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33 吃醋的方式

V33 吃醋的方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舒绿接到叶淮非的电话其实挺意外的,她觉着自己要是不告诉他的话,他那么忙的人,应该不会特意去关注自己那个弟弟都干了些什么。
  
      不过很显然叶淮非还是有抽空监督着席修明的一举一动,所以他这么快的就联系了舒绿。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我很抱歉。”
  
      为了自己那个不省心的弟弟道歉。
  
      叶淮非看起来就不像是想要对那个弟弟照顾的,但是依然承担起了责任,为他处理着一系列的麻烦。
  
      听叶淮非这么冷冷冰冰的人道歉其实是种很奇怪的感觉,他即使道歉的时候声线里也没有任何的温度,很难让人想象,他在夏卿晨面前的时候,也是可以有温度的一个人。
  
      那种温度也只有在夏卿晨面前才会出现,而昨晚顾临桁在跟自己讲完叶淮非和夏卿晨的故事之后,说了这么一句话。
  
      “夏卿晨就是他叶淮非的命,这辈子都逃不过的劫数。”
  
      顾临桁说话的时候,语气没有任何的波动,但是舒绿却从中听出了真理一样。
  
      所以这时候和叶淮非说话,舒绿的心里特别微妙,冷漠的叶淮非和应该是热情的夏卿晨,她觉得这两个人发展成今天这个样子,有些时候还真的只能用命来形容,上苍本来就不是公平的,你永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来和你开个玩笑,让你一辈子都被毁了。
  
      “舒绿,你怎么不说话。”依然是冷淡的语气,叶淮非很疑惑的发问。
  
      舒绿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别人和自己通电话的时候走神了,连忙道歉:“抱歉我刚才想到了别的事情,叶淮非你不用和我道歉,受到影响的人并不是我,而且事情也不是你做的。”
  
      舒绿也不希望叶淮非这样骄傲的人为了那个席修明来给她道歉,那个席修明还真是个不小的麻烦精。<>
  
      不过叶淮非也是个固执的人:“席修明是我的弟弟,我没有看好他,是我的错。”
  
      这个人还真是冷硬的可怕,简直让人有些无法和他沟通。
  
      舒绿便只能够妥协了:“那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
  
      叶淮非像冰渣一样的声音继续响起:“我会让人把网上的照片都撤掉,如果对唐宋造成了任何的损失,我会负责。”
  
      舒绿不由的想,席修明要是再小一些,那绝对就是熊孩子啊,专门为家长找不痛快的那种,而且负责教育这熊孩子的人从来都不是叶淮非,但是现在他犯了错,却都需要叶淮非来收拾烂摊子。
  
      叶家那个老爷子才是打的好主意,在外面有个私生子就算了,私生子带回了家,还得交给大儿子去照顾。
  
      舒绿想,要不是因为叶老爷子当时连气儿都快喘不上了,叶淮非必然是不会答应收拾这样的烂摊子的。
  
      不过最大的原因,可能还是因为夏卿晨。
  
      能够让叶淮非愿意做出妥协的人,只有可能是夏卿晨了。
  
      不过也因为这个妥协,现在叶淮非就摊上了席修明这么个处处给他找麻烦的。
  
      “现在撤掉照片的话……可能还是会对唐宋造成影响,所以我想,如果真的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可能只能让席修明出来解释,这只是他们的排戏过程,不小心被人拍下来放到了网上。”
  
      舒绿这是为了事情能够圆满解决才来考虑,毕竟席修明在照片里面确实哭的很伤心,让人不由的去指责唐宋。
  
      只是也不知道叶淮非能不能让席修明愿意出来解释,毕竟他看起来可是对唐宋仇恨的很。<>
  
      “给我一点时间。”
  
      叶淮非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挂断了电话,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舒绿拿着手机,脑海里忍不住的就回忆起顾临桁告诉他的那些事情,关于叶淮非和夏卿晨两个人的,孽缘。
  
      那两个人能够走到今天,真的是很不容易。
  
      只希望命运善待这两个人,让夏卿晨……可以多活几年吧。
  
      不然现在还偶尔露出笑容的叶淮非,到时候怕是也是会随着夏卿晨死去。
  
      舒绿觉得无神论者的自己也不禁想要为夏卿晨祈祷了。
  
      叶淮非的动作很快,舒绿并没有等多久,他就告诉她,席修明会在网上做出解释。
  
      既然有了席修明的解释,那么她也就可以放下心了,唐宋不会再被那些人找出各种理由辱骂。
  
      唐宋现在正处于非常重要的时期,等到电视剧上映之后,他的人气如果能够一飞冲天,才算是达到了舒绿之前的计划。
  
      “谢谢你了,麻烦解决。”舒绿真心诚意的道谢。
  
      叶淮非连回答别人不用谢的时候语气都是冰冷的,不过舒绿还是觉得他此刻心情应该算是不错:“不用,这是我的责任。”
  
      “只是我希望席修明以后再也不会找唐宋的麻烦,不然以后还得麻烦你。”
  
      “不会了。”叶淮非说,“他如果再敢做什么,我不会饶过他。”
  
      叶淮非冷冽的声音听起来挺狠的,让舒绿吓了一跳,赶紧说:“教训是教训,千万别弄出人命来。<>”
  
      电话那头的叶淮非顿了一下,才说:“我,像是这么可怕的人?”
  
      舒绿干笑了两声:“我就是随便这么一提醒,你不用当真。”
  
      她才不会说,还真挺像的。
  
      叶淮非偶尔露出来的那种刀刃一样的神态,确实挺吓人的,连呆在顾临桁身边这么久的舒绿都不能免疫。
  
      而且或许是他当年起家的时候……有些产业涉黑的原因,所以身上自然而然有股杀气。
  
      “卿晨邀请你周末到我们家来吃饭。”叶淮非突然说。
  
      他每每提到夏卿晨的时候,语气里都带着点儿淡淡的宠溺,很疼爱。
  
      “好啊,我会来的。”
  
      挂了电话,舒绿继续上网,果然有了席修明出来澄清之后,网民的矛头就指向了拍下照片的狗仔,毕竟那些之前信誓旦旦的指责唐宋的人现在被真相打脸,自然只能转变矛头了。
  
      舒绿看着事情的走向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才松了口气,那个席修明还真是会给人找麻烦,要不是有叶淮非可以管得了他,还真是不好处理。
  
      然后舒绿真的属于天生就要操心的命,这刚解决了一个问题可以松口气了,那边顾临欣又找来了。
  
      她不管不顾的冲到舒绿的办公桌前,一把就将舒绿拉了出去,到角落里。
  
      舒绿看着她,突然就笑了:“虽然外面有雾霾,但也不至于在公司里就戴着口罩吧?”
  
      “我也不想带的好吗!”顾临欣表情十分的悲愤,就差没有痛哭流涕了,“你说我现在签到别家公司去还来得及吗?虽然要赔违约金什么的,但是我哥应该愿意替我付的吧?”
  
      “签到别的公司?你这又是怎么突发奇想……你知道你签的那份合约可是楚言亲自签下的,他签下的合约,你觉得那个违约金能够少得了?我觉着起码也是八位数,指不定还会让楚言和你哥的商业合作关系破灭……”
  
      虽然舒绿还不知道顾妹妹这是搞什么幺蛾子,但是下意识的就开始恐吓她了。
  
      “不要跟我提楚言啊嘤嘤嘤!”顾临欣捂着脑袋拼命的摇头,“我根本都不想看到他!”
  
      “为什么?”
  
      “……反正你不要跟我提到他就可以了。”顾临欣轻咳一声,“那按照你的说法,合约期满之前,我真的不能签到别的公司去了?”
  
      “这个,应该是不能的,你要知道你哥和楚言都是因为你的原因才开始合作,他们之间商业合作可不只是八位数那么简单,里面涉及到的利益非常大,有可能因为你的解约而全部破灭。”
  
      舒绿觉得自己现在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本事越来越强了,顾妹妹完全没有察觉到。
  
      于是顾临欣满脸惊恐,大眼睛睁着,睫毛忽闪忽闪的,让舒绿都觉得,这丫头长得确实漂亮。
  
      “那怎么办啊,我绝对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再呆下去就不只是那个……我这个人都有可能完蛋了啊……”
  
      “那你先跟我说,你怎么突然想要解约了,嗯?”
  
      顾临欣拼命的摇头:“不说不说绝对不说。”
  
      “那好,先不说,你想想,你要是解了约,和安迟就不是同一个公司了,大家都这么忙,也不能够接着同门的机会去找他,而且现在也没有哪家公司的造星能力比星远还强,你要是红不起来的话,以后更不可能和安迟合作,又不能见到他,又不能和他合作,是不是特别亏?”
  
      舒绿觉着自己在顾临桁身边待久了,忽悠人的本事都变强了,看顾妹妹的表情就知道她此刻对自己是深信不疑。
  
      “那,好像是这样的话?仔细想想你说的还是挺有道理……”顾妹妹完全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舒绿附和她:“是的,就是这样,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突然想要解约到其他公司去了吧?”
  
      顾临欣欲言又止看了舒绿好一会儿,才慢吞吞的说:“我就是去找楚言……”
  
      在舒绿的惊讶目光里,顾临欣扯下了口罩,鲜红的嘴唇上有一个明晃晃的牙印,一看就是被人咬的。
  
      舒绿纳闷的看着她:“你这是什么情况?”
  
      顾临欣深深的叹口气:“哎……”
  
      不怕死的顾妹妹,在听了舒绿的建议之后,就急匆匆的去找了楚言,她也和舒绿想的一样,反正楚言是老板,自己的经纪人不允许自己代言ja,那么楚言的话,经纪人该听吧?
  
      在她看来,只要让楚言答应了自己代言ja,那么经纪人也必须得答应。
  
      怀揣着如此美好的期望,顾临欣去找了楚言。
  
      秘书在看到她之后,立即笑了起来:“顾小姐,您是来找楚总的?”
  
      “嗯……他现在有空吗?”
  
      “有,当然有,您直接进去就行。”
  
      秘书小姐才是了解的最为透彻的那个人,自己的老板对哪些人的态度不同,她都摸得一清二楚,不管是舒绿还是顾临欣,对于秘书小姐来说,都是要好好伺候着的,千万不能够怠慢了。
  
      至于自家老板对于顾临欣有什么看法,秘书小姐采用的是装作什么不知道的方法,反正她只要默默看着就行了。
  
      顾临欣道谢之后推门进了楚言的办公室,他低着头不知道在做什么,垂下的发丝看起来很柔软,只不过会被这人这样的假象欺骗的人,实在都是太蠢了。
  
      顾临欣就觉得自己没有完全了解楚言这个人,明明有时候就是优雅的绅士形象,有时候却又……
  
      听到声音,楚言缓缓的抬起头,看到顾临欣的瞬间,眼神动了动。
  
      他好听的声线在空气里环绕:“你怎么来了?”
  
      顾临欣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楚总。”
  
      “我不是说过,直接叫我的名字?”他从来不喜欢顾临欣那么生疏的叫他。
  
      “那好吧。”顾临欣走过去,“我过来是有事儿想要拜托你。”
  
      “哦?”顾临欣还有事情需要拜托他?楚言浅浅的擒了抹笑容在唇边,似笑非笑的,“什么事儿,你说。”
  
      顾临欣看着他那个样子,莫名其妙的觉得有些心悸,但是想到自己一定得代言了ja然后和安迟合作,就硬着头皮鼓起勇气开了口:“就是我想要代言ja品牌,他们的品牌负责人也觉得我的形象很符合,可是我的经纪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要我接下这个代言。”
  
      楚言唇畔的笑容慢慢的收起,笑意消失。
  
      “所以你来找我,是希望我帮助你借下这个代言?”
  
      顾临欣老实的点头:“就是这样的,楚言你真聪明。”
  
      轻哼了一声,楚言的表情十分晦涩。
  
      顾临欣的经纪人为什么非要拒绝她接下ja的代言,为什么不让她和安迟合作,唯一的原因,当然和我们的楚老板有关了。
  
      这位经纪人上任之前就得了楚老板的命令,绝对禁止顾临欣和安迟的任何合作。
  
      这个事情,不仅顾临欣不知道,舒绿也不知道。
  
      毕竟在楚言这里,他就是觉得顾临欣和安迟站在一起的画面实在很刺眼,尤其是那两个人在网络上还被人冠名成了荧幕情侣。
  
      情侣?这个称号绝对不能是顾临欣和安迟!
  
      反正我们的楚老板是不会承认,他这儿根本就是掉在了醋缸里头,满身醋味。
  
      可是默认顾临欣和安迟绯闻的人又是舒绿,楚言不能用太过强硬的手段,只能够出此下策……
  
      这会儿听到顾临欣竟然为了能够和安迟合作来拜托自己,你问楚言是什么心情?哼!
  
      “你怎么觉得我会帮你?”楚言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
  
      顾临欣没有听出楚言话里隐含着的怒气,特别傻的回答:“楚言你人这么好,肯定会帮我这种忙的,是吧?”
  
      人,这,么,好?
  
      楚老板眼角一抽,他这是被发好人卡了吗?
  
      “我人不好。”楚言板着脸回答。
  
      “不会,我觉得你真挺好的,而且做饭也好吃,人又长得好看……”顾妹妹特别没有心眼的细数着楚言的优点。
  
      然后楚言的神色就缓和了一些,心里有着微微的得意,看来这丫头对他的评价还挺高。
  
      “所以你一定会帮我的,是吧?”
  
      顾妹妹最后一句话出来,楚言的脸又垮了下来,感情这么一顿夸他,是为了这呢?
  
      “你过来。”楚言轻轻勾了勾手指头。
  
      “哦……”顾临欣一点儿都没有觉得不对劲的就朝楚言走了过去,嘴里还特别不怕死的说着,“所以你这是准备打电话给我经纪人了吗?楚言你真好……”
  
      顾临欣刚走到楚言的办公桌旁边,就被突然站起身的楚言一把扣住了颈子,用力往下一拉,她就那样投怀送抱了,整个人几乎是贴在了楚言的身上。
  
      楚言看着满脸惊诧慌乱不知所措的顾妹妹,勾起一抹笑容,对准眼前的红唇,用力吻了下去。
  
      说是吻,不如说是带着惩戒意味的一个啃咬,楚言的牙齿直接咬在了顾临欣柔软的下唇上,立即咬出了一个明晃晃的印记。
  
      楚言放开晕头转向的顾临欣,满意的看着她红润的唇上那个属于自己的痕迹。
  
      “你你你——”顾临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震惊程度简直堪比当初知道自家哥哥和舒绿在一起的时候,而且还远远超过。
  
      “我什么?”楚言面色沉静,仿佛刚才那个咬了人家一口的人不是自己。
  
      “丫有狂犬病吧还是小时候被狗咬了没有打针!”顾临欣吼完这句话,就继续晕头转向稀里糊涂莫名其妙昏头昏脑头晕目眩的离开了楚言的办公室。
  
      剩下楚言的面色越发的幽深。
  
      “我真的觉得他是不是犯了狂犬病啊所以才咬我一口?”顾妹妹扯着口罩特别紧张的问舒绿,“你说他是不是故意要报复我,所以才咬我?那我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他干嘛要这样啊?我是不是还得去打个狂犬疫苗,要不然我也发病了乱咬人怎么办……”
  
      舒绿:“……”
  
      妹妹你快清醒一点儿,脑洞太大也是病!
  
      不过她也没有说出来,就是特别淡定的回答顾临欣:“其实我觉得,也许他不是故意的。”
  
      小言言啊小言言,看着咱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让姐们儿救你一命!
  
      顾临欣不懂的看着舒绿:“什么意思啊?”
  
      “就是怎么说呢,你看,你的经纪人不想你接下ja的代言,肯定是有更长远的目的,而他为你准备的那个合约,其实比ja要厉害。”舒绿语重心长的,“咱们经济人都是专业的,所以你要相信他,那么楚言肯定是觉得你这是怀疑他的属下工作能力,自然很生气,才会做出这种举动。”
  
      瞎掰到最后,连舒绿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话毫无可信的地方,但是偏偏顾临欣还就吃她这套。
  
      “好像真的是这样哈?”顾妹妹特别感激的看着舒绿,“那我就不去找楚言帮忙了,他不会生我的气吧?要不你去帮我跟他说说,我不是故意的呗,我就是太想和安迟合作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