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30 顾少的妹夫

V30 顾少的妹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中午的盒饭直接是顾临桁请的客,整个剧组都沾了光,他一出手就是大手笔,整个午饭都是五星级酒店的厨师准备的,每道菜光是摆盘都漂亮的不行。
  
      这里多数的人不知道这个气势强大的男人是谁,但还是有一部分有见识的。
  
      顾临桁虽说不喜欢跟其他二代一样没事儿就包养个小明星玩玩,但逢场作戏的场合从来都不少,至少也会偶尔带些女伴参加某些实在避不了的聚会。
  
      所以沐烟看见顾临桁的第一眼就认出了他来。
  
      沐烟能够混到今天这个位置,新生花旦中的佼佼者,当初也是有人捧的,虽说她不像有些女艺人一样整天去巴结这个哪个,但过去也陪着些老板参加个一些重要的场合。
  
      她在一次饭局上见到过顾临桁,那次她跟着个大老板,也算是有权有势的,在香格里拉包了席,专门宴请一位大人物。
  
      请来的人就是顾临桁。
  
      她那晚上就隔着几个座位,不时的将目光放在他的身上,无论是他刀削斧琢般的面孔还是沉稳内敛的气度,都吸引着沐烟的注意力。
  
      偶尔不小心碰上顾临桁的视线,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像是涌动着漩涡一样,要把人的魂魄都一并勾走了。
  
      她陪着老板向顾临桁敬了酒,对方的眼神缺一点儿没落在她身上,那是沐烟第一次怀疑自己的魅力。
  
      她在圈子里头是以清纯著称的,即使是素颜也白皙姣好的面容就是她最大的特点,很多人就特别喜欢她的那种清纯,可是当时顾临桁从没拿正眼敲她。
  
      说实话,沐烟是有一点儿不甘心的。
  
      这样的男人,有多少女人会不心动?而今天,措不及防的在这里见到顾临桁,她心里一下子就回忆起那个神情冷淡,仿佛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眼神。<>
  
      可是这时候的这个男人,和她记忆里头的一点儿也不像了,他靠在那个经纪人身边,望着她的时候,眼角眉梢都是笑意,那么外露的情绪,让人感觉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亲密,是任何人也插不进去的。
  
      吃过午饭舒绿去交代唐宋一些事情,让顾临桁等她一会儿。
  
      “你不带我过去?”巴不得时时刻刻和舒绿在一起,顾临桁语气特别委屈。
  
      “几分钟而已,等我一会儿。”舒绿毫不留情的走了。
  
      到了休息的地方,舒绿和唐宋说,自己很尽快的处理好席修明的事情,让他再等一等。
  
      他很有耐心的点头,仿佛不曾将这个矛盾放在眼里。
  
      再接着舒绿回去的时候,就看到了样貌清纯的沐烟坐在她本来的椅子上,在和顾临桁聊天,她靠的很近,远远看过去两个人的姿势有些亲密。
  
      这两个人在聊什么?舒绿咬了咬唇,眯起眼笑了。
  
      “临桁。”舒绿走过去,轻声喊他。
  
      然后我们的顾少爷立马摇着尾巴站了起来。
  
      沐烟脸上的笑容凝固住,立马又恢复正常,也站了起来。
  
      “回去了?”顾临桁问。
  
      “嗯,走吧。”本来对沐烟还挺有好感的,不过她看着顾临桁的眼神,还真是不加掩饰,让舒绿心里头有些不舒服。
  
      这两人只要相处在一起,那个气氛绝对是别人无法打扰的,沐烟咬着牙道:“顾少您要走了?”
  
      顾临桁只点头,没有回答她,自然的将舒绿搂到自己怀里,他说:“我昨晚可是吃的外卖。<>”
  
      “你现在不是会下厨了吗?”
  
      能够让顾少爷学会下厨,舒绿也算是头一个了。
  
      被完全忽视的沐烟心里愤愤不平,却不能有任何的表示,再次说:“顾少再见。”
  
      舒绿心里好笑,这姑娘也是挺有耐心的,一次不成就试第一次,真有毅力。
  
      不过谁叫她打主意的人是自己身旁这个?
  
      “沐小姐,我们走了,再见。”舒绿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安静的呆在顾临桁怀里,然后说声再见,就赢了。
  
      顾临桁扬起唇角:“怎么闻到了空气里有些酸味儿?”
  
      舒绿扭过脸去:“刚才聊的挺开心嘛?”
  
      “有吗?”
  
      “哼。”
  
      顾临桁将舒绿的脑袋扳过来,凑上去吻了她一会儿,放开她才说:“她以前跟的人,和我是生意伙伴。”
  
      他对于这些整张脸都写着,我要红,我要傍男人,我要嫁入豪门的女艺人向来没什么好感,不过刚才沐烟是借着那个老板的名义过来说话的,后来,又谈到了唐宋和席修明的矛盾。
  
      他就当是听听故事打发时间,其实连看都没看沐烟几眼。
  
      不过能够看到自家女人小小吃醋的模样,还是在顾临桁的意料之外,他就喜欢看舒绿这幅小模样,又在乎他,又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特让人稀罕。
  
      顾明在前面开车,舒绿和顾临桁坐在后座,两个人的手掌紧紧握在一起,就好像有胶水将他们黏在一起似的,彼此玩弄着对方的手指,乐此不疲。<>
  
      快要傍晚的阳光透过车窗照进来,顾临桁看着舒绿的脸,空气里氤氲着的温暖光线从她的脸庞掠过,她的眼里仿佛藏着无数的宝石,闪闪亮亮。
  
      明明是冷清萧瑟的冬天,顾临桁却忽然感觉到了岁月最美好的时光,只要这个人呆在他的身边,他的每一滴血液,每一个细胞都会叫嚣着,想要永远的和她在一起。
  
      顾临桁从来不是那种腻味的人,但是只要舒绿坐在他的身旁,他就忍不住想要触碰她,他眼里的舒绿,每一处都令他心动,吸引着他目光的追逐。
  
      手掌被完全包裹在顾临桁的手心里,他的手心很厚实,温暖干燥,带着令人心安的力量。
  
      舒绿也从来不知道自己能够喜欢上眼前这个男人,刚开始的时候明明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怎么也摆脱不了的麻烦,但冥冥中中有很多巧合推着她前进,逐渐的靠近顾临桁的方向,到了后来,就成了自己被他吸引。
  
      感情是最说不准的事情,有时候的悸动会来的非常莫名其妙,大概是在看到顾临桁踏进污水里的背影之后,大概是在他诚恳替顾临欣给自己道歉的时候,大概是那一晚的赛车场,她驾驶着疾驰的跑车毫无阻拦的奔驰,而顾临桁就坐在她的身边,不发一语,目光安静而有力量,那一刻,是某种奇妙的缘分逐渐产生了。
  
      “你准备怎么解决唐宋的事情?”顾临桁听沐烟说了具体的情况,虽说他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可是小艺人出了问题,舒绿肯定是要去解决的,而牵扯到舒绿,顾临桁就得关心了。
  
      而让顾临桁微微觉得担心的,大概是席修明的那个哥哥。
  
      顾临桁和对方打过交道,而且算是熟人,甚至在私下的来往也颇多,两个人的某些兴趣相投,算是朋友。
  
      能够被顾临桁当做朋友的人绝对不超过一手之数,可见他对席修明的那个哥哥,也算是很重视的。
  
      舒绿要插手这个事情,他当然要帮助自家女人了。
  
      不过他知道舒绿习惯什么事情都自己解决,他也就准备从中间搭个桥而已。
  
      “去联系席修明的哥哥,不过……他为什么不和席修明一个姓,难道是跟母亲姓?还是,他们是重组家庭?”
  
      顾临桁赞赏的摸摸舒绿的头发:“猜对了。席修明他妈妈是后来才嫁进夏家的,一直跟着母亲姓。”
  
      原来还是这样的家庭啊……。舒绿这下子才惊醒:“你认识席修明的哥哥?”
  
      “现在才想起我了?”顾临桁揶揄道,“可不要忘记你男人是谁。”
  
      他在这四九城里绝对属于地头蛇的一类,有什么不知道的?
  
      “那你跟我说说具体的情况呗。”
  
      顾临桁将舒绿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慢条斯理的开口:“他哥姓夏,叶淮非,你要让席修明不敢再对唐宋下手,就得去找叶淮非。”
  
      席修明有叶淮非这个哥哥在背后支持,向来是无法无天的。不过反正不管做了什么,都有叶淮非收拾烂摊子,他还怕什么?
  
      但是叶淮非对于席修明进娱乐圈颇有微词,早前一直是不允许的,后来即使答应了,也一直勒令他得守规矩,不准做出格的事情。
  
      而叶淮非最近对席修明越发猖狂很不满意,警告席修明不准再无法无天了,要是让他知道,必定会给席修明一点儿教训。
  
      但是要找到席修明,还真是不容易,最后甚至是用了顾临桁的关系才联系上了对方。
  
      电话里约好了见面的时间,顾临桁给了舒绿一个搞定的眼神,然后和叶淮非聊了起来。
  
      舒绿只能听到很淡的嗓音,在波段里模糊不清。
  
      顾临桁在这头问:“她怎么样了?”
  
      那边好像说了一句还行,然后顾临桁说:“有空一起吃饭。”
  
      那边答应下来。
  
      聊了几句之后挂断了电话,顾临桁对舒绿说:“去找叶淮非的时候,我和你一起。”
  
      “啊?”舒绿不知道顾临桁为什么要和她一起,不过就是找个人,告个状嘛。
  
      “叶淮非这个人,很厉害。”能够让顾临桁都说出厉害两个字的人物,一定不简单。
  
      舒绿也就同意了,反正顾临桁去了也对她没什么影响,只要她的目的达到就好。
  
      “不过你说他很厉害,到底有多厉害?”
  
      顾临桁轻笑:“我跟他做生意,在他手上占的利润从来没有超过百分之五。”
  
      不过顾临桁这样的人,最喜欢的就是棋逢对手,能够和自己竞争的人,他才能够真正看得上眼,以前有一个叶淮非,现在还有个楚言,跟楚言合作之后,顾临桁在心里对楚言的评价也上升了不少。
  
      “这么厉害?让你都占不了便宜的人,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有多么厉害。”
  
      “哼,到时候你乖乖的,不准多看他,知道吗?”嗨,这人明明是自己夸奖的人家厉害,这会儿反而吃醋来了。
  
      “刚才是谁在嘲笑我来着?”舒绿找准了时机报复。
  
      顾临桁默默的扭过头,假装刚才调戏舒绿的人不是自己。
  
      约好了时间第二天见面,舒绿已经开始在想到时候怎么开口了,叶淮非这个人她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而且舒绿能够得到的关于他的信息也实在是少的可怜,那个人很低调,所以有关他的信息都很少。
  
      不过还好顾临桁要和自己一起,她应该可以放心一点。
  
      在这种不知唐宋和席修明到底发生了什么矛盾的情况下,也只能够说服叶淮非管教好自己的弟弟,别让他继续为所欲为了。
  
      车子刚刚拐进地安门,顾临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接了电话,顾妹妹撕心裂肺的嗓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哥!你亲妹妹我再一次失恋啦!”
  
      顾临桁把手机拿远了一点儿,等顾临欣消停了,才把手机重新贴到耳边:“你从来就没有恋过,何来的失恋?”
  
      顾妹妹期期艾艾的哭诉:“我今儿跟安迟告白再一次被拒绝了,你说我的日子怎么过的就这么苦呢?喜欢的人总是不喜欢我,心累。”
  
      舒绿在这儿偷笑,现在越发觉得顾妹妹简直是个活宝。
  
      “你在哪儿呢?”顾临桁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
  
      顾妹妹说:“我在公司啊,我刚刚跟安迟告白被拒,你说我怎么这么惨呢?”
  
      “下班后给我麻溜的回家去。”
  
      “不要!我今晚得去买醉!我要一醉解千愁!”顾妹妹继续嚎叫。
  
      顾临桁只得威胁她:“你屋子里的东西不想要了?”
  
      岂料今儿个顾临欣是打定了主意,直接潇洒的说:“你给我全扔了吧!我喜欢的人都不喜欢我,也还留着那些破玩意儿干嘛使?”
  
      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顾临桁咬着牙:“顾临欣,下班之后就回家,听到没有?”
  
      他还真怕依照顾临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会惹出什么麻烦来。
  
      “我不听我不听!我现在就走了!”顾临欣说完就撩了电话。
  
      嘿,今天还敢挂他电话了?有出息了!
  
      “顾临欣怎么了?今天又跟安迟表白来着?”舒绿一看顾临桁的表情就知道,顾妹妹最近唯一能够烦顾临桁的事情就是这个了,连顾临桁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妹妹这会儿到底是犯了什么蠢,硬是要喜欢着安迟不放手,这可是超越了以往所有的记录。
  
      顾临欣不是胡搅蛮缠的人,以往遇到这种情况,只要对方说了拒绝的话,顾临欣也就放弃了,但是这回顾临欣都告白了好几次,安迟也拒绝了好几次,顾临欣就是不准备放弃,这看样子,还真是准备动真情呢?
  
      想到这儿,顾临桁就坐不住了,那怎么着也不能让自己妹妹那么死心塌地的继续痴迷着一个不会喜欢自己的人啊?
  
      他吩咐顾明:“去星远传媒。”
  
      “好咧。”
  
      “今儿非得把这丫头逮回去好好教育教育不可。”顾临桁摩拳擦掌的。
  
      舒绿在一边偷笑,结果就被顾临桁发现了。
  
      毫不避讳还有个顾明在开车呢,顾临桁直接封住了舒绿的唇,贪婪的汲取着她唇舌间的甜蜜滋味,等到舒绿憋红脸之后放过她,眼眸幽深:“偷笑什么呢?”
  
      这人也忒小气,忒有仇必报了一点……舒绿在心底腹诽,只不过不敢说出来让顾临桁听到了。
  
      车子驶到公司门口,顾临桁打电话给顾妹妹,响了半天也没人接,他皱着眉头,天都还没黑完呢,不会真去酒吧买醉了吧?
  
      顾临桁又打了一遍电话,这回顾临欣总算接了,她一接了电话,再次嚎叫起来:“绑架啦!哥你快来救我!”
  
      眼神一暗,顾临桁问:“在哪儿?”
  
      “我被楚言绑架啦!丫非得把我抓去陪他吃饭,本宫不同意啊……”顾妹妹的话说到一半,暂停了,一秒钟之后再次响起,已经换了个声音,独属于楚言的清冷质感,他说,“顾少。”
  
      幽幽的眯起眼,顾临桁问:“那丫头,怎么和你在一起?”
  
      “刚才在公司门口碰见她,问她去哪儿,非要去酒吧,一个女孩子去酒吧买醉不太好,我现在在送她回家的路上。”
  
      哦……是这样啊。
  
      “麻烦你了。”顾临桁客客气气的说。
  
      “举手之劳。”
  
      电话挂断之后,顾临桁看向身旁的舒绿,那个眼神就跟半夜里眼眸散发着绿光的狼一样,看的舒绿心里一顿:“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你和那丫头出车祸之前,在哪里?”
  
      舒绿下意识的回答:“在楚言家吃饭啊。”话一出口,舒绿就愣住了,他这样子问她,难道是发现了什么?
  
      妈呀她就知道依照顾临桁的心思,只要漏出一点儿马脚,必然是会被他发现的好吗!
  
      不过又不关她的事儿,她在心虚个什么劲儿啊?
  
      “你那天说,要跟我分享个八卦,还说,猜中有奖,是吧?”顾临桁的背后一定有只毛茸茸的尾巴正在摇晃,那双眼里全是势在必得的目光。
  
      舒绿准备狡辩:“有吗……”
  
      “要不我们翻翻看那天的短信?”
  
      “那好像是……”
  
      “猜中有奖,你准备给我什么奖励,嗯?”顾临桁鹰一样的眼神紧迫盯人,让舒绿一点儿后退的余地都没有。
  
      舒绿打着哈哈:“就是,奖励一顿饭嘛,呵呵。”
  
      “既然是奖励,不如我自己来定如何?”
  
      舒绿赶紧摇头,但是在顾临桁锋利的眼神里又特别没有出息的点了点头。
  
      顾临桁满意的笑起来:“好,那我不如就告诉你,我猜中了那个八卦是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