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65 手机被偷!!!!

V65 手机被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其实也并没有那些应酬的场合里莺燕声色,里面反倒有着舒缓的音乐,玻璃茶几上泛着光,上面摆放着的几瓶空掉的黑方证明了这里至少已经结束了一轮觥筹交错、推杯换盏。
  
      而在暖黄的灯光下,顾临桁眉眼沉稳的坐在其中,不时的和身边的人说着什么。
  
      让舒绿稍稍惊讶的,是顾临桁正对话的那个人,她也算是认识。
  
      黑发披肩的女人,眉眼温和,浅笑的时候就有高雅的气质流露,四肢修长,脖颈有着非常优美的弧度,像只白天鹅。
  
      这个人,应该能够算是舒绿的校友。
  
      不过对方是艺术学院学芭蕾的,舒绿在某次学科活动里和对方有过合作,所以算是点头之交。
  
      她不是一直在国外的舞团里面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看起来……还跟顾临桁很熟的样子。
  
      不过稍稍惊讶之后,舒绿也没有再细想,直接进去了。
  
      她的到来顿时引起了注意力,毕竟顾临桁身边已经有伴的消息无论是圈子里还是他的合作伙伴都早有耳闻了,只不过很多人都没有真正的见到舒绿的真人,这一次,倒也算是个见面的机会。
  
      顾临桁看到舒绿之后,嘴角一翘,站起来,大步迈到舒绿身边,手臂一伸就把她搂到了怀里,一贯的占有欲十足的态度。
  
      “哟,顾总这还不打算给我们介绍介绍?”
  
      “对啊,现在顾总都已经是抱得美人归了,怪不得最近都不见人影。”
  
      各种戏谑声层出不穷,然后舒绿才惊觉,原来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应酬,至少这里面的很多人,都是除了身处皇城圈子里的人,还和顾临桁有生意上合作。<>
  
      通常这种人,都是有些身份地位的,至少自己的本事不错,不然也不会和顾临桁玩到一圈去。
  
      舒绿也算是见惯了大场面,所以并不会有丝毫的怯场,很淡定的和这些打趣她的人说话,态度自然,唇边自信的笑容也赢得了很多人的赞赏。
  
      最先听说顾少身边多了个女人的时候,有很多人都以为这一定就是个想要攀高枝的,顾临桁肯定玩不了多久就会厌倦了,不过事实却是这么长时间了,顾临桁身边的人不仅一直都只有舒绿一个,感情还有着越来越深厚的趋势,看的很多人大跌眼镜。
  
      尤其现在看来,舒绿也不像是那些眼巴巴等着上位的女人,在贺家养出的气质至少让她在面对众人的目光时候不会迟疑。
  
      顾临桁带着舒绿在众人面前炫耀了一番之后,本来就准备走人了,不过刚才和他说话的人,舒绿的点头之交开口了。
  
      洋溪站起身来,身上的长裙衬得她气质出尘,对着舒绿轻一点头:“舒绿,好久不见了。”
  
      舒绿靠在顾临桁的怀里,回以灿然的一笑:“洋溪你好。”
  
      洋溪学的是芭蕾,在美帝的华人圈子里也很出名,一是她自己出众的长相和气质,学芭蕾的姑娘在人群中总是惹人注目的。最重要的,是她开了自己的公司,也凑巧的,和舒绿一样做的是经纪人事业,不过地址是在国外而已。
  
      她也曾参加过一档国外的真人秀节目,那档节目主要讲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富二代的奢华生活以及工作事业,洋溪讲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在镜头面前落落大方,有很多观众都很喜欢她。
  
      再加上她在节目里其实很低调,至少是跟其他参与的富二代比起来,不会财大气粗,也不会咄咄逼人,她只是轻描淡写的邀请着朋友去自己家购买的小岛上做客而已,这种方法,比炫耀自己买了多少包包多少衣服高明多了。<>
  
      毕竟同是一个学校的留学生,都处在同样的华人圈子里,所以舒绿才和她认识了。
  
      不过在留学的时候,舒绿除了成绩之外一切都很低调,也没人知道她的背景。
  
      洋溪就属于当地华人圈子里绝对的白富美,有钱,漂亮,还有才华,很能干,这样的姑娘,不惹人注意都很困难。
  
      舒绿一直以为她会留在国外不会回来,当时进来也确实没想到她会在这里,而且认识顾临桁。
  
      “没想到临桁的女朋友竟然是舒绿,真令我吃惊。”洋溪笑了笑,看起来十分无害。
  
      顾临桁这才想起来要介绍一下,随口说:“这是公司的合作伙伴,洋溪。”
  
      原来竟然是合作伙伴?那这个洋溪的公司看起来经营的不错。
  
      在海外的很多华人圈子里面,总是会有这么一类人,她们年轻美丽,生活无忧无虑,光是靠着家里的资产就可以过着一辈子的奢侈生活,然而她们并不想外界只是这样肤浅的看待她们,所以她们也会像父母一样试图去做生意。
  
      她们会花非常多的钱,去印制最潮流最高端的名片,在参加各式酒会的时候,向对方递出自己的名片,并告诉对方,可以与自己进行商业的合作,自己正在计划着做自己的事业,开自己的公司。
  
      然而往往,到了最后,她们能够拥有的,也就是这么一些美丽的名片而已,她们连开公司需要什么或许都不知道。
  
      所以这样的姑娘,有一个别称,叫做名片女孩儿。
  
      可能最早的时候,很多人也会认为洋溪是这样的,她看起来就不像是会做生意的,只适合在舞台上旋转。
  
      舒绿倒是没有这样想过,因为她的生活里有很多在商业上有天赋的漂亮女人,比如白含章的母亲,因此舒绿对洋溪的看法,大概就是这是个很有想法的姑娘。<>
  
      后来洋溪的经纪人公司真的开张了,并且因为着她自己的家世和人脉,可以获得非常多不错的时尚资源,她的公司很快拥有了许多的模特演员或者其他的艺人,她的公司就会为需要的客户提供需要的服务。
  
      比如很多杂志现在都会联系洋溪的公司,录用她旗下的模特去拍广告和封面。
  
      她算得上是个事业成功的年轻女性,尤其是她今年不过也就24岁。
  
      赢在了起跑线上,洋溪会是让很多人嫉妒和羡慕的女人。
  
      “今天本来还想和顾少谈谈我的计划,不过看来你今天一定没空了,那我们下次再聊吧。”洋溪公事公办的口吻,但因着她细腻的嗓音,总有种在撒娇的味道,舒绿忽然想,自己要是个男人,大概对她这样类型的,会非常的无力招架。
  
      简直堪称完美的女人。
  
      顾临桁轻轻点了点头,倒是没有拒绝洋溪建议的意思,和其他人打过招呼之后,才揽着舒绿离开。
  
      舒绿还在想洋溪,不知道她怎么突然选择了回国来扩展自己的生意,不过也是,国内的机会现在遍地都是,只要能够抓住,赚的绝对不会比在国外的少。
  
      “你在想什么?”顾临桁不满的盯着舒绿,她竟然还在自己身边呢就走神了?
  
      “你们在谈什么生意?”舒绿随口问了一句准备转移话题。
  
      “准备在芝加哥新开一家酒店,就和她联系了。”
  
      酒店要吸引人,肯定是需要许多年轻靓丽的女性或者帅气的男性的,美色的诱惑有时候比金钱还要大。
  
      “这样……”舒绿点了点头,和洋溪合作倒是不错反正她的公司里绝对有很多符合条件的人。
  
      尤其是像芝加哥这样的城市,是要有些噱头,不然还真的不能足够吸引到人。
  
      舒绿也就是随口一问,并没有特别的意思,看顾临桁没有追究她走神的原因了,也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顾临桁喝了酒,所以开车的人是舒绿,这个眉眼英俊的男人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舒绿看,火热的眼神真是一丁点的掩饰都没有。
  
      “转过头去。”舒绿掰过顾临桁的脑袋,觉得自己简直被他盯得整个人都在发毛。
  
      顾临桁眨眼:“我醉了。”
  
      意思就是,他做的一切都不受控制。
  
      舒绿:“……”这个人这是在威胁她吗?
  
      好在顾临桁没有真的做什么,一直到舒绿停好车之后才急不可耐的将人拉进了电梯,然后开门回家熄灯。
  
      他觉得舒绿的身上简直像是淬上了某种毒液,让他欲罢不能,只想要越发的靠近她,多近都不够。
  
      第二天舒绿再一次见到了洋溪,她的出现也让舒绿再一次认证,她一定是想要把生意往国内发展。
  
      见到她是在某个品牌的经理办公室里,这个品牌要赞助服装给安迟,虽然颁奖礼上安迟的衣服是高级定制,但是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场合需要出席,也必须要和各大品牌建立良好的关系,这样才能有可能得到代言或者其他的好处。
  
      舒绿就是在和经理谈完合作之后看到洋溪的,她看到舒绿,也微微吃了一惊。
  
      洋溪打扮的很欧美,和穿着简单工作服的舒绿对比起来,差距很明显。
  
      不过洋溪没有舒绿那么高,再加上舒绿也是有着在豪门世家里养出的气场,即使只是黑色的,没有任何装饰的衣服,在她的白皙透亮的肌肤衬托下,也亮丽了起来,不比洋溪差。
  
      舒绿黑色的瞳仁含笑:“真巧。”
  
      洋溪夹着手提包,也笑了:“确实挺巧,舒绿你忙吗,不忙的话等我一下,我只是过来找人,很快就可以有空闲的时间了,咱们一起喝杯咖啡?”
  
      在留学的时候,舒绿倒是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会熟到和洋溪喝咖啡,尤其她在多数时候都生性冷漠,对于朋友之外的人,态度向来冷淡。
  
      洋溪的邀约看起来很真诚,让舒绿也不好出言拒绝,便答应了她。
  
      在舒绿的生活态度里,洋溪属于很喜欢热闹的一类人,不管是舞会还是酒会,生日,任何有人的场合她都有可能出席,很会玩。
  
      舒绿自己却在多数时候都有些闷,更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没有同学约的话,就不会出门,因此偶尔会显得孤僻或者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但其实,舒绿比很多人都懂得该如何交际,只要是她愿意的话,能够非常快速的融入一个圈子里面。
  
      比如她可以在一群人谈论到某个音乐会的时候,说一些关于这个音乐会的不为人知的历史,也可以在同学热烈讨论最近的网球大满贯比赛时候,叫出其中某个球员的名字,并且对他的战绩非常清楚,或者说,她只需要安静的盯着你的眼睛听你诉说,黑白分明的眼眸都会让你觉得,找她倾诉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
  
      一切都是看她自己愿不愿意而已,大多数时候她会懒得去融入周围,除非什么时候兴致来了,才会想要和人聊一聊。
  
      不过在工作之后她就没这么任性了,毕竟工作里需要打交道的人太多,面面俱到才能完美。
  
      还好她的工作也做的不错,现在在娱乐圈里也算得上知名的经纪人了,很多艺人都有给她抛来橄榄枝,期待她的加入。
  
      毕竟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让安迟这样的艺人重获新生的,舒绿的成功让许多人见识到了她的能耐,不管用的是什么办法,总之可以让一个处在生涯谷底的艺人站上巅峰,本事非凡。
  
      舒绿等了一会儿之后,洋溪就从里面出来了,热情的挽上了舒绿的手臂:“咱们确实很久没有见过了呢,这次可以好好的聊聊天了。”
  
      微微皱了眉头舒绿真的不明白洋溪对于自己的态度转变为何会如此之快,她过去和自己真的别说喝咖啡了,见面点头都算是对方心情好。
  
      毕竟你能要求一个只和你见过一次面说过一句话的人热情的邀请你去喝咖啡吗?
  
      无声的叹气,舒绿实在觉得无奈,却也不好说什么,被洋溪拖着去了一家格调别致的咖啡厅。
  
      刚一坐下,洋溪就撑着下巴笑:“以前看你都不去参加酒会,以为你肯定是瞧不起那些幼稚的小男生,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
  
      “嗯?”舒绿的反应慢了一拍。
  
      她说这话是想要表达什么?
  
      洋溪又说:“不过也是,临桁跟那些幼稚的男生比起来,确实优秀的太多了。”
  
      “啊……”话题突然就转到了顾临桁的身上,舒绿终于眯了眯眼,然后笑了,“是吗?”
  
      洋溪点头:“对啊,所以舒绿你的眼光不错嘛,能和临桁交往,挺不错的。”
  
      “嗯。”舒绿不置可否,她敢确定洋溪还有话在后头要说,只是现在还在铺垫而已。
  
      她虽然偶尔会迟钝一下,不过却不傻,今天洋溪约她来喝咖啡,必定是有目的,只是现在她还不知道洋溪的目的是什么。
  
      “舒绿和临桁的感情很好吧?”
  
      洋溪一口一口叫着临桁,这应该算是非常亲密的称呼了,不过她却问自己和顾临桁的关系好不好,这样是什么意思?
  
      舒绿幽幽的开口:“洋溪……要不然,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了吧,不用拐弯抹角的。”
  
      洋溪也不因舒绿的直白而惊讶,反倒笑的很开心:“舒绿你果然还是这样的性格。”
  
      “……”
  
      “其实我只是想,可以的话,你能够在我和他的合作上,说那么一些有利于我的话,你知道我的公司过去都只在国外,虽然这次也是在芝加哥,但寰宇在国内的影响力,足以让我将生意驻进内地了。”
  
      原来洋溪是这个意思。
  
      洋溪是典型的富家女的形象,只不过因为自己是老板的原因,眉眼里也有着几分的强势,这会儿虽然是让舒绿帮忙的意思,语气也并没有丝毫的卑微。
  
      “我从来不参与他的生意。”舒绿直接拒绝了,她并不希望以后还会有人想要各种各样的方式让自己帮忙,虽然她和顾临桁在一起,但是顾临桁的事业和她的生活并没有太多的联系,她也不会去干涉。
  
      舒绿希望自己和顾临桁之间,可以是单纯的,没有任何利益交织的感情,只有纯粹而已。
  
      不过在这份感情刚一开始的时候,其实也就注定了不会完全的纯粹,毕竟她也算是被顾临桁骗着签下了那份协议,既然开始不算是完美,那就让以后变得完美一点好了。
  
      舒绿是这样想的,所以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洋溪。
  
      洋溪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的失望,仿佛早就已经料到了这个结果,只是摊了摊手:“没关系,那我就凭着我自己本事去得到这个合作吧。不过今天这杯咖啡还是我请,就算是我们有缘吧。”
  
      “好,那多谢了。”
  
      舒绿后来的几天,也没有再去问顾临桁是不是和洋溪合作了,因为她已经被各种事情缠绕的异常忙碌。
  
      现在才知道原来一个艺人要参加一个颁奖礼,这种看起来轻松简单的事情要准备那么多,至少要让那晚出现在大众视线里的安迟从头到脚都是完美的,不能有一点瑕疵。
  
      安迟自己其实也有些紧张,和舒绿讨论了一些关于假如获奖后需要说什么,没有获奖,在媒体采访的时候又该说什么,真的将一切都准备好了等待颁奖礼的到来。
  
      而在颁奖礼到来的前一天,顾妹妹忽然在朋友圈里哀嚎开来,她的手机被偷了。
  
      而顾妹妹的手机里,也有着挺多重要的东西,比如她和楚言的短信记录什么的……
  
      事情是这样的,作为星远传媒现任总裁的女朋友,寰宇集团董事长的妹妹,顾家的女儿,顾临欣理所应当的也被邀请去参加了颁奖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