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40 黄金单身汉

V40 黄金单身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霍亦轻轻的笑着,略有些轻佻和风流的模样:“我这号码可是很久没有人打过了。”
  
      他严格意义上来说回到京城来不过最近两个星期的事情,过去的这个电话号码虽然当初有很多人知道,却也并不知道他现在回来的消息。
  
      而现在联系他的人又都是存有名字的,这么一个显示的陌生的号码,霍亦基本上都能够猜出是谁来了。
  
      “我就是突然想起个事儿。”程俞嘉说,语气有些严肃。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霍亦轻柔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很笃定,“我可不是喜欢拆散别人感情的人。”
  
      程俞嘉:“……我还没有说是什么呢你就又知道了,真不愧是学心理学的。”
  
      霍亦说:“你还能说什么?”
  
      “……”程俞嘉觉得,霍亦这人真是活的太明白了,感觉就没有什么能够瞒得住他的事情。
  
      这样活着,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我可不是什么好人,没有你想的那么痴情。”霍亦有些风流的开口,笑的风情万种,“不过就是那时候对她感觉不错而已,你尽管放心。”
  
      “我又不是担心你去插足什么的……”程俞嘉在某种情况下来说,是支持霍亦的,毕竟她对霍亦更加了解,也觉得霍亦是个不错的人。但是一切呢,都是以舒绿的喜欢为主,只要舒绿喜欢谁,她也觉得谁合适,而且顾临桁那个男人……确实也有本事让舒绿喜欢他。
  
      “我等下还有一场手术,先挂了。”
  
      挂掉电话,霍亦耸了耸肩,去换手术服的过程中不断的和同事调侃,神色里丝毫看不出任何不对劲。
  
      这是一个复杂的,不会让人轻易看清楚的男人,他所有的情感都隐藏在笑着的那张脸下,那双含笑的眸子里。<>
  
      ……
  
      舒绿和顾临桁回程的路上,忽然就想起那个觊觎着顾临桁的沐烟了。
  
      她转头上下瞄了顾临桁一眼,从他好看的眉宇到漂亮的嘴唇,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个男人确实挺有资本让人为他神魂颠倒的。
  
      再说,就算没有这幅好皮囊,沐烟那个眼看着就是喜欢攀高枝的也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巴结上来。
  
      据舒绿了解到的很多事情,很多商人出席某些场合的时候也会喜欢带些小明星一起出场,就是为了个面子,谁带的腕儿大,谁就最厉害,更有些人最喜欢那些号称清纯玉女的,越是那样,越有变态的成就感。
  
      “你说为什么你不包养个小明星什么的玩玩。”
  
      对于这个没由来的问题,顾临桁挑着眼角反问:“我为什么要?”
  
      “这个……”舒绿噎住,她本来就是在想到那个沐烟的时候随口一问,也没有想得太多。
  
      “要不你也去当艺人,我来包养你怎么样?每年想要拍多少电影还是电视剧,什么都随你挑,数不清的金银财宝和房产豪车都是你的,嗯?”
  
      听出顾临桁话里面的浓厚调侃意味,舒绿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包养我是那么容易的吗,你说的这些我不都有?”
  
      虽说她现在没有问家里面要钱,但是贺家那么多的房产,舒绿都知道父母将其中大部分都登记在了自己和贺旌容的名下,意思就是她其实现在也算是个有钱人。
  
      “那你需要什么?干脆把我送给你如何?”
  
      舒绿的视线游弋在顾临桁线条硬朗的下巴和不断浮动的喉结,那么无意间露出的荷尔蒙对于女人来说简直就是最致命的毒药。<>
  
      不管见过多少优秀好看的人,顾临桁都有这个本事让人无法忽视他。
  
      这种与生俱来的气质还真是一般人学不来的。
  
      想到这儿,舒绿便笑了:“你不已经是我的,合约都签了,你还想跑?”
  
      明明那个合约上乍一看好像是舒绿逃不过顾临桁的手心,这会儿却表现出来了另一种样子。
  
      舒绿一脸无赖的表情,就差挑起顾临桁的下巴变成喝花酒的人儿了,并且随时会叫嚣着,来给爷笑一个。
  
      顾临桁失笑,也就随舒绿去了。
  
      几天之后,程俞嘉被允许可以下床行动,舒绿看着她的手臂绷带开始减少,总算是稍稍放下了一点儿心。
  
      恢复的效果确实比想象中的好,至少已经可以确认避免残疾这一个令人绝望的结果。
  
      如果真的是那样,舒绿想,白含章会愧疚一辈子的。
  
      在程俞嘉良好恢复着的时候,安迟在和顾临欣共同拍摄过ja的广告之后,即将引来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演唱会。
  
      虽然他现在只出了一张ep,但是加上他刚参加完比赛那会儿的一些歌曲,还有很多艺人必选的一些翻唱曲目,也足够安迟撑起一场演唱会了。
  
      不过因为安迟红起来不过是这一两个月的事情,所以公司决定只举办一个小型的演唱会,能够坐到几千名粉丝就够了。
  
      但是即使只有几千个人,也和安迟之前参加的商演不一样,那些商演的现场人数再多,也都不会是专门为了他安迟来,可是这次的演唱会,只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只有安迟一个人站在舞台上掌控一切,每一位观众都是为了听他的歌声而去,那是属于安迟一个人的舞台。
  
      这才是安迟真正的梦想。
  
      舒绿知道公司做这个决定的时候还挺吃惊的,她本来以为公司即使要让安迟开演唱会,也起码是小半年之后,等他的人气再高一些的时候。
  
      不过舒绿很快就知道其中缘由了,公司本来一个准备在那个场地举行演唱会的艺人前两天突然摔伤了,至少三个月内都不可以上舞台表演,而那个歌手又是唱跳俱佳的类型,那个场地就空了出来。
  
      可是公司已经和场地所有方签好了合同,如果到时候不去表演,损失的肯定是公司。
  
      就算星远传媒是业界的最顶尖,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配一笔不必要的钱。
  
      在管理艺人的高层讨论过后便决定了让安迟来接下这个任务。
  
      一是公司其他的歌手都有其他的计划了,在那个时间里没有特别合适的人选。
  
      二是运营演唱会必定要为了能够获取利益,安迟的粉丝力量在前面的几次商演里面都体现的淋漓尽致了,公司也想趁这个机会测试一下,如果安迟现在就能够撑得起一场演唱会,那么未来他必定是公司绝对的力捧对象,甚至会按照当初规划歌王傅渊的那种态度来发展安迟的未来事业。
  
      几番权衡之下,舒绿知道这对于安迟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只要安迟能够把握的好,那么安迟的事业肯定又会上升一个阶层。
  
      而且开演唱会,也是安迟长久以来的梦想。
  
      这次演唱会,公司还给出了一个不同于以往所有演唱会的方式,这一次除了采取现场观众买票进入的方式以外,还会让一些没有办法到现场,或者无法购票的观众在某个大型的视频网站上进行现场直播,当然,这个直播间需要开通会员才能够进入,到时候视频网站就会和星远传媒通过这一部分数据进行抽成。
  
      这算是个不错的方式,至于到时候具体会有多少人愿意在网络上观看安迟演唱会的现场直播,现在舒绿还没有办法预料,要等到正式开票之后才会知道。
  
      或许安迟自己绝对不会料到,这个梦想实现的如此之快,仅仅在舒绿担任了他的经纪人不到三个月之后。
  
      舒绿将要开演唱会的消息告诉安迟之后,他怔愣了足足半分钟,邪肆的桃花眼周围慢慢的红了起来,没有预料的就一把将舒绿搂到了怀里。
  
      “谢谢你。”安迟的脑袋搁在舒绿的肩膀上,嗡嗡的说,“你现在不能看到我,所以让我抱一会儿吧。”
  
      舒绿没有拒绝,她知道这是一个善意的拥抱,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安迟哭了。
  
      他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可是说话时候的一点儿哽咽和肩膀的抽动让舒绿看出来,他这时候很感怀。
  
      实际上,舒绿并没有办法彻底了解安迟在人生低谷的那一段日子里经历过什么,当一个人所有的梦想都被摔碎的时候,要怎么样才能将之一片片的捡起来然后缝补好,接着重拾信心继续出发。
  
      舒绿认为自己也足够幸运,因为看起来她帮了安迟很多,但在很大程度下,他们的帮忙是互相的,安迟自身的天赋和才华本身就注定了他有着成名的潜质,而舒绿做了一个帮他清除一切障碍的本领,当没有人从外界打压安迟,便没有什么可以让他的身上蒙上尘灰,他就是最闪亮的存在。
  
      等到安迟放开舒绿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看不出来任何异常了,那双上挑风流的眼里又满是华彩,看人的时候就像在勾魂。
  
      “现在到年底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你能够胜任吗?”
  
      安迟自信的瞄着舒绿:“我有不能胜任的东西吗?”
  
      “那好,签下演出合同,你现在开始挑选演唱的曲目,除了你自己的歌曲,还有一些翻唱,我会请形体和舞蹈老师来教你,虽然你不主攻舞蹈,但那个东西还是要会一点儿,不然演出太单调……对了你给《仙神》的主题曲写好了吗?如果能够完成,可以在演唱会上首发。”
  
      安迟直接从旁边的桌子上抽出一叠乐稿:“你准备看看吗?”
  
      “等你制作好了再给我吧。”
  
      安迟潇洒的答应:“行。”
  
      “抓紧时间,给你的粉丝呈现一个最好的安迟,加油哦。”舒绿走之前对安迟比了个加油的手势,顺便用志玲姐姐的声音说了个加油。
  
      “……别恶心人了你,赶紧走!”
  
      舒绿摇摇头,她这个经纪人真的当的很惨好吗,都已经被手下的艺人嫌弃了!
  
      而安迟在舒绿刚关上门的时候,摸着泛红的耳根嘟囔:“这个女人真是……”
  
      舒绿将消息告知安迟之后,又立即马不停蹄去了《仙神》的片场,他的进度很快,基本没有因为自己而ng的戏份,所以原本要两三个月才能够完成的戏份,在顺利的进度下,已经还有不到一个月了。
  
      而且本身唐宋就不是主角,又因为他的表现确实好,导演也偏爱他,很多时候别人状态不好,就干脆让其他人休息让唐宋顶上。
  
      舒绿想了想时间,足足有余去赶上编剧岳水的新作品的选角了。
  
      岳水的作品,绝对能给予唐宋一个彻底的新生,舒绿坚信。
  
      舒绿到片场的时候正好是一场唐宋的打斗戏,他过去也拍过不少的动作片,身姿流畅动作潇洒,在空中虽然吊着威压也能够表现的游刃有余,看导演一直笑眯眯的表情就能够知道导演有多么的满意唐宋了。
  
      相反,在唐宋的反差下,本来演技还不错的席修明,这时候就差距很大了,除了他前段时间自己作死拖累了整个剧组的进度让大家都对他厌烦之外,他最近的演戏状态也始终不稳定,总是出现许多的失误,尤其是与唐宋的镜头,虽然没有故意出错,但仍然会出现很多的ng,导演最生气的时候直接说了让席修明不会演戏就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
  
      其实席修明在新生代男星里面已经是属于比较有实力的演技派了,所以现在被导演批评,他的脸上当然挂不住,几次都想要发怒了,又想到叶淮非对他的威胁,最后什么都不敢说。
  
      在这种憋屈的状态下,席修明最近的日子着实是不好过,估计他也后悔了自己当时的冲动,没事儿找唐宋的麻烦干嘛?
  
      现在想怒都不敢言,尤其他知道自己要是再敢搞出什么幺蛾子来,叶淮非绝对会让他连演戏的机会都没有了。
  
      谁叫他连红起来都是靠着这个哥哥呢?
  
      唐宋从高空降下来,舒绿就无意间瞥见了席修明那个恨恨的眼神,偷笑一下,走过去和唐宋说话。
  
      “最近他没找你麻烦吧?”
  
      工作人员解开了唐宋身上的威亚,唐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大冷天的在空中飞了那么久,也让他出了许多汗,身体感觉疲惫。
  
      “他最近安分的多。”唐宋勾一抹笑容,配上那套红色的长衫,面容竟然也有几分妖艳的感觉。
  
      这人在刚出道的时候明明眼里都是忧郁和小鹿一样的彷徨,现在却完全没有那种影子了。
  
      “还有多久能结束你的戏份?”
  
      “昨天问过导演,二十多天。”
  
      舒绿点点头:“那还行,能够赶得上岳水那边的试镜。”
  
      “岳水……他的剧本出来了吗?”唐宋眼里流露出期待的色彩。
  
      舒绿知道唐宋一直在等这个机会,能够出演岳水的作品,就说明了他将拥有很大的机会翻身。
  
      “出来了,我会提前一个星期把剧本给你。”
  
      “好。”
  
      “到时候好好试镜,争取把那个角色拿到。”
  
      “对了。”唐宋说,“我之前拍的那部电影《火焰》下周要上映了。”
  
      《火焰》是唐宋在原先的经纪人带领下接的电影,也算是部众星云集的大片,不过也正是因为众星云集,也会导致唐宋的光彩被遮住不少。
  
      不过那部电影里唐宋与其他几个大明星的合作也算是擦出了小小的火花,很有意思,在片方举办的提前看片会上,唐宋的表演也被一致看好。
  
      “我会跟那边商量,这几天的宣传,你尽量能够去的就去吧,这也算是个不错的机会。”
  
      只要不断的都有作品上映,那么就可以一直维持着曝光度,对于唐宋来说,他最欠缺的就是曝光度和新闻,所以即使会导致这边的进度拖慢一些,舒绿也希望他能够去参与电影的宣传。
  
      唐宋选择了听从舒绿的意见:“知道了,我去和导演请假吧。”
  
      “不需要我去?”
  
      “没关系,这种事情我自己就可以做到。”
  
      唐宋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艺人了,在很多事情上他的处理能力甚至都超越了舒绿,所以也让舒绿很省心。
  
      唯一的就是希望到时候岳水那部新片的试镜,一定要让唐宋通过。
  
      假如不行,舒绿都觉得自己大概会让母亲去说情,岳水的这部电影太适合唐宋了,一定可以让唐宋重新走上顶峰的。
  
      在唐宋去和导演商量的时候,舒绿的余光瞥到旁边的席修明和沐烟正在说话,而两个人的目光都有意无意的在往自己这边看。
  
      隔的距离有些远,舒绿并不能听清楚他们在谈论什么,但是根据他们的眼神来看,怕是在讨论自己。
  
      舒绿倒是没有其他的感觉,心安理得的坐在休息椅上,喝着唐宋助理米米买的水。
  
      最后还是那边的两个人忍不住了,一起过来,不过那个笑容实在有些假。
  
      沐烟讪笑着说:“舒绿,好久不见啊。”
  
      舒绿没有点明,但也没有刻意隐瞒:“我们不是前两天才见过?看来沐大明星有些贵人多忘事。”
  
      沐烟咬了咬牙,不说话了。
  
      然后换成了席修明开口:“看在我哥的面子上,你就放心吧,我以后不会找唐宋的麻烦了,但是你不能再去跟我哥告状……也不知道你是怎么认识我哥的。”
  
      “席少爷说笑了。”舒绿有些忍俊不禁,“只要你不为难唐宋,我又怎么会去告你的状?”
  
      “这样最好!”
  
      这两人就是来说些这些无关痛痒的事情的?舒绿心里发笑,表明上却不动声色。
  
      她现在也算学会了这种不露情绪的招数,任凭心里如何的翻江倒海,面上都没有丝毫的显露,如果她不开口,就没有人能够看得出她在想什么。
  
      在舒绿的沉默之下,那两个人有些不安生了,沐烟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那天的事情我希望你可以保密……”
  
      “什么事?”舒绿装傻,既然沐烟都这样说了,她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抹她的面子,不过前提是沐烟以后不要再做那些私底下的小动作。
  
      想去勾引顾临桁?笑话,那个男人是那么好勾搭到手的吗?
  
      “既然你忘了就算了。”沐烟是个人精,知道舒绿没有打算追究下去,拉着席修明离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