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64 雪夜感动

V64 雪夜感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昨晚开始,森林里竟然就开始下起了雪,雪是在半夜开始下的,那时候大家都已经入睡,根本没有察觉。
  
      而当他们醒来,准备离开的时候,已经无法离开了。
  
      这场暴雪比预定的时间来的早了一天,导致他们来时的那条路都被积雪阻断,现在车子已经开不出去了。
  
      这是提前没有料到的,目前为止,摄制组能够做的,要么就是在这里等暴雪停下,要么就是冒雪走出这条积雪的路,到外面去搭车。
  
      不过这种天气,还有没有车辆在外面的公路上行走,就真的没有办法预料了。
  
      舒绿的脸上愁云密布,本来以为早上出发的话,那么晚上就可以回京,可是现在这样,别说今天能不能回去,明后两天说不定也会被拦在这里。
  
      摄制组里的设施和食物生活用品供给倒是不用担心,因为这附近本来就是个旅游地,不算是真正的原始森林。
  
      但要是真的被困在这里,就会耽搁很多时间,对现在的人来说,时间是最宝贵的东西,也没有人希望能够继续呆在这里浪费时间。
  
      唐宋站在舒绿边上,看着窗户外面洋洋洒洒的大雪,窗户玻璃上也蒙上了一层冰凌,雾气弥漫着四周。
  
      “担心回不去?”唐宋轻问。
  
      舒绿无奈的点头:“是啊,不想继续在这儿了,虽说这里倒像是个世外桃源,但现在的人,真正能够返璞归真的,没几个吧。”
  
      而且,她还有想念的人呢。
  
      虽然表面上云淡风轻,但其实她也是蛮想顾临桁的,尤其是昨晚跟他通电话的时候,听到顾临桁的磁性嗓音,就忍不住想起他的模样,跟入了魔一样。<>
  
      “他们会想办法的。”唐宋安慰。
  
      说的也是,摄制组反正也会在提前做好各种紧急事件的应对方法,再说了,这里还有这么多个艺人,节目组也必须对他们的安全负责。
  
      回到休息的大厅去,刚进去,舒绿就听到了的大声吐槽:“什么玩意儿啊,签合同的时候也没说过会耽误我们那么多时间,知道我们今天不回去会耽误多少演出吗?很多粉丝还在机场等着接机呢!”
  
      “不会做事,就不要请我们来,真是没见过这么无能的节目组。”
  
      其实这个事情呢,倒是有节目组一半的责任,不过节目组已经承诺了造成的任何损失他们都会弥补,再说了,遇到这种突变的天气,也是众人无法预料到的,其他的艺人都表达了理解,只有这两个人现在在不断的说着自己的不满,而且说的越来越激烈,情绪也很激动,说到最后,直接开始辱骂编导了。
  
      舒绿听到他们丝毫没有掩饰的叫嚣,心里有着微微的不满,这两人,还真是把自己当成大腕了?
  
      就算这个事情是节目组的错误,既然节目组都承认工作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并且愿意承担损失了,他们何必还这样咄咄逼人?
  
      在这个圈子里,最不能做的就是做事不留余地,毕竟谁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峰回路转的时候,也许你今天才瞧不起的人,明天就会平步青云了,到时候,就成了你需要求爷爷告奶奶的。
  
      凡事都要留一线,才是正确的生存之道。
  
      而这两人的表现是,舒绿敢保证,这次真人秀之后,整个电视台估计都不会再和他们合作了。
  
      不过他们很显然还没有任何的觉悟,继续在和自己的经纪人骂骂咧咧着,真是不准备罢休的节奏。
  
      大概唐宋也是觉得耳朵被他们的骂声侵扰的有些烦了,忍不住说了句:“麻烦你们小声一点。<>”
  
      毕竟这是众人休息的地方,现在没有一点清净,全是他们的骂声了,本来大家的情绪就因为这场不期而降的大雪而很烦,这下更加烦躁了。
  
      那个gary一个眼神就朝唐宋看了过来,不屑的抬起下巴:“关你什么事情?”
  
      录节目的时候他还知道掩饰一下,虽然也会露出不屑,但多数时候都还是掩饰着,并且说话间也是带着尊敬的,不过这会儿嘛,就真的是一点尊敬都没有了。
  
      瞧他那个嘴脸,一点儿没有把唐宋放在眼里的样子。
  
      唐宋好脾气,所以并没有计较,只是再重复了一句:“麻烦你们小声一点,这是大家休息的场所。”
  
      gary直接怒了,嘲讽似的说:“不过是一个过气演员而已,摆什么谱?”
  
      他这话说的,可是直接将自己的所有心理都表达了出来。
  
      舒绿深吸一口气,提醒自己不要和不懂事的人一般见识,但是却还是觉得不满,唐宋过不过气不说,就算他真的过气了,那也始终是前辈,当年他走出国门拿奖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做什么呢,竟然这么不懂得尊敬人?
  
      唐宋本来也一直维持着很好的态度,这下子,轻轻的笑了起来,眼神却是寒冷如冰。
  
      “你在骄傲什么?”唐宋摇了摇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在韩国……整容的事情。”
  
      这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了,gary竟然真的整过容?
  
      虽然从他出道以来就一直有整容的传闻,但是他本人一直极为否认,再加上经纪公司也各种辟谣,所以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定论。<>
  
      唐宋倒是继续笑眯眯的,只是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并没有任何温度:“我不是在威胁你,但是希望你能够记住,不管你现在多红,明天都有可能什么都不是,所以不要太得意了。”
  
      他经历过的最辉煌的时候,岂是这个流行偶像出身的gary能够体会到他的?
  
      他都从来不敢在娱乐圈里凭着自己的成就就得意忘形了,这些刚出道一两年的新人,怎么就敢这么目中无人?
  
      果然年轻人啊,就是要多多教训一下,不然真的不会知道怎么做人。
  
      唐宋见gary听到整容之后就变了的脸色,也就不准备继续说下去了。
  
      gary可能怎么也想不到,他整容的消息,竟然是一个小小的化妆师透露出来的。
  
      因为他那种性格,惹了很多人的不满,其中就有节目组请的化妆师。
  
      化妆师知道唐宋脾气好,待人也和蔼,便在给他化妆的时候说:“唐宋哥,你知道吗,那个gary,不知道在得意什么,他不过也就是靠着整容才变好看的,那个下颌角,只要一摸就知道绝对整过,哪像您这样出道开始就那么好看?”
  
      虽然还带着拍马屁的味道,但也是让唐宋知道了这样的一个秘密。
  
      所以说呢,娱乐圈这种地方啊……千万不能小看了任何一个人,哪怕对方只是个化妆师。
  
      众人看gary的目光都变了,原来也不过是个整了容的。
  
      舒绿在心里暗笑,看吧,这就是得意忘形的下场。
  
      gary被揭穿了整容的事情,又拿不住唐宋到底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只敢灰溜溜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坐着,埋头看手机了。
  
      舒绿看着外面的大雪,心里却是越发惆怅。
  
      这雪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停啊,她真的很想回去……然后和顾临桁见面。
  
      舒绿借了卫星电话,打给顾临桁,无奈的告诉他,自己有可能不能按时回去了。
  
      “发生什么了?”
  
      “我们被大雪困在这儿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
  
      在舒绿叹气的时候,顾临桁竟然直接在电话那头说:“我来接你。”
  
      “诶!顾临桁!”舒绿还想说话,但是电话已经挂断,并且再打过去,他也没有接电话了。
  
      他现在来做什么?舒绿感到更加的无奈了。
  
      节目组过了半个小时之后过来说,已经和当地有了交涉,今晚就住在村子里,然后明天一早会有人来接他们。
  
      这时候也只能这样了,而且今天的雪势也确实很大,根本无法离开。
  
      在村子里住下之后,舒绿显得有些无聊,屋里有暖气所以并不会感觉到冷,但是因为通讯实在不畅,上个网也是断断续续的,连条完整的微博都刷不出来,最后真的是努力了半天才发了一条带有定位的微博出去,里面就是自己住的这儿拍出去的一张照片。
  
      想到顾临桁说要来接自己,但是舒绿也觉得对方最多呆在外面的镇上,然后明天才能见面。
  
      可是再次令舒绿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睡到半夜,舒绿在半梦半醒之间听到有狗叫的声音,然后感觉自己住的这间屋子的门被人敲响了,有节奏的敲门声在暗夜里格外清晰。
  
      不是做梦吗?舒绿总觉得还听到了顾临桁低沉的声音,听到他在门口轻轻的喊自己的名字。
  
      应该是做梦吧……舒绿抱着被子翻了个身,又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真的不是做梦!有人在敲门!
  
      舒绿鞋子也来不及穿了,直接冲去开门,门栓打开,迎着风雪,舒绿就看到了十分想念的顾临桁。
  
      黑夜里,只有白雪倒映出来的一点微光,顾临桁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肩头飘满了雪,但是身姿依旧挺拔,眼眸漆黑如墨,只是连睫毛上都沾上了风霜的痕迹,看上去有些疲倦和憔悴。
  
      顾临桁那双深邃的眼睛就那么盯着舒绿,眸里好似翻滚着漫天的风雪,仿佛要穿透她的身体直达她的灵魂。
  
      舒绿眼眶一红,不受控制的撞进了顾临桁的怀里,双臂紧紧的搂着他的腰。
  
      她能够想象,顾临桁这一路,是怀着这样的心情过来的,他一定是在无时无刻的担心着她,并且没有一点的停顿。
  
      甚至于此时顾临桁的双脚也都是踩过白雪的痕迹,他从皑皑雪色中走来,只为了能够早一点看到他心爱的人。
  
      顾临桁笑了笑,刚才所有的疲倦都因为舒绿的投怀送抱而消失了,他将舒绿抱在自己的大衣里,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乖,我们先进去。”
  
      舒绿在顾临桁的怀里乖顺的点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的心脏被所有的爱意填满,那些情感统统都是这个男人带给她的,也只有他可以让她有如此幸福的时候。
  
      就好像感受到自己被他宠在手心的感觉,像是飘在棉花里。
  
      被顾临桁拥着走进屋子,舒绿赶紧握着他的手,语气也有些着急:“下那么大的雪,你是怎么走过来的?冷吗?”
  
      果不其然,顾临桁的手掌冷的如冰块一样,只是面上看不出来任何的不对劲。
  
      “你先躺进去,我去给你倒点儿热水来。”舒绿也来不及想其他的了,两下三下把被子盖在顾临桁身上,就去给他倒水。
  
      顾临桁看着她的背影,悬了好几天的心才算是落下了,嘴唇微勾,非常满意现在的状态。
  
      虽说从京城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一路上都没有闭过眼,但是这时候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安静的看着舒绿忙碌,也算是不虚此行。
  
      将热水端过来,舒绿坐在床边递给顾临桁:“还冷吗?”
  
      顾临桁碰了碰舒绿的脸颊,摇头:“没关系,刚才冷,现在不冷了。”
  
      在下着雪的零下环境里走了那么长的时间,说不冷都是假的,甚至于连呼出的气都快要结成冰了,不过好在,现在他已经成功见到了舒绿。
  
      喝完水,顾临桁拍了拍身边的空位:“快上来,睡觉。”
  
      舒绿撇了撇嘴,倒是乖乖的躺在了顾临桁的身边,依偎着他的胸膛,小声嘟囔:“你说要过来,还真的这么晚跑过来,那么大的雪,万一路上发生点儿什么事情怎么办?不知道我会担心啊?”
  
      顾临桁挑了挑眉:“如果不过来,我会担心。”
  
      比起他自己的安全,他更担心舒绿的安全,尤其是舒绿呆在这个他没有办法确定安全与否的地方,更是让他觉得百爪挠心,果然还是要将人放在自己看得到的地方才能够真正的安心。
  
      舒绿抑制着纷杂的情绪,往顾临桁的怀里蹭了蹭:“好吧。”
  
      顾临桁搂进了舒绿,在她耳边呢喃道:“真想你。”
  
      从看不见她的时候开始,就止不住的开始想念,这种疯长的情绪,都快要把顾临桁逼疯了,明明才几天而已。
  
      舒绿耳根微红,也回应他:“我也是,我一直在想你。”
  
      只有在见不到对方的时候才能够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的喜欢对方,有多么的想念他。
  
      顾临桁非常满意舒绿的回答,在她唇上亲了一口:“先睡觉,明天再说其他的事情。”
  
      “嗯。”舒绿靠在顾临桁的怀里,舒舒服服的睡了过去。
  
      有他的气息缭绕着,连梦境里都能闻到花香的甜美。
  
      第二天早上,舒绿被顾临桁叫醒,睁开双眼,就看到他那张放大的俊脸。
  
      “早安,宝贝儿。”顾临桁说完,就吧唧在舒绿脸颊上亲了一口。
  
      “早啊……”舒绿还有些懵,没有彻底从睡梦的混沌中清醒,就让顾临桁成功的偷腥了。
  
      “还不准备起床?”顾临桁撑着下巴看着舒绿,那双深沉的眸子凝视着舒绿,目光深情又缱绻。
  
      舒绿被他大清早就那么深情的眼神看的颇不好意思,转过头去:“现在就起,你先。”
  
      顾临桁低笑了一声,真是无论多么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他的小女人还是这么喜欢害羞啊,真可爱。
  
      他们洗漱之后,导演组就在外面喊集合了。
  
      顾临桁深夜探班这个事儿吧,除了守门那条大黄狗,就再没别人知道了。
  
      那条大黄狗最初还对着顾临桁嚎叫了几声,结果顾临桁在深夜里一个漆黑如墨的眼神瞄过去,那条大黄狗就瞬间变得老实了,夹着尾巴低下头,真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于是大黄狗嚎叫的那几声,也就理所当然的没有在夜里折腾起任何水花,根本没人知道村子里多了这么一个人。
  
      所以当第二天一早,节目组导演准备召集大家一起离开的时候,陡然间出现在舒绿旁边的陌生男人,让大家都惊了一下。
  
      顾临桁倒是怡然自得的接受着众人的瞩目,身姿挺拔的站在舒绿身旁,两人远远看上去,就像是对碧人。
  
      唐宋认识顾临桁,眸子里微微闪烁过一点讶异之后,定下心神过来问候,对于舒绿这位男朋友的本事有多么厉害,他也是见识过的。
  
      那次在某个电视台录制的公益真人秀,唐宋可是直接募集到了三千多万的慈善资金,后来询问才知道,其中有三千万都是这位少爷大手一挥捐出来的,绝对的大手笔。
  
      毕竟愿意用三千万买栋房产,买只昂贵的腕表,买辆豪华的车,这样的人不少,且在这遍地是人物的京城里多如牛毛。
  
      可是愿意二话不说捐出三千万来做慈善,并且还低调的没有做任何宣传的人,就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因此唐宋对顾临桁的影响,也是好的,虽说对方是大人物,但在大人物之下,还有这么善意的一面,也会引得人的好感--虽说对方看起来就是不会在乎这些东西的样子。
  
      “顾先生。”唐宋礼貌的颔首。
  
      “嗯,你好。”顾临桁淡淡的应了一声,他向来都是这样的态度,对人从来没有刻意的热情或者疏远,那些距离感都是天生的。
  
      唐宋问候完,也不准备继续说话了,反正他也只是出于礼节来问候一句而已。
  
      “舒绿……这位是?”节目组里的一个编导好奇的问舒绿。
  
      “我男朋友。”舒绿已经不会再有任何别扭了,而且能够这么直接的说出自己和顾临桁的关系,也是挺开心的。
  
      顾临桁满意的勾唇,他就喜欢自家小女人这么直接的模样。
  
      车子已经在镇上了,要走一个小时的雪路才能够到达,好在现在降落的大雪已经趋于停止了,也露出了点儿阳光,洒在泛着晶莹的树木上,折射出闪亮的光芒。
  
      一脚一脚的踩在雪地上,顾临桁始终拉着舒绿的手,保证她不会意外摔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