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52 夏卿晨

V52 夏卿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想要演戏是那么简单的事儿吗?要是没有背景没有关系又不肯潜规则的人,就只能靠机遇,可是这个机遇也许明天就来了,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来。
  
      席修明的目标很明确,他就是要当演员,而且要当特别红的演员,绝对不可能眼巴巴的等着机遇来找他,他必须得让叶淮非同意自己去演戏。
  
      那样的话,不管叶淮非多么烦他,他也要腆着脸跟上去。
  
      幸好叶淮非天生就有些薄情,并没有完全的把自己母亲身亡怪罪在席修明身上,不过是大多数的时候对他不理不睬而已。
  
      而叶淮非,在回家之后,满脑子都是那个笑着的女人熠熠发光的脸。
  
      连叶淮非都没有想到自己会那么快的再一次见到夏卿晨,他参加一个应酬,酒局设在一家豪华的会所里,酒局的召集者有求于叶淮非,所以才要设宴。
  
      他本来不准备参加的,却阴差阳错的答应了下来,他刚进包厢,里面的人都围了过来,说着各种奉承的话语。
  
      叶淮非面无表情的与他们周旋,却在包厢里突然被推开的时候,失去了镇定的表情。
  
      这种应酬经常都会有来些人陪着增添一些气氛,然后要是有看对眼的,就直接找间空的包房提枪上马了。
  
      这个人是那个求叶淮非办事的人为他准备的,那人说,她在这儿工作了好一段时间了,还是个雏呢,就等着合适的机会来伺候夏总您的。
  
      叶淮非手里端着酒杯,轻轻的掀起眼皮,就看到了推门进来的夏卿晨。
  
      包厢里的灯光是很暧昧的紫黄色,夏卿晨就那么安静的站在门口,即使是出现在这种的*,她周身的气质也依然是高贵的,像静静盛开的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每一片叶子上都盛放着晶莹的水珠。<>
  
      夏卿晨露出一个清清淡淡的笑容,并没有立即开口。
  
      然后那个老板就说:“兰兰快过来,我旁边这位就是夏总。”
  
      叶淮非和夏卿晨的目光对视,他平静漆黑的眼里,却悄悄起了暗涌,在狂躁的肆虐着。
  
      夏卿晨缓缓的走到叶淮非身旁坐下。
  
      “兰兰今天可得把我们夏总伺候高兴了,不然到时候……”
  
      叶淮非注意到夏卿晨局促的动作,虽然她看起来格外的淡定,可是轻轻颤动的睫毛依旧暴露了她此刻慌乱的内心。
  
      所以真的是,第一次?
  
      叶淮非心里的怒气突然就少了一点儿。
  
      夏卿晨的声音也是好听的,清脆的在叶淮非耳边响起,她说:“夏总您好。”
  
      本来按照一般的发展流程,叶淮非就该带着夏卿晨这个女伴应付完这些人,再带着她离开。
  
      可是叶淮非却觉得,夏卿晨不该是属于这里的。
  
      他想也不想的站起身,对那个男人说:“你求我的事儿我答应了,明天会替你解决。”
  
      那人脸上的欣喜还没有露出了,叶淮非就拉起了夏卿晨的手腕,将人带出了包厢,径直离开了这个会所。
  
      仲夏夜的晚风里都还带着一点白日里的热气,吹的人心里更加烦躁。
  
      叶淮非静静的凝视着眼前的人:“我不会碰你。”
  
      夏卿晨喃喃的说:“谢谢你……”
  
      叶淮非看着她垂下的头,露出了一截纤细的脖颈,看起来很羸弱。<>
  
      “你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叶淮非问她。
  
      “您不准备……”夏卿晨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叶淮非懂得起这是什么意思,嘴唇也抿在了一块儿,表情看起来有些吓人。
  
      “你是个大学生,不应该呆在这里。”叶淮非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一点。
  
      “你为什么还知道我是……”夏卿晨的脸上立马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她一把抓住了叶淮非的西装下摆,“求求你,不要将我在这里工作的事情告诉我的学校,那样的话我一定会被开除的。”
  
      那么惹人怜爱的神情,叶淮非心里突然就揪了一下,他说:“我不会告诉你的学校。”
  
      尽管他觉得像夏卿晨这样看起来一尘不染的人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声色犬马的地方,满是*和堕落,她不该被染上那些灰尘。
  
      “谢谢。”夏卿晨再次说。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叶淮非又问了这个问题。
  
      “我……”夏卿晨眼眶都红了起来,“我爸借了高利贷,欠了很多钱,如果我还不起的话,他就会被砍掉一双手。”
  
      夏卿晨家里本来也是小康家庭,但是也没有料想到自己父亲什么时候染上了毒瘾,甚至借了一大笔的高利贷,利滚利,越来越多的利息让这个家庭根本还不起。
  
      她只剩下了这一种办法,本来夏卿晨只是晚上在这家会所打工,凭着姣好的外貌,可以赚的很多小费,虽然会经常遭遇顾客揩油,可是只要能够赚够钱,她也认了。
  
      夏卿晨的白天和黑夜仿佛变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白天的她依旧是最灿烂的光芒,晚上的她却逐步走入了黑暗。<>
  
      高利贷上门的时候她和父亲都被堵在了家里,如果一个星期之内不还钱,就只有那么一个结果。
  
      而且他们还威胁,要把夏卿晨卖了抵债。
  
      反正都是堕落,还不如找一个好点儿的办法,有人告诉她,只要把今晚的夏总伺候好了,她就可以拿到足够的钱去还债。
  
      而现在,她被带了出来,对方说不会强迫她。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无奈,有些人过着挣扎痛苦的生活,也还是必须要继续挣扎下去,因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多少钱?”
  
      “啊?”夏卿晨没有反应过来。
  
      叶淮非看着她那双眼睛,重复:“欠了多少钱。”
  
      “加上利息,两百万。”
  
      两百万对于有些人来说,不过是一架普通的跑车,或者几次购物,再或者,一两个月的生活费。
  
      可是对于有些人来说,却是这辈子都没有办法赚回来的钱。
  
      不要说现在夏卿晨现在只是个大学生,就算她已经工作了,也没有办法在短时间之内赚够这两百万,尽管她也埋怨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要那样,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她也跑不掉的。
  
      叶淮非几乎没有犹豫的打了一个电话,然后问夏卿晨:“高利贷借的谁的?”
  
      夏卿晨回答了一个名字。
  
      叶淮非对着电话那头报出这个名字,那边的人轻声哼笑了一下:“放心,一个小时之内给你解决。”
  
      “谢了。”
  
      “小事儿而已。”
  
      电话那头的人是顾临桁。
  
      他那时候虽然还在国外留学,但是对于这皇城根儿里的各大势力都摸得一清二楚,他和叶淮非早就因为竞争而认识,成了亦敌亦友的关系。
  
      叶淮非找他帮这个忙,他必然是会帮忙的,很快联系了身在国内的顾明,将借高利贷的事情解决完毕。
  
      那一个小时里面,叶淮非就陪夏卿晨站在会所外边的马路上,夏卿晨也不知道为什么,将压抑在心头许久的话全部说了出来,告诉了第一次见面的叶淮非。
  
      她说了自己的忧愁和烦恼,也说了自己的成长里,父亲对她的宠爱,很多关于年少的记忆,一下子都变得鲜活了起来。
  
      叶淮非就在车水马龙的街边上,透过那些闪烁的霓虹,仿佛看到了更年轻时候的夏卿晨。
  
      “你怎么就只听我说,也不说说你?”
  
      叶淮非扯了扯领带,语气冷漠:“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对他而言,自从母亲去世之后,过去的记忆便没有任何值得提起的意义了,他所以为的家庭幸福不过都是个假象,父亲在外边竟然养了个只比他小几岁的儿子,现在想起来真是讽刺。
  
      看到叶淮非的表情,夏卿晨欲言又止:“你是不是嫌我话太多了?”
  
      她以为是叶淮非不喜欢听她说话。
  
      叶淮非听到夏卿晨忐忑的口气,唇边忽然就浮起了一抹极淡的笑容:“有吗?”
  
      夏卿晨呆住了,好半天才说:“我……”
  
      “我没有,只不过我的过去没有什么好说的。”
  
      不到一个小时,顾临桁就打来了电话,告诉叶淮非事情解决了。
  
      叶淮非把这个消息告诉夏卿晨。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要不然我们打张欠条吧,我一点点的赚钱还给你……”夏卿晨的脸上又是惊喜又是开心,漂亮的像朵出浴的花。
  
      叶淮非缓缓收起了本来就不明显的笑容:“你怎么赚?继续到这种地方来?”
  
      “我……”
  
      那晚最后是不欢而散的,夏卿晨根本不明白这个帮了她的男人在生什么气,她沉浸在高利贷还清的快乐之中,觉得自己的人生重新有了出路。
  
      叶淮非就像是她的救星。
  
      然而让夏卿晨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叶淮非让夏卿晨到学校外面的咖啡厅,拿出了一纸合约。
  
      包养的合约。
  
      叶淮非的想法很简单,只有这样,夏卿晨才可以在他的庇护范围之内,她就不用去那种地方工作,至于那两百万,他根本没放在眼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