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28 叩见岳母

V28 叩见岳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舒绿那时候还站在经纪部外面的走廊上,从一扇开着的窗户里吹风,手里握着杯水。
  
      电话一响,她赶紧接了,水差点儿没洒出来。
  
      “舒绿,还在上班?”母上大人的清脆声音带着几分江南女子的温婉,只是舒绿却心里一紧。
  
      “妈,你已经回来了?”
  
      “嗯,告诉我你现在住的地址,我直接从机场过去。”
  
      舒绿脸上闪过了慌乱,然后说:“我等下短信把地址给你。”
  
      “好。”爽快的母上大人就挂断了电话。
  
      舒绿把家里地址发给母亲之后,立刻联系了顾临桁:“快快快!紧急救援!我妈到了!”
  
      顾临桁好整以暇的回答:“不要着急,需要我做什么?”
  
      “我几天没住在家里了,我妈一定看的出来我没在那里住,所以你赶紧派人去把我的东西全部搬回去,而且必须赶在我妈到达之前……”
  
      顾临桁轻笑:“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打电话和程俞嘉说一句,就说你之前是睡在她那儿,她方便照顾你。”
  
      嘿,这是个好主意,她一时间着急,还真没想到这一招。
  
      “真聪明,那我挂了。”
  
      顾临桁听着电话里的忙音,笑着摇了摇头。
  
      舒绿立即联系了程俞嘉,她其实还不知道自己受伤的事情,舒绿也只是简单告诉了她,然后就和她约定好了。
  
      “你现在简直跟偷情一样嘛。”程俞嘉打趣她。<>
  
      舒绿无奈的叹气:“那我也不能让我妈现在就知道我和顾临桁住在一起了……”
  
      “丫这进展也够快的。”
  
      “好啦,反正要是我妈问起来,你就按着我那样说,么么哒!”
  
      直到这时候,舒绿才算是放下心来。
  
      要真让母上大人知道自己如此的离经叛道,估计也会生气吧……舒绿有时候也挺困扰的,可是既然她当时已经头脑发热的决定了,而且木已成舟,已经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就只能自己为自己做的决定负起责任。
  
      这时候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因为那场新闻发布会造成的娱乐圈动荡和粉丝之间的狂欢吐槽斗争舒绿也都暂时来不及去欣赏了,她一下班就收拾东西回家,而顾临桁的车子依旧准时准点的停在楼下。
  
      舒绿有些吃惊的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顾临桁偏过头凝视着她:“半路上碰到邻居,坐邻居的车子回家,这总没错吧?”
  
      想想也是,舒绿也觉得自己有些太过紧张了。
  
      顾临桁照旧第一时间帮她系好了安全带,他倾过身子的一瞬间被眼尖的舒绿看到了他领边的一丝血迹。
  
      “这是什么?”
  
      顾临桁满不在乎的看了一眼,他从仓库回办公室之后就不断的在开会,没有来得及换衣服,血迹估计是当时不小心溅到的。
  
      “那些人的血。”他语气平淡的回答。
  
      舒绿眼神微变,用右手勾住了顾临桁的脖子:“这种事情其实可以叫上我,我不是什么好人。<>”
  
      顾临桁笑着在她唇上亲了一口:“逞什么强?我不想让你看到那些画面,有些事情,我来做就行。”
  
      舒绿暂时找不到理由反驳他,只能嘟囔了一声:“回去赶紧把衣服换了,看着碍眼。”
  
      “你说我换了衣服,可不可以去见岳母大人?”
  
      “想得美!”
  
      车子驶到楼下,舒绿眼疾手快的解开了安全带:“我先上去啦,拜拜。”
  
      顾临桁看着她逃跑的姿势,还真像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
  
      其实舒绿在之前就已经跟母亲透露过自己有喜欢的人了,母亲采取的态度也是自己喜欢就好,不过舒绿还没有做好准备将顾临桁介绍给母上大人。
  
      打开门的瞬间,舒绿就蹦跶着扑到了母亲的怀里。
  
      莫青泥是个很英气的女人,眉眼间既有女人的温婉,又有果断的杀伐气,在这一点上,舒绿觉得母亲和顾临桁的妈妈很像。
  
      “快让我看看手上的伤。”莫青泥关心的捞起舒绿的衣服袖子,看到上面包裹的白色纱布,眼里漫起心疼。
  
      “妈你别担心,过几天就拆线了。”
  
      莫青泥年轻时候是受过很多伤的人,对于伤痛的滋味比任何人都了解,所以她才不希望看到女儿也尝到那种滋味。
  
      只不过谁也不能阻止有些意外的发生。
  
      莫青泥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二十多岁女生的母亲,她的脸长得很精致,尤其气质十分独特,英气里带着点儿小性感,那双漂亮的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
  
      她揉了揉舒绿的头发,声音却带着几分凛然:“那些人呢?”
  
      舒绿知道按照母上大人的性格,绝对是有仇必报的,若是当时那个司机撞的人是她,她绝对不可能受一点伤。
  
      舒绿知道自己是比不上自家母亲的本事的。
  
      “他们,已经交给警方了,现在就等着被起诉。”
  
      “这么快?我家舒绿不错啊。”莫青泥揽着舒绿的肩膀,她们更多时候都像是朋友之间的相处,甚至走在街上也会被认成姐妹。
  
      “我好歹都这么大的人了,这种问题还是可以解决的。”
  
      莫青泥挑眉笑了笑:“有出息……不过你哥现在还不知道你受伤的事情,准备什么时候跟他说?”
  
      贺旌容绝对是处处都护着舒绿的,他对舒绿的保护欲很强大,所以他要是知道舒绿出了事情,绝对会发很大的火。
  
      “等我好了再告诉他吧,不然我哥肯定得生气。”
  
      莫青泥不置可否:“你们俩兄妹得事情,你自己决定吧。”
  
      “我爸呢?”舒绿想起来只看见了母亲一个人。
  
      “他啊,出国去了,有些生意要处理。”莫青泥露出了得意的神情,“所以我最近可以好好的玩一玩了。”
  
      看着露出小孩子表情的母亲,舒绿在心底偷笑,她和父亲的相处永远是很有意思的,两个人即使结婚几十年了,感情却只多不少。
  
      舒绿说:“您可得小心不要被抓包了,不然到时候一定得受惩罚。”
  
      莫青泥摆摆手:“哎呀那些都暂时不管了。”
  
      走进屋子里,莫青泥环视了一圈,然后转过身来:“怎么最近没有住在这里?”
  
      舒绿心里咯噔一声,看吧,她就知道依照母亲的观察能力,绝对是很快就会发现她没有在这里住的事情,本来一个家里面有没有人住,都是可以通过一些小细节看出来的,即使有人天天打扫,也能够看得出来。
  
      更何况是莫青泥这么厉害的人,她年轻时候可是一个特战小组的队长,上天入海几乎无所不能。
  
      舒绿定了定神,解释道:“最近手上的伤挺不方便的,所以住的俞嘉那儿。”
  
      莫青泥并没有追问,精厉的眼神在她脸上晃了一圈,温温柔柔的笑起来:“那这几天就搬回来,我在这儿可以照顾你。”
  
      “好。”
  
      “妈妈突然发现舒绿有些不一样了啊,怎么把眼镜摘掉了?”自己女儿见天儿戴着那副丑不拉几的眼镜,莫青泥也实在很无奈,但怎么劝都没有用,今天却惊讶的发现她没有戴眼镜了。
  
      “嗯,现在不想戴了,以后也不戴了。”舒绿开心的笑着,闪亮的眼眸十分漂亮。
  
      “这才对啊,这么漂亮的眼睛,就应该这样展示出来。”
  
      好几天没有回家来,舒绿突然有些不习惯这里的一切了,人的习惯真的是很可怕的事情,会蚕食掉人的毅力和坚持,最后只剩下了妥协。
  
      只是非常短的时间而已,舒绿就已经习惯了生活里有顾临桁的影子,这会儿没有顾临桁不停的在他周围撩拨他的心弦,反倒是有些不习惯了。
  
      倒水的时候,舒绿就一下子就想起了顾临桁,才发现自己的眼前和脑海里统统都是顾临桁的模样,这种习惯实在是太可怕了。
  
      可是仔细想来,又觉得很开心这样子的变化,顾临桁对于舒绿来说,就是平衡生活里的不平静,打破了她原本所有的轨迹,带给她非常多不一样的体验。
  
      “我们舒绿同学这是在想什么呢?”莫青泥靠在墙壁笑吟吟的看着舒绿拿着水杯发呆的样子,戏谑道。
  
      “咳咳……”舒绿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辩解道:“我在想工作上的事情。”
  
      “是吗?”莫青泥脸上的笑容很不怀好意,她靠近舒绿,低声说,“上次你告诉我有喜欢的人了,最近进展如何?”
  
      突然间提到顾临桁,舒绿又止不住的脸红了,结结巴巴的开口:“就……就……那样。”
  
      “那样是哪样?”莫青泥特别喜欢逗自家女儿,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样子就觉得很可爱。
  
      “就是……”舒绿说不出来了,顾临桁那张令人神魂颠倒的脸措不及防的就进入了她的脑海里,又掀起了一阵狂风暴雨。
  
      莫青泥看着舒绿脸红,眼里含着笑容:“真的害羞了?看来我们舒绿很喜欢那个男生?”
  
      舒绿挺不好意思的点头:“还挺喜欢的。”
  
      顾临桁对于她来说像什么呢,像是永远散发着炙热光芒的灯塔,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她抬头,他都站在那里,是温暖的光源,让她想要更加的靠近他。
  
      “不准备将他介绍给我认识认识?”莫青泥还真的是很好奇谁会夺走她女儿的心,舒绿的性格她知道,虽然表面上很快乐也很柔软,可是她心里有着很明确的界限,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穿过那个界限,去赢得她的青睐。
  
      当初贺旌容将小小软软的舒绿带回家的时候,莫青泥看着那么漂亮的一个小女孩,心都要化了,真的难以想象为什么她的父母会选择丢弃她。
  
      贺旌容说喜欢舒绿,要让她当他的妹妹。
  
      莫青泥只犹豫了一会儿就答应了,她看到舒绿的时候,被她那双眼睛里的坚强打动,觉得应该给这个孩子一个幸福的童年,让她在一个完整的家庭里过着被人疼爱的生活,而不是在孤儿院里和一群小孩子争抢一个来之不易的玩具,一年到头也得不到一件新衣服。
  
      贺沉旗向来是疼儿子的,既然他也答应了贺旌容将小小的舒绿带回家,证明他也默许了他的行为。
  
      莫青泥便让舒绿住了下来,她告诉舒绿,以后就叫她妈妈,她会很好的照顾她。
  
      每个人都会被舒绿那双眼睛打动,她那时候还那么小,就已经懂得了不争不抢,安安静静的呆在一边,看着她的旌容哥哥如何的撒娇卖萌。
  
      他们花了很多时间,才让舒绿终于释放了天性,开始做一个真实的她,愿意和莫青泥撒娇,愿意跟贺沉旗一起去骑马,愿意和她的旌容哥哥一起到处玩耍。
  
      她在贺家生活的很好,莫青泥也觉得自己尽到了母亲的责任,虽然她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自己付出的感情,却一点不比对贺旌容的少。
  
      而现在,她的舒绿终于长大了,开始有了喜欢的人,这让她心里很高兴。
  
      她希望舒绿能够永远过的幸福。
  
      “其实……”舒绿犹豫了一会儿,对莫青泥说,“他就住在对面。”
  
      莫青泥双眼一动:“哦?”
  
      “他现在是我的邻居。”舒绿捂着眼睛不敢看莫青泥。
  
      “今晚请他过来吃饭怎么样?”莫青泥来了兴趣,她可是真的很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自家女儿喜欢的男人会是什么样子的。
  
      “可是我不知道他这时候会不会在家里,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
  
      莫青泥扬扬下巴:“快打。”
  
      自家母上大人这么着急真的好吗!这样想着,舒绿还是拿出手机联系顾临桁。
  
      他很快接了电话,声音里带着点儿沙哑的水汽:“怎么了?”
  
      “你在家吗?”
  
      顾临桁刚洗过澡,正坐在阳台上处理公务,他自从搬来这里之后,为增加见到舒绿的机会,就把很多的工作都搬到了家里来做,准时下班的频率简直让公司上上下下都受到了惊吓。
  
      即使顾临桁什么不担心就可以锦衣玉食的过一辈子,永远享受着美人在怀,香车宝马的奢华生活,他也选择了另一条不同的道路。
  
      他为了这个公司付出了很大的心思,才得以在很年轻的时候就让寰宇在纳斯达克上市了,他的生意不管是在北美还是欧洲,都有着很大的市场份额,在同行里绝对拔尖。
  
      诚然,他的事业起头自然是有顾家在里面的帮助,初期的大量银行贷款都是有着顾家的身份才得以办下来,后来他做的那条线路也是从顾家手头的资源里开辟出来的,但是没有人敢否认他的本事,他的投资从来就没有错过。
  
      这时候接到舒绿的电话,顾临桁本来严肃的神色也在一瞬间软了下来,神情放松了许多,不太像是那个霸气十足的顾阎王。
  
      “在家,你不是我的岳母大人在一起吗?”话到最后他还调戏了舒绿一句。
  
      舒绿偷偷的瞥了一眼莫青泥,然后说:“我妈说让你过来吃饭……”
  
      舒绿本来以为顾临桁要想一下才会答应的,但是他几乎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于是几分钟之后,门铃响了,舒绿在自家母亲的戏谑眼神里去开门,竟然发现顾临桁手里还提着礼盒,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哪儿搞来的这些……
  
      顾临桁并没有特意穿的正式,他穿着白色的衬衫加黑色的西裤,衬衫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大衣,肩宽腿长,稳重而内敛。
  
      他对着舒绿眨了眨眼,然后越过她,缓缓开口:“伯母您好,我是顾临桁。”
  
      顾临桁说的不紧不慢,自有一份气度在里面,眉宇间的英俊很是耀眼,脸庞的清晰轮廓也更显帅气,举手投足间的气场都是让人心生赞赏的。
  
      舒绿忽然觉得自己很紧张,明明是顾临桁来见面,她却有种是自己要接受检验的感觉,仿佛见家长的那个人是自己。
  
      所以当你很在乎一个人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体会到他的心情吗?
  
      舒绿此刻的心跳已经开始加速了。
  
      莫青泥的目光快速的打量过顾临桁,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但也有满意在里面。
  
      也是这么特别有韵味的男人,才能够得到自家女儿的欢心。
  
      而且站在面前的顾临桁让莫青泥有种感觉,虽然是个年轻的男人,但那份眉间的矜贵和从容,很不一般。
  
      “临桁你好,快进来。”莫青泥并没有露出太过严肃的神色,她笑的格外亲切。
  
      顾临桁态度自然的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了茶几上,上门不带点儿东西,难免会被觉得没有礼数,顾临桁在一早就让底下的人去准备了,就放在公寓里以防不时之需。
  
      莫青泥看着他的姿态,眯了眯眼。
  
      舒绿倒了水,顾临桁和莫青泥相对而坐,看似态度平和,实际上都在不经意的看着对方。
  
      这就像是自己第一天去顾家的时候一样。
  
      舒绿默默的坐在母亲边儿上,余光来回的在两个人身上扫过。
  
      正当舒绿在纠结目前这个场景的时候,就听到母上大人开了口:“我就说看着临桁觉得很眼熟,你父亲最近还好吧?”
  
      舒绿和顾临桁的眼神都有着微微的变化。
  
      莫青泥是和顾家打过交道的,只不过这些小辈们自然是不知道,她在看到顾临桁的那一刻就觉得很眼熟,在听到他的名字之后,也终于确定下来,他就是顾家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