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68 秘密暴露

V68 秘密暴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要是真的细数起来,哪个对象不比王家老三好?
  
      那人的私生活奇极其糜烂,长得也太过寒碜,整个人的身上也透露着一点儿狠厉和阴暗,总之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婚嫁对象。
  
      可是……他呢?
  
      他要是真算起来,不也不是一个好的婚嫁对象?
  
      就凭着他现在的身份,那些承担着的责任,就注定了不能够真正的拥有自己的生活。
  
      所以之前,父母才会无意间露出一点儿让他去相亲的想法。
  
      只是当年父亲贺沉旗真正放弃在特战队的生活,也是快要而立之年的事情了,如今他才那么年轻,等着他效力的事业还很漫长。
  
      这是一种烙印进骨髓的东西,根本无法轻而易举的放弃。
  
      如果他拥有了生命里更在乎的人,那何尝不是另外一种责任?到时候又该如何抉择?
  
      他过着的生活,其实跟在刀口上舔血没有太大的差别,就好像他今天归来时候已经身负重伤一样,说不定哪一天,他就再也回不来了。
  
      战场上的事情,哪里有说的准的时候?
  
      去特战队也是他自己选择的,怎么可能半路放弃?
  
      也是这样的原因,在前一段时间,当贺旌容发现自己对艾小小起了那么一点异样心思的时候,第一个反应,竟然是及时止损。
  
      在他没有办法承诺对一个人负责的时候,是绝对不可能跨过界线的。
  
      干他们这行的,几乎就是背着自己的生命在战斗,每次出任务都像是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哪天运气好的话可以把那只踏出去的脚收回来,要是运气不好,就只能倒在战斗过的土地上,失去了整个世界。<>
  
      要不是一次一次的搏命厮杀,他怎么可能如此年轻的就晋升了中校?
  
      得到多少,都是看你付出的东西来衡量的。
  
      贺旌容付出的是自己的鲜血,所有荣誉都是拿命去博弈换来的。
  
      贺家人骨子里就有着这么热血的继承,尤其是父母都曾经在这条道路上走了很长的时间,他们付出的东西,甚至不比自己少。
  
      “旌容?”艾小小看着突然发呆的贺旌容,奇怪的唤了他一声。
  
      垂了垂眸子,将眼里那些复杂的情绪通通敛去,贺旌容轻轻摇头:“没事儿。”
  
      艾小小眨巴着眼睛,乖顺的笑了:“那你什么时候可以帮我?”
  
      “很快。”贺旌容语调恢复了冷静,一眨眼间仿佛又变成了那个冷血的人。
  
      “好……”
  
      贺旌容在走之前,厚实的手掌在艾小小的肩膀轻拍了一下:“相信我,会很快让你摆脱现在的生活。”
  
      艾小小没有任何犹豫的选择相信他:“嗯,我等你。”
  
      尽管,贺旌容只是突然出现在她生命里的一个意外,若不是她在机场的惊鸿一瞥,莫名就选择了人群中高大挺拔但冷漠冰冷的他来帮助自己,她这时候,大概早就被抓回来,然后嫁到了王家去。
  
      更不要说那一段偷来的,过去的人生里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生活。
  
      所以现在贺旌容说会帮她,她就毫不犹豫的相信。
  
      只是因为这个人是贺旌容而已。<>
  
      贺旌容来的时候悄无声息,走的时候更是没有露出一点儿声响,等到屋子里只剩下艾小小一个人的时候,她甚至都在怀疑刚才那个人,是不是只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但刚才自己没有顾忌冲入他怀抱时候感受的温度仿佛还停留在自己的胸口,提醒着自己,一切都是真的,贺旌容真的来过。
  
      这一晚,艾小小连睡觉的时候都是笑着的。
  
      而贺旌容,因为艾小小那傻乎乎的冲动的一个拥抱,刚好撞在了他的伤口上,等到他回去的时候,胸前的伤口已经微微泛了红色出来。
  
      无奈的摇头,贺旌容只能自己换了药,然后坐在阳台旁边的栏杆上,思考如何解决艾小小遇到的麻烦。
  
      最好的那个方法,他不能采用。
  
      在不能确定自己可以承担起所有的职责的时候,贺旌容从来不会冒险,他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即使是……爱情。
  
      那么排除掉那个方法,能够解决艾小小的问题,大概就只有暂时解决掉王家那个老三了。
  
      虽然艾家早就让艾小小和王三订了婚,可是这种大家族,只要没有正式的举行婚礼,就不能算作是真的结婚了。
  
      毕竟他们在乎的从来不是结婚的契约还是什么,而是所有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这两家结盟了。
  
      只有一场盛大的婚礼才能起到昭告天下的作用,现在婚礼没有成功举行,艾家想要高攀王家的想法就不能实现。
  
      所以眼下最好的办法,大概就只剩下解决掉王家,暂时让艾家的梦想破灭。
  
      他们想要艾小小接嫁过去,可是当要嫁的人没有办法结婚了,不就好了?
  
      王家长年处于中立状态里面,各方势力对于他们都算尊敬,不过要对付一个王家老三,最纨绔的王家子弟,是非常轻松的事情。<>
  
      但既然有一个王家,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永远解决不完的王家。
  
      艾家人的目的就是要让艾家攀附上这些世家,借机发展自己的家族,所以他们永远不会放弃让艾小小联姻的想法。
  
      因此解决掉王三,也只是暂时的。
  
      那还有什么办法?一劳永逸,彻底让艾小小恢复自由,可以去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去做她一切想要做的事情?
  
      贺旌容靠着栏杆,眉头皱成了川字,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苦恼过了,就连遇到最危险的敌人时,也不会如此的苦恼。
  
      这个时候的贺旌容也没有料想到,他今晚做出的决定,也给自己带来了绵绵远不绝的麻烦,以至于在后来的很多年,当他终于抱得美人归的时候,不止一次的后悔起了今天的这个决定。
  
      ……
  
      “不是吧……哥……”舒绿靠在顾临桁的怀里,和贺旌容打电话,听到他在那边说的话,忍不住的挑眉,有些难以置信。
  
      那边贺旌容倒是十分淡定:“就是这样。”
  
      “你真的想好了?你不觉得这样……”
  
      “我已经考虑了很久。”
  
      舒绿知道,只要是贺旌容做下的决定,很少有可以改变的时候,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必定也就不可能转圜了。
  
      在某些时候,贺旌容可比远远比她固执。
  
      顾临桁的手指摩挲着舒绿的后颈皮肤,在她挂了电话之后问她:“发生什么了?”
  
      舒绿无奈的回答:“我哥想好了怎么解决艾小小的问题。”
  
      “艾小小?”顾临桁拖长了音调,“对,她被带回去了,我听说艾家最近又在重新和王家商量婚礼的筹划。”
  
      圈子里是永远没有秘密的,而上一次艾小小逃婚,让王家和艾家都丢进了脸面,尽管在很多人看来,都十分欣赏艾小小的做法。
  
      尤其王家这种好歹也是大家族了,竟然被一个所谓暴富户的女儿拂了脸面,肯定心有不甘。
  
      所以这一次,艾家还想要艾小小嫁过去,怕是也要先去求的王家的原谅。
  
      也幸好王三根本就不在乎自己要娶的人到底长什么模样,漂亮与否,对他的胃口与否,他都不会在乎,因为只要他还顶着王家三少爷的名号,就会有源源不绝的女人来依附上他,他根本无所谓。
  
      对于王家来说,艾家虽然底蕴差了点儿但好歹算是身家干净,艾小小也是个才貌双全的大家闺秀,嫁给王三,倒也合适。
  
      王三那种性子想要娶个更好的,怕是人家也不会同意。
  
      在这种情况下,艾家长辈买了点儿好礼送上门,两家便再一次的一拍即合了,开始着手商定新的婚期。
  
      这个消息便不胫而走,甚至于传到了顾临桁的耳朵里。
  
      顾临桁一边逗弄着舒绿,一边说:“如果想要做点儿什么,觉得加快速度了,这次不管是艾家还是王家,肯定都不会给艾小小逃跑的机会,只要婚期一定,他们说不定就会……”
  
      舒绿仰起脑袋看顾临桁:“会什么?”
  
      “生米煮成熟饭,或者别的什么。”顾临桁的声音悠远,“这种招数,总是屡试不爽的。”
  
      豪门里面本来就没有什么辛密,所以顾临桁这样说,就证明肯定有着前车之鉴。
  
      果然,舒绿刚刚这样想,顾临桁就接着开口了。
  
      “以前有家的小女儿也是,反抗了好久,绝食自杀什么都做过了,最后直接被送上对方的床,孩子都有了,她还能怎么样?”
  
      舒绿叹息了一声:“那个人,之后呢?”
  
      “之后,就那样吧,安心做她的太太,估计也认命了。”
  
      顾临桁很少用这样的口吻说话,舒绿想,他大概也是看了太多这样的事情。
  
      “所以我得跟哥哥说,让他快一点行动了?”
  
      “他肯定清楚,不用担心。”
  
      “只是……我总觉得他的那个主意……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样,可能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顾临桁幽深的眸子凝视着舒绿:“他做了那样的决定,必然是深思熟虑过的。”
  
      每个人都会为自己做的决定负责,即使会付出代价。
  
      顾临桁没有说出来的一句话,后来也在他的身上体现了,还十分的惨痛。
  
      贺旌容将自己的想法告诉舒绿没有两天,舒绿就接到了父母的电话,他们乘坐的飞机刚刚到达首都机场。
  
      那时候舒绿开的车子已经到了机场的停车场。
  
      父亲贺沉旗在之前便已经离开,不过没过多久又再次回来,不过这次回来,是两夫妻一起。
  
      舒绿开了顾临桁的车去机场接他们,她等在接机口,没有等太久,就看到了一起走出来的两人。
  
      他们大概这次会回来呆上一段时间,贺沉旗推着行李推车,身上的灰色风衣衬托出了他颀长挺拔的身形,那张英俊成熟的脸无时无刻都散发着属于男人的魅力。
  
      莫青泥走在他旁边,精致的脸庞看起来十分的年轻,灰色的外套和贺沉旗的风衣颜色互相搭配,修长笔直的双腿在人群中简直惹眼。
  
      这两个人……只要在一起,绝对是所有人瞩目的对象,彼此之间的默契感让人隔着老远都能够感觉到,并且会极其羡慕。
  
      因为不久之前才见过,所以舒绿在他们走近之后,分别给了他们一个拥抱就放开了。
  
      “妈,你们这次回来呆多久?”
  
      莫青泥揽着舒绿的肩膀,虽然舒绿漂亮明润的眉眼和莫青泥英气里带着秀雅的美不同,但是母女在一起的画面也是很赏心悦目。
  
      “呆到我们一起回江南……今晚上把你的男朋友约出来吃饭?”莫青泥打趣道。
  
      舒绿的脸颊不自觉红了一下,点头答应:“我一会儿跟他说。”
  
      莫青泥特别开心的戳了戳舒绿的脸蛋,红彤彤的像某种色泽诱人的食物:“怎么突然害羞起来了?”
  
      舒绿只能将求救的目光投向贺沉旗,自家母上大人每次这样调戏自己,她实在是招架不住好吗!
  
      贺沉旗接受到舒绿的求救目光,无奈的把莫青泥一把扯进自己怀里:“好了,怎么每天都跟个小孩儿似的?”
  
      莫青泥撇了撇嘴,倒也不继续逗舒绿。
  
      看到舒绿开来的车子之后,莫青泥特别没有正形的吹了声口哨:“这车不错。”
  
      “要不妈妈你来开?”
  
      “那就不用了,我好久没有坐过你开的车子,让我也享受一下。”
  
      舒绿的车技绝对是很好的,兴致起来时候总是会去赛车场上飚一圈。
  
      只不过回来之后没有那么多时间,也都没怎么去过。
  
      将父母送回住的地方,舒绿才打了电话问顾临桁晚上有没有空。
  
      一般只要舒绿主动邀约,顾临桁都会答应,刚好他晚上也没有很重要的饭局。
  
      一家人终于在这天晚上聚在了一起,贺旌容直接从部队赶过来,身上的军装都没有来得及换,进来的时候还带着一身的肃杀气,估计又教训了手下的兵。
  
      顾临桁面对这种场面倒是淡定的很,礼节和态度都恰到好处,还带了礼物送给岳父母。
  
      工艺精巧的紫砂壶茶杯确实是送人的最好礼物,尤其还是大师的作品,珍藏价值极高。
  
      莫青泥对顾临桁倒是挺满意。
  
      然后在这次晚餐的过程中,舒绿整个人差点儿就疯了。
  
      因为在她还在纠结如何告诉父母自己已经和顾临桁成为了彼此法律和情感上的唯一的时候,自己的父亲,漫不经心的开了口:“准备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舒绿:“……”爸爸,您在说什么?她怎么没听清楚……怎么突然就提到了婚礼?
  
      莫青泥支着尖尖的下巴,笑颜如花的看着舒绿:“我的亲女儿,你不会觉得你已经私自跟人结婚的事情,我们还不知道吧?”
  
      舒绿:“……”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她还需要消化一下……
  
      爸妈怎么会突然就知道了她和顾临桁结婚的事情呢!
  
      她还在各种犹豫到底要不要告诉他们好吗!
  
      他们是可以探测她的心吗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
  
      贺沉旗并不因为舒绿此时的讶异表情停顿,继续说:“不过如果你们不想要这么快举办婚礼,我们也随你们。”
  
      舒绿下意识的转头看向顾临桁,然而,稳坐着的顾临桁表情淡定,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惊讶,反而轻笑着点头:“我会和舒绿商量的,一切都看她的意愿。”
  
      舒绿:“……”
  
      你难道不应该是和我一样的诧异吗?为什么你此刻就像是没事人一样!你就不怕我爸妈暗杀了你!
  
      接受到舒绿的质疑视线,顾临桁在桌子底下捏了捏她的手背,寓意稍安勿躁,稍后再谈。
  
      然后贺沉旗点点头表示同意。
  
      莫青泥还故意对舒绿挤着眼睛:“舒绿最近没少为了怎么向我们坦白的事情操心烦恼吧?”
  
      舒绿老实的点头。
  
      “那就好,我们就是故意让你烦心的。”莫青泥笑的邪恶,“谁叫你都不通知我们就做了如此重要的决定?”
  
      话是这么说,舒绿却觉得鼻头有些酸。
  
      看,这就是她的父母,无论她做了什么事情,他们都不会生她的气,会很快的原谅她,并且给予她最多的支持。
  
      能够有这样的父母,舒绿觉得自己特别幸运。
  
      贺旌容看着自家妹妹的模样,忍不住说:“我早就说过,你瞒不了多久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