呼呼,默默的抬手拦住她的接近:“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们不合适。”
  
      顾妹妹也不失望,神经大条的说:“没关系啊,现在不合适,以后就合适了。”
  
      护妹狂魔顾先生此时都升不起对安迟的怒气,他这蠢妹妹也太疯了一点。
  
      “唐宋,你来了?”安迟看到慢慢走进来的唐宋,满脸笑容的和他说话。
  
      被区别对待的顾临欣嘟起嘴,但也没有说什么,默默的站在了一边,跟痴汉一样的盯着安迟看。
  
      唐宋长身玉立站在安迟身后,与镜子里的他目光对在了一起,他笑了笑:“祝贺你。”
  
      “谢啦,我收下你的祝贺了。”
  
      今晚的表演安迟本身也很满意,而且现场的那些粉丝也着实让他感动,才临时在演唱间隙说出了那样一番话,代表着他那时候最直观的心情。
  
      虽然,他还有更想感谢的人,但很显然并不适合在这个场合里说。<>
  
      “接下来没什么事情,我们大家去给安迟庆祝吧?”顾妹妹又趁机跳出来提建议了。
  
      在她说话的时候,舒绿眉心一抽,无端就想起了上一次的专辑庆祝,就是那一晚,她和顾临桁的关系才发生了质的变化,一切才随之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让她的生活也与从前不尽相同了。
  
      “好啊!小迟迟今天演出这么成功,必须得庆祝!”童童也是个不怕热闹的,立马举手符合了。
  
      唐宋也点了点头:“今天确实值得庆祝。”
  
      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舒绿不好拒绝,但是顾临桁还在她旁边呢。
  
      正在想要征求顾临桁意见的时候,顾临桁反而抢先的说:“我和舒绿晚上没有别的事情,可以。”
  
      好吧,看来顾先生今天心情不错。
  
      既然这样,这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前往三里屯了。
  
      反正这里离那儿也不算太远,顾临桁的车子坐了舒绿,顾临欣,还有童童。
  
      唐宋自己也开了车来,他好歹在娱乐圈打拼了这么多年,买车的积蓄还是有的,安迟便上了他的车。
  
      顾临欣一来就叫了许多的酒,各种类型都有,光威士忌的黑方就上了三瓶。
  
      “今天谢谢你们。”安迟倒了杯酒满上,率先一干二净了。
  
      童童和顾临欣立即鼓掌叫好,然后嚷嚷着安迟继续喝。
  
      舒绿在一旁无奈的扶额,这俩姑娘凑在一起倒是合适了,都是人来疯类型的。
  
      “我最惨的时候,差一点儿就被房东打包扔出去了。<>”安迟轻松的说着以往那些煎熬的往事,连着一星期都吃泡面什么的,更是常事,好在现在已经全部过去了,他不用再去考虑下个月的房租是不是够交,也不用担心写的歌没有人欣赏,他只需要振臂一呼,就有那么多粉丝为了他疯狂。
  
      “安迟你好可怜……”顾临欣捧着脸,星星眼一眨一眨的看着安迟,“要不我包养你吧?”
  
      跟顾临欣认识了一段时间,安迟也听得出她哪些话是开玩笑的,便说:“现在要包养我的人可多了,你觉得你轮得到?”
  
      “哼,谁敢跟我抢?”顿时霸气侧漏的顾妹妹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黑方。
  
      安迟笑:“好,没人敢跟你抢。”
  
      他又倒了杯酒,举在舒绿的面前:“如果不是你,我现在还只是那个黑历史一大堆的被人唾弃的安迟,谢谢。”
  
      安迟依旧豪爽的一饮而尽。
  
      舒绿眉眼弯弯:“我说过的,我们是互助互利的关系,所以我做的也都是为了我自己。”
  
      “总之不管怎么说,这杯酒还是要喝的。”
  
      “你少喝一点儿,注意嗓子。”舒绿一向关心安迟的嗓音问题,他过去就是因为长时间的酗酒抽烟才导致了声音状况越发差,也是养了好一段时间才恢复正常,他现在可没有那么多的空闲时间去休养了,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在等着他。
  
      “放心,这是最后一杯了。”安迟也知道保护嗓子对一个歌手来说有多么重要,过去的时候他不曾珍惜,现在自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那就好。”
  
      顾临欣继续眼巴巴的凑在安迟身边,痴汉一样的眼神从头到尾就黏在他的身上没有离开过,顾临桁看到自己没出息的妹妹,实在很头痛。
  
      要说他们顾家呢就每个谁是正常的,顾临欣生在豪门,那个性格却脱线的很,顾临桁时常都会感到无奈。
  
      “安迟,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啊,你觉得我哪里不好吗?”顾临欣丝毫不觉害羞的开了口,定定的等待着安迟的回答。
  
      安迟悠闲的靠在沙发上,酒吧里的音乐让他小声的跟着哼唱起来,抽空才回了一句:“喜欢这种事情哪里说的清楚,不是你好不好就可以的。”
  
      顾临欣懵懵懂懂的应了一声,然后听到唐宋的声音:“喜欢本来就是虚无缥缈的存在,谁知道呢。”
  
      安迟看向唐宋,眼睛一眯:“看不出来你还像是受过情伤的样子?”
  
      唐宋把玩着酒杯,低垂着浓密的睫毛,他说:“我以前跟一个圈里人在一起过。”
  
      “嗯哼?”安迟看着他。
  
      “真的啊?圈里人?”童童和顾妹妹一下子就来了精神,顾临欣也完全忘记自己一分钟前才刚被安迟再一次拒绝的事情。
  
      看着两个姑娘闪闪发光的眼神,分明是点燃了她们的八卦之魂,唐宋无奈的笑笑。
  
      但他也并未隐瞒,反正对于他来说,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我们交往了七年。”唐宋眼眸低垂,神情在阴暗的角落里晦涩不明。
  
      连舒绿也不自觉注意到了他,听他缓慢的诉说。
  
      “现在想来也没什么大不了,我刚出道就认识了他,慢慢的被彼此吸引在一起,但是对于他来说,事业是第一位的,最后还是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所以交往七年的时候,我们分手了,现在再也没有联系。”唐宋说罢抬起头笑了笑,眼眸里一片流光溢彩,“是不是很无趣?那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挺无趣的,跟他在一起也都是些很琐碎的事情,没有什么新意,他会厌倦也是情理之中。”
  
      童童眼睛红红的说:“那她现在呢?”
  
      “现在,已经很红了。不过我不能告诉你们他的名字,他不会想要曝光和我的那段地下情的。”
  
      娱乐圈里有太多这样的情侣,很多从恋爱开始到结束都没有公开过,人们也不知道他们曾经发生了什么。
  
      有的爱情可能会得到祝福,有的爱情,则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失败的。
  
      曾经的唐宋愿意为了爱情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可是在一场爱情里浪费了七年时间之后,唐宋终于明白了,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那你现在真的放下了?”童童又问。
  
      “当然,为什么还不放下?而且我分手已经好几年了。”唐宋忽而一笑,“不像我刚分手的时候,他躲着不见我,我还跑到机场去等他,希望能够挽回一个机会。”
  
      “嘤嘤嘤好痴情……”童童感动的无以复加,就差没哭出来。
  
      顾临欣也满脸感动:“原来唐宋你还是个这么痴情的人,真不愧是我崇拜的偶像。”
  
      安迟眯眼看着唐宋,遥遥与他目光相对,然后他说:“爱情嘛,谁说的清楚是悲伤还是快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遇到了下一个。”
  
      唐宋笑着点头:“对,说不准什么时候就遇到了下一个。”
  
      然后安迟移开了目光。
  
      舒绿悄悄和顾临桁耳语:“我居然没有查到过他的这段资料。”
  
      她对唐宋也做过一番调查,目的当然是为了更加的了解他,然后根据他的具体情况安排相应的发展计划,而她的调查报告里竟然没有这一段。
  
      不过……我们的顾先生在绯闻刚出的时候,也同样派人调查了唐宋,不过很显然,他的资料里要更详细一些,关于那段感情,也是有着一点蛛丝马迹。
  
      他摸了摸舒绿的头发:“他也说是过去的事情了,查不到也没关系吧。”
  
      舒绿眼里有着纠结:“我只是担心万一有媒体以后突然挖出来那段事情,会对他不利。”
  
      顾临桁眼眸深沉:“反正你也可以解决的,不是吗?”
  
      舒绿笑了:“解决肯定是能解决的……”
  
      顾临桁见过很多事情,所以他对唐宋的那段往事,并没有格外特殊的看法,很快抛在了脑后,那并不值得他去上心。
  
      时间逐渐走向了深夜,安迟不能喝太多酒,聊了一会儿之后,大家也就很快散了,顾临桁喊了顾家的司机来接顾临欣,顺道捎上了童童。
  
      唐宋则坐上了安迟的车子。
  
      顾临桁基本没沾酒,他开车和舒绿一起回家,舒绿靠在椅背上笑:“看到安迟现在的成绩,就觉得特别开心。”
  
      “有多开心?”
  
      舒绿吃吃笑着:“很开心很开心,安迟是我带出来的艺人,他越红,我赚的就越多!”
  
      她之前喝了几杯酒,所以这时候处于微醺的状态,说话也变得语无伦次了起来。
  
      顾临桁专心的开车,还得时不时腾出手来按着舒绿,不让她手舞足蹈的乱动。
  
      他现在才知道,身边的小女人处于微醺状态的时候,是最难搞的。
  
      将车停好,顾临桁解开舒绿身上的安全带,和她闪闪亮亮的眼睛对视。
  
      舒绿说:“你怎么长的这么好看?”
  
      一边说,她还一边伸出手来在顾临桁的脸上胡乱摸了一把。
  
      顾临桁捏了捏她的鼻子:“小花痴。”
  
      舒绿潜藏已久的属性终于暴露,干脆自暴自弃了,搂着顾临桁的脖子不让人动,还在他耳边吐气:“来,给爷笑一个。”
  
      顾临桁嘴角勾笑,摁着舒绿把安全带解开,绕了一圈把她从副驾驶位抱下车:“咱们先回去,你想我怎么笑,我就怎么笑给你看,行吧?”
  
      舒绿满意的点点头:“行啊,那咱们回家去。”
  
      回家两个字不经意的就触碰到了顾临桁内心的柔软之地,嘴角的弧度也再次上扬了。
  
      舒绿今晚是真的特别开心,所以一到家,就干脆的从顾临桁怀里挣脱出来,一边嚷嚷着:“你还喝酒吗,咱们来喝个痛快。”
  
      意识到这人是真的喝醉了,顾临桁赶紧上前两步拉着她的手腕把她送往浴室:“先洗澡,洗完澡再喝。”
  
      舒绿并不是彻底醉了,所以她还知道洗澡是个什么东西,一下子又变得异常乖顺了。
  
      她小鹿一样的眼睛盯着顾临桁:“你要和我一起洗吗?”
  
      完全是认真的神色,让顾临桁顿时觉得嗓子有些干。
  
      但其实仔细观察会发现舒绿的瞳孔并没有焦距,所以她也许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
  
      顾临桁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有耐心过,他亲了亲舒绿的鼻尖:“你自己去洗,乖。”
  
      “哦。”舒绿露出一个格外甜美的笑容,听话的转身进了浴室。
  
      我们的顾先生这时候当然只能从冰箱里拿杯冰水出来降降温了。
  
      过了二十多分钟,舒绿还没有出来,顾临桁只能去敲门:“舒绿,好了没?”
  
      他是担心这喝的半醉的家伙在里面睡着了,一不注意就会感冒。
  
      果然如他担心的一样,半天没有人回应,他只能推门进去,舒绿此时正趴在浴缸边上睡得香甜。
  
      眼前的场景着实有些香艳,但很显然不是让人欣赏的时候,顾临桁抿着唇,取下浴巾裹在舒绿身上,将人抱去了卧室。
  
      已经彻底熟睡的人这时候没有任何的反应,还不知道在梦里梦到了什么,满意的哼了一声。
  
      这可真是个折磨人的妖精。
  
      顾临桁将舒绿整个裹进了被子里,看她安稳的闭着眼,才松了口气。
  
      这家伙要是敢再撩拨他,他还真不知道能不能继续意志力坚定,反正他在舒绿面前,本就是毫无理智可言的。
  
      顾临桁担心舒绿半夜会口渴或者有其他需要,干脆把自家的被子抱了过来,将两张沙发凑在一起,躺在了沙发上。
  
      睡沙发这种事情……。他顾临桁多少年没做过了?不对,应该说他从小到大从来就没睡过沙发。
  
      所以爱情啊,总是让人失去原则的。
  
      睡觉之前顾临桁接了自家妹妹的电话,她说:“哥你这周末记得回来吃饭,带上嫂子。”
  
      “妈说的?”
  
      “嗯……到时候应该还会有那些叔伯亲戚……而且老爸好像也要回来了。”
  
      “知道了。”
  
      挂了电话,顾临桁浏览了一遍手机新闻,果不其然看到了某条新闻上关于自家父亲即将完成出国访问行程,于近日回国的消息。
  
      知道自己父亲出国去做的事情挺重要的,顾临桁这段时间也没怎么联系他,他这次回来,知道自己已经结婚了,也不知会怎么想?
  
      关上新闻,顾临桁又联系了顾明:“那几个人送到非洲去了吗?”
  
      “送到了,他们身上按着追踪器,我派了人暗中跟着他们,保证跑不了。”
  
      “嗯,吩咐下去最近时刻注意叔公他们的动静,别给他们机会再来打扰我。”
  
      那些在暗中觊觎着顾家主权的人,现在只怕已经在蠢蠢欲动了,更遑论说如今顾临桁已经结婚,满足了顾家老爷子生前遗书里的要求,也就可以将老爷子留下的那些东西拿到手。
  
      顾老爷子到底留下了些什么,不仅那些虎视眈眈的人想要知道,连顾临桁都很好奇,他的爷爷为什么非要他结婚之后才把这份遗产交给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