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31 叶淮非

V31 叶淮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舒绿装作没有看见,岔开话题:“这两天的采访都做的还行?”
  
      安迟现在应付媒体挺有一套的,知道他们喜欢听什么样的回答,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也换了种幽默的方式,让记者有料可以写,媒体也就挺喜欢采访他的。
  
      “差点儿没累死,童童还说要让你给她加工资。”安迟继续维持着有气无力的状态。
  
      舒绿说:“行啊,从你赚的钱里面扣。”
  
      安迟:“……万恶的资本主义。”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像是她对顾临桁说过的?
  
      努力把顾临桁抛到脑后,舒绿想起来个事儿:“给你借了个广告,ja的男装代言。”
  
      ja本来就是定位在年轻买家的服装品牌,请的代言人通常都是当红的偶像,而ja在欧洲的销量也还算是不错,现在来邀请安迟当代言人,对安迟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现在还没有真正成为巨星,事业也刚起步,能够接到ja这种中端的服装品牌还算是合适。
  
      代言也需要一步步的来,一步登天很显然是不可能的。
  
      “随便,你替我决定就好……”
  
      “我会让你和ja的负责人见一面,我们再来商定后续的事宜,你注意休息,有些不必要的签售就不要去了。”
  
      每次安迟遇到找他要签名的粉丝都是很耐心的停下来,但是签名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很浪费时间的,要是遇到几个粉丝也就算了,遇到一大波的时候,签的手软都签不完,还特别浪费时间。
  
      而且签的名也不能太多,太多了就不值钱了,什么东西都是少的才珍贵。
  
      “以后你让我签我也不签了,签的我手腕都快要断掉,还是合照轻松,几个人往我身边一站,我就笑一下,完事儿。”
  
      “你以前红的时候不也是这样?签名这关,慢慢熬吧。”
  
      安迟像是有了些力气一样,撑着下巴抬起脸:“我是说真的,我过去最红的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样。”
  
      而且可能是那时候的网络还没有现在发达,安迟并不能特别直观的感受到他的影响力,反正现在的安迟,只要发微博必定会上热门榜单,要是几天网络上没有他的动静,粉丝都会着急的发出“通缉令”这种东西来让他发微博。
  
      安迟本来是不喜欢刷屏的,但是粉丝那么狂热,他也就满足她们的好奇心,不时的发一些生活里的状态,比如他新家里的某株植物,或者是录音室里的某个用坏的吉他,随便什么东西,只要和他有关系,都会受到热烈的追捧。
  
      安迟在那人生的低谷里,即使想过自己有天一定要东山再起,也从来没有料想过自己竟然可以拥有现在这样的人气。
  
      尤其他不算是个偶像,虽然有着令人惊叹的外貌,却是以歌声赢得的大家的认可。
  
      舒绿在最初就知道安迟是个蒙上灰尘的玉石,等到将灰尘擦拭干净的时候,没有人可以比他更闪亮。
  
      中午之前,舒绿让安迟和ja的负责人见面,ja的负责人表示,是因为对安迟的ep封面照片很感兴趣,觉得他的气质很适合他们的服装定位,所以决定让安迟担当新一季的代言人。
  
      不过ja不只是有男装,新季度的女装品牌也会加大宣传力度,所以还需要一位女艺人与安迟一起合作。
  
      舒绿随口问了一句他们对女装代言人有想法了吗,那边回答已经有考虑的人选了。
  
      安迟试穿了ja的服装,深蓝色的针织衫,马海呢绒的质地看起来柔软又温柔,合理舒适的剪裁削弱了安迟身上的邪气,竟然也在一瞬间变成了个朝气的青年,那些在篮球场上奔跑跳跃的高中生般充满了活力,又再换了一套稍微成熟的,他的气质也可以很完美的驾驭,衣服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
  
      ja的负责人很满意,他们现场签下了正式的合约,下个季度的春装便是由安迟来代言,甚至每个季度的服装,只要第一季度的效果好,安迟便会成为他们的永久代言人。
  
      能够拿到这种中端的服装品牌肯定是对安迟很有利的,签下合约之后,ja的负责人告诉舒绿,他们看中的另外一位代言人,是顾临欣。
  
      舒绿一下就明白了他们的想法,本来安迟和顾临欣最近就因为mv里面的合作有着荧幕情侣的cp,要是在广告上再次合作,借着他们的cp人气,对于ja的宣传也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那就祝你们能够和顾小姐的经纪人谈妥了。”舒绿其实在心里幸灾乐祸的想,顾妹妹要是知道可以和安迟合作拍广告,那绝对是一百个愿意,不过另外某个人嘛……那就真不好说了。
  
      ja会在一个星期以后拿出广告的拍摄方案,如果双方都达成统一协议,那么就可以正式开始拍摄广告,毕竟这时候已经要到十二月了,新一季的广告明年年初就会开始预热,春节一过就会正式开展宣传工作,算起来时间还是挺紧张的,不过那些都是ja负责,舒绿并不用操心。
  
      顾临欣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了这个消息,舒绿猜想是ja为了探口风放出去的,她在开完会没多久就跑去找了安迟,还非拉上舒绿一起。
  
      她现在没什么工作,在公司也就是各种培训,整个一大闲人。
  
      “ja对我很感兴趣是真的吗?那是不是说我又可以和安迟合作了?”顾妹妹眨巴着星星眼,看起来就十分期待。
  
      “可能是这样。”舒绿告诉她。
  
      “他们一定是看中了我的美貌。”顾妹妹特别嘚瑟的笑起来,又看向安迟,“能够和你再次合作我特别高兴。”
  
      安迟毫不留情的泼凉水:“他们现在只是中意你,又没有签合约,算不得数。”
  
      “我管她呢,我就不信还有比我跟你更配的人。”
  
      安迟扯了扯嘴角:“是吗。”
  
      顾妹妹特别没有眼力见的点头:“是啊是啊,你不觉得我跟你特别配吗?粉丝们都特别喜欢看我们在一起。”
  
      安迟:“……”
  
      顾临欣这个活宝,安迟能喜欢上她,才不正常吧……
  
      不过顾临桁想了想又说:“安迟你放心,我已经想明白了,以后都不会再缠着你。”
  
      舒绿:“……”顾临欣前一个晚上都还在为了安迟买醉呢,这是什么情况,这么轻易的就想通了?
  
      舒绿不禁想,这是顾临桁起的作用呢,还是某个人?
  
      安迟终于可以卸下背上的包袱,桃花眼里浮起笑意:“这就对了,不要喜欢我才是明确的选择。”
  
      顾临欣在被楚言和自家哥哥接连教训过之后,也确实想了很久,虽然她确实挺喜欢安迟的,但仔细想起来,也没有多深厚,至少她难过也就是一会儿的事情。
  
      既然安迟都明确说了永远不会喜欢她,那就算了吧,她对安迟又不是刻骨铭心的感情,还不至于为了他厮守一生苦苦等候,什么非要等到他回心转意的那一天,她其实看的明白,有些东西不是属于自己的就永远都不会属于自己,无论你怎么努力,怎么争取,他都在你无法触碰的地方。
  
      即便她使劲了全身力气,也碰不到看起来近在咫尺的安迟,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放弃,对她对安迟都是好事儿,她这样整天缠着安迟,他大概也会觉得是一种负担。
  
      “不过虽然我不会再追求你了,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你啊,所以我特别希望咱们能够合作。”
  
      安迟想了想,顾临欣确实是个好的合作对象,他们俩在mv里面的合作很有默契,互相都能够抓住感情,演绎的不错。
  
      可以与顾临欣再次合作,对于安迟来讲也会很轻松,他们甚至不需要磨合,就可以配合的完美。
  
      安迟抬着下巴:“好吧,等着你的好消息。”
  
      “那我现在就去跟我的经纪人说,让他一定给我签下这份合约!”顾妹妹说走就走,一溜烟就没了影子。
  
      安迟看着她的背影喃喃的说:“跑的也真够快的。”
  
      舒绿纠结了半天,还是决定问问安迟:“你对顾临欣……到底是怎么想的?”
  
      虽然她也不太想八卦,可是要说顾临欣真的不喜欢安迟了,看她的模样又分明还是惦记着他的。
  
      安迟毫不犹豫的回答:“朋友。”
  
      虽然顾妹妹偶尔会疯疯癫癫的,但是她直白的性格其实很对安迟的胃口,安迟觉得做朋友的话,就是不能是那种别扭的性格,不然什么话都瞒在心里,挺没有意思的。
  
      所以从一开始特别不待见顾临欣,到后来还是默许了她的接近,其实安迟是完全把她拿朋友来看待的。
  
      顾妹妹后来隔几天就要和他告白一次,被他拒绝了也不气馁,依然坚持着,他欣赏她的勇气。
  
      比如他,就不能说出心里头的话。
  
      很多感情总是出现的莫名其妙并且不是对的时机,如果他认识舒绿再早一些……或者等到他功成名就之后再遇见她,大概事情的发展才会有所变化。
  
      安迟已经过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纪,早就明白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无可奈何,无论是权贵还是豪门,那些都是他不能够招惹的存在。
  
      所以他心里头升起的某些不能言说的心思,在还没有冒头的时候,就被熄灭了。
  
      况且眼前的姑娘对于他永远都是坦坦荡荡的态度,所以他更加不能说出他的感情了。
  
      就这样吧,看着她和那位顾少爷恩恩爱爱,也挺好的,那些才是适合他们的生活,尽管他现在有了名气,也与他无关。
  
      安迟从来没有妄自菲薄,不过是他看的很透彻,那些阶层的差距,并不是他赚多少钱,拥有多少粉丝就可以弥补的,就好像当初徐严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踩在脚下一样,即便他现在重新爬了起来,也无法否认那些权力的能量。
  
      “知道你怎么想的就好了,不过虽然以后你会越来越忙,但是如果遇到心仪的人,也是可以谈恋爱的,我肯定不会罚你的款。”
  
      安迟看着眼前的舒绿,笑的那么纯粹和澄澈,她的笑容里没有任何的阴霾,让人看了都会心情很好。
  
      这样就够了,可以毫无罅隙的看着她的笑容,也挺好的。
  
      “好,如果我有女朋友了,第一个就告诉你。”
  
      ……
  
      已经好久没有和程俞嘉见面的舒绿竟然在中午的时候,接到了程俞嘉的电话,约她一起吃午饭。
  
      “我现在马上就从家里出来,你在公司等我!”程俞嘉的性格永远都是风风火火的,也不等舒绿说话就挂断了。
  
      自从上次舒绿和白含章把事情说清楚之后,就一直在等他们俩的好消息,可是后来程俞嘉特别忙,经常打电话给她都没有人接,舒绿也就没能够问清楚,他们到底怎么样了,把话说清楚没。
  
      舒绿收拾好了下楼去等程俞嘉,但是午饭最后还是没有吃成,程俞嘉临时又接到了任务,要到邻省去追踪一个跨省的持枪抢劫团伙,尤其这个团伙还涉嫌了贩毒、拐卖妇女儿童等一系列的罪名,估摸着未来十几天又得过上天昏地暗的抓捕日子了。
  
      “等我回来再约你,如果我没有因为接下来的日子累瘫在床上的话。”
  
      舒绿还没有来得及问她,你和含章说清楚了吗,那个柳萱,只不过是个炮灰而已,她就是一门心思的喜欢白含章,但人从来就没有拿正眼瞧她呢,你们可以好好的在一起啦。
  
      程俞嘉就已经很快的挂了电话,等到舒绿再听到她的声音的时候,又已经发生了很多令人措不及防的变故。
  
      舒绿又打电话给白含章,问他到底怎么样了,岂料他在电话那头冷冷清清的回答:“我还没有告诉她。”
  
      “不是吧你们俩?这都多久了,你们之间的误会还没有解除呢?”
  
      “她最近一直在外面跑。”白含章说的是实话,他们当刑警的,一旦遇上有大案子的时候,那绝对是几天几夜的不能闭眼,困起来的时候就只能不断的靠抽烟驱除睡意,埋伏的地方或者短暂的休息区,绝对是满地的烟蒂和烟灰,全是他们抽的。
  
      白含章没有烟瘾,平时连打火机都不带在身上的人,到了高强度抓捕犯人的时候,也创下过一天抽了三包烟的记录。
  
      他们这些男人都觉得难熬,程俞嘉那么一个女孩子,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要是让舒绿告诉他,肯定会说,因为喜欢。
  
      程俞嘉就是靠着那么一股喜欢白含章的劲儿,要将自己的生活和白含章的重合,不做一个只能够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的人,她要的是可以与他并肩而立,一起讨论案件,一起夜不能寐,她要的是白含章的生活工作里,都满满当当的是她。
  
      她就是拧着那么一股劲儿坚持到了现在,连舒绿都觉得震惊。
  
      程俞嘉在柔软的外表下,竟然是一个那么固执的人,但凡她决定了的事情,绝对没有改变的可能。
  
      只可惜很多的事情,白含章都不知道。
  
      程俞嘉不说,永远把心思藏在深深的心底里头,一点儿都不显露。
  
      舒绿也改变不了程俞嘉天生的性子,明明挺爽朗的人,一到了白含章的面前,就绝对是别扭的。
  
      舒绿告诉白含章:“本来准备约着吃午饭呢,临时又去破案了。”
  
      “我知道。”白含章含糊的应了一句。
  
      白含章所在的刑警支队忙碌一个连环杀人案已经一个多月了,而在这几天又发现了一具尸体,这让整个刑警支队都高度紧张,每个人都使出了全身力气严阵以待,势必要早日将那个犯罪分子抓捕归案,他前一个晚上因为发现了新的线索熬了夜,临近中午才回家,疲惫的一头栽进被子里。
  
      刚好程俞嘉也难得有一个假期,她说要约舒绿吃午饭,然后晚上和他一起过二人世界。
  
      他们俩都忙着破案,确实很久没有好好的呆在一起过了。
  
      白含章很清楚的记得,程俞嘉脸上有着许久不见的灿烂笑意,她在镜子面前鼓捣了半天才挑好了出门要穿的衣服,还凑到他的脸颊旁边去亲吻了一下。
  
      中午的灿烂阳光就那么没有掩饰的通通撒进屋子里,程俞嘉为了让白含章能够好好休息,去拉上了遮光窗帘。
  
      白含章趴在床上,微眯着眼,看着程俞嘉逆着光而站,周身影影绰绰的蒙上了一层绒光。
  
      程俞嘉笑着说:“好好睡,等我回来给你带吃的。”
  
      白含章从嗓子眼里冒出一个字:“嗯。”
  
      空气里有刹那的寂静,然后程俞嘉就走了。
  
      白含章一直都记得,她离开的时候,穿着一件白色的大衣,像只漂亮的白天鹅,她转过身来笑了笑,脸上的笑意是最灿烂的阳光,洒满了他的世界。
  
      那一刻,白含章的心脏有着剧烈的跳动,整个都化成了一滩水,只为了程俞嘉。
  
      后来,在他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程俞嘉打了电话过来,她说:“我临时有任务,去z省了,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来。”
  
      就这么一句话,让白含章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想起来都觉得心痛。
  
      就好像是是有人拿着刀剖开了他的心脏,满目皆是血淋淋的,他被尖锐的刀刃,一刀一刀的刺进了心房,让他承受着堪比凌迟一样的痛苦,比他在警校时候遭遇过的任何危险训练都要痛苦,那些疲惫的,绝望的训练都不及那种痛苦分毫。
  
      每每想起来,白含章都觉得自己承受的,是万箭穿心的痛苦,非要将他折磨的不成人形才算是饶恕了。
  
      ------题外话------
  
      我…不会虐的,相信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