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69 可能会后悔的办法

V69 可能会后悔的办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谈完毕有关舒绿的一切之后,贺旌容和父母说起了自己的某个建议。
  
      他们都表示,既然贺旌容已经做了决定,都会无条件的支持。
  
      莫青泥笑着打趣:“我现在特别想要知道这位姑娘到底有什么本事,让我们旌容居然找我们帮忙了?”
  
      舒绿连忙开口:“妈你绝对不会失望的,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
  
      贺旌容:“……”
  
      在贺旌容被两个女人沆瀣一气的戏谑时候,顾临桁便和贺沉旗讨论起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眼看着还有合作的可能性。
  
      顾临桁不愧是顾家,乃至于很多老一辈都看好欣赏的人物,即便是面对着贺沉旗这样经历了岁月沉淀,心思深沉如海的商业巨头,他的气质和姿态也没有丝毫的逊色,沉稳如钟,大气凌然,自有一番矜贵和神秘。
  
      舒绿偶尔将视线投在顾临桁的身上,他姿态随意的坐着,手臂搭在腿上,每一个表情都像是浓重的油画,弥漫着诱人的色彩。
  
      真是,不管怎么看,这个男人都好看的过分啊。
  
      舒绿默默的觉得自己简直捡到了一个宝。
  
      直到餐桌上的食物都差不多解决完毕了,这一次见面才算结束。在来之前,舒绿还忐忑的考虑着该如何去向父母坦白,根本没有想到仅仅是一顿饭之后,她最为惆怅的问题就已经解决了。
  
      虽然父母也还不知道自己同顾临桁的婚姻一开始,还带着合约和冒险的意味在里面,但是到现在,舒绿觉得那份契约也已经不太重要了。
  
      她早就在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将整颗心都倾覆给了顾临桁,任他主宰。
  
      而且她自己还很乐意。<>
  
      一行人离开酒店,将近过年了,大大小小的公司也快要放假,一向人满为患的京城到这个时候,几乎会变成一座空城。
  
      不过酒店的生意总是会异常好,各种公司的年会,还有私人或者官方的宴请,尽管这两年因为上头的禁令而收敛了许多,该有的还是一点儿没少。
  
      结婚多年仍然感情深厚的两夫妻准备先行离开,正要道别的时候,默默走在最后的贺旌容的手机,在安静的夜色里忽然发出了刺耳的响声。
  
      贺旌容的步伐顿住,眉头蹙在了一起。
  
      舒绿转过头,疑惑的发问:“怎么了,哥?”
  
      贺旌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眉心紧拧:“艾小小的电话。”
  
      那天去艾家见艾小小,为了保险起见,贺旌容将一个独特的手机交给了她,手机里没有任何的娱乐方式,只可以拿来发短信打电话用,但是里面所包含着的定位芯片,无论是处于关机还是其它状态里面,都可以被追踪到。
  
      将手机给艾小小,就是贺旌容担心艾小小可能会遇到一些无法解决的困境,那样的话他也可以快速的找到她的方位并且帮助她。
  
      贺旌容接通电话放到耳边,里面是嘈杂的电流声,以及,撕心裂肺的哭喊。
  
      “我就是死也不会嫁给你这样的人!”
  
      “求求你放过我……。”
  
      舒绿便看着自家哥哥整个人的气质陡然变化,眼里爆发出的戾气连她都感到心悸。
  
      “发生什么了?”莫青泥的脸上也没有了笑意,严肃的问。
  
      “她出事了。<>”贺旌容的声音冰冷的像寒冬,刚才艾小小悲伤的求救在他耳边炸裂开,让贺旌容一向强硬的铁石心肠,都感到了针扎一样的痛楚。
  
      立刻用自己的手机去定位地址,贺旌容抬起头对父母说:“她不可能自己去核王三见面,那么之前艾家人和王家人肯定也在,爸妈,我们商量的计划,现在可以行动了。”
  
      贺沉旗搂着莫青泥,目光冷峻:“放心交给我们吧。”
  
      话音刚落,贺旌容的手机定位便有了结果,眉毛一挑:“他们就在这里,我先过去。”
  
      没有废话的转过身,这时候他一句话都不用说,大家也知道他去做什么了。
  
      当然是拯救艾小小更加重要。
  
      顾临桁在贺旌容说艾小小就在这家酒店之后,便打了电话出去,很快得到了回复:“王家和艾家的人都在十二楼。”
  
      莫青泥赞赏的看着自己的女婿:“效率不错。”
  
      顾临桁失笑,也没说什么,现在并不是废话的时候。
  
      舒绿大概也猜到发生什么了,果然,这就像上次顾临桁说的那样,艾家会用一些非常的手段去逼艾小小就范。
  
      倒真的是一语成谶了。
  
      顾临桁捏了捏舒绿的手掌,让她不要太担心。
  
      贺旌容一定可以将艾小小救出来的。
  
      然后就是那一幕,艾小小在最绝望的时刻,听到了大门被破坏的剧烈响动,王三也被突如其来的巨响吓了一跳,被坏了好事的怒气上头,转过身去就想要发飙。
  
      艾小小趁机滚下沙发,将自己的身体藏在角落里,满怀期待的看过去。<>
  
      门外的人逆着光,门板被踩在脚下,高大的身躯如神衹。
  
      他的眼里泛着森冷的凌厉光芒,目光在房间里晃了一圈,如同看蝼蚁一样的扫过王三的身体,让王三的身体都僵住。
  
      当视线停留在角落里,抱着手臂坐在地上,浑身颤抖着,小脸惨白的艾小小身上之后,贺旌容眼眸一沉,周身都是令人感到恐惧的可怖气息。
  
      再看回王三的时候,无情如看一具尸体。
  
      艾小小忍不住哭了出来,看吧,她就知道,贺旌容总是会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然后拯救她于危难之中,给予她生的渴望。
  
      她相信他,他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
  
      王三那张猥琐的脸,在看清楚站在门口的身影之后,失去了恶心的表情,脸部肌肉都在抖动。
  
      “你是……”王三有些不敢确定的重复了自己的疑问,“你是……”
  
      贺旌容嘴角擒笑,有着残忍的味道在里面:“你说我是谁?”
  
      王三终于难以置信的惊呼:“你是贺家的?对,你是贺旌容,你怎么突然到这儿来了?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提前备酒好好招待你才对嘛,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发出了惨烈的喊叫,因为贺旌容没有废话的一脚踹在脸他的胸口上。
  
      这一脚下去,他的肋骨怕是要断几根了。
  
      王家这种中立势力,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保持身家的清白干净,不参与进任何一方的博弈之中,可以在很长的时间里保持自身的安全。
  
      但坏处就是发展有所限制,注定了只能在一定的阶段里徘徊,无法向前,甚至于在很多时候,无法寻求帮助。
  
      中立的势力向来是没有盟友的,即使有,都是抱着不想插手斗争的那些家族,要想寻求他们的帮助,好比天方夜谭。
  
      因此王家这样的家族在圈子里的地位其实十分的微妙,尤其当他出现在某些场合的时候,不管哪个派系的,表面上看起来对他和蔼,其实转过头去就不会再搭理他。
  
      贺旌容在圈子里虽然低调,但他本身的地位和贺家的实力都足以让他成为核心的人物,只是不常出现在贵胄们的聚会里,人们都不常看见他而已。
  
      也因此,王三一时间没有认出他来。
  
      认出之后,还没来得及兴奋一下,就惨遭如此下场了。
  
      贺家在现在,至少表面上来说是没有依附任何一方,却又地位极高的,王家早就希望可以有机会攀上他们,只是苦于贺家两位主事的行踪长年神秘,根本不能见到本人,而贺旌容,又是个铁血冷面的,一般的人也根本无法靠近他,这便导致了王家迟迟都没有找到机会。
  
      “咳咳……”王三捂着胸口躺在地板上哀嚎,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位贺家少爷怎么会突然冲进来坏了自己的好事儿,还没有预兆的就对自己下手了?自己难道做了什么事情惹怒了他?可是自己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机会跟他相处……
  
      王家的人,也没有傻子,王三虽然纨绔,但也能够分清楚很多事儿,比如贺家,他们不管再低调,再不在京城露面,也不是可以轻易招惹的。
  
      故此,王三这时候连句重话都不敢说了。
  
      虽说王家也不是真正的就怕贺家,但是贺家的底蕴到底有多深厚,至今无人知晓。
  
      这个家族当年在a市,差点儿就没有了立足之地,大部分的资源都被侵吞干净,却在家主贺沉旗的手里力挽狂澜,和莫家联姻之后,发展的越发强劲。
  
      所以圈子里关于贺家的讨论从来没有停止过,但又不知道,贺家到底为何可以这么厉害。
  
      贺旌容看着躺在地上的王三,漆黑的眸子没有一点温度,也不再理他,径直走到了角落里,然后在艾小小的面前蹲下。
  
      高大的身躯带来的阴影笼罩在艾小小的头顶,却让她感到了心安。
  
      “你还好吗?”贺旌容看着她,艾小小的睫毛上还沾着晶莹的泪珠,楚楚可怜的模样让贺旌容觉得心都揪疼了,眉心更是紧紧的拧在一起。
  
      艾小小摇摇头,幸好他来的及时,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发生。
  
      所有的害怕和恐惧,在见到贺旌容的一瞬间,便全部消失殆尽了。
  
      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贺旌容在她的心里竟然占据了如此重要的位置,可以那么轻易的影响她的情绪。
  
      贺旌容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从接到艾小小的电话开始,他的神经就紧绷着,就怕自己来迟了,无法阻止一些事情的发生。
  
      好在他赶上了,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余地。
  
      伸出手,轻轻抚摸在艾小小的头顶,贺旌容放柔了声音:“那我们走吧,我带你回去。”
  
      艾小小的双眸一下子瞪大,紧紧抓住贺旌容的衣襟:“你要带我回哪儿?我不想回家!”
  
      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自己的母亲是如何狠心的将自己送进了王三的手里,完全不顾自己的反抗和死活。
  
      “好,那就不回家,去我哪儿。”贺旌容因为艾小小的紧张反应,有些心疼,下意识的就抓住了她的手,握在了自己的手心里。
  
      等到艾小小的情绪稳定了一些,贺旌容才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艾小小的身上,然后将她扶起来。
  
      艾小小藏在贺旌容的军装底下,鼻息里都是属于贺旌容的坚硬味道。
  
      往前走了几步,视线触及到王三,艾小小赶紧扭开了脸,一眼也不想要看到他。
  
      王三难以置信的看着贺旌容:“原来贺少和她……”
  
      贺旌容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王三额头的冷汗都冒了出来:“贺少要是早说,我肯定不会……”
  
      贺旌容居高临下的看着王三,用一种怜悯的语气道:“你们的婚姻就这样作废了吧,如果王家不同意,尽管来贺家,我们会很欢迎你们的。”
  
      简单的一句话便充分表明了贺家的态度,即使王三看不明白贺旌容和艾小小到底是什么关系,也只能暂时答应。
  
      要是艾小小真的和贺家这位少爷,怎么还会让艾家来和王家联姻?
  
      王三还真的想不明白,再加上胸口的疼痛不停的刺激着他,整个人都变得混沌了。
  
      揽着艾小小离开,出门的时候贺旌容随便喊了一个服务员将王三送去医院,然后直接带着艾小小回去井水花园的别墅。
  
      她今晚着实受到了不小的刺激和打击,需要休息。
  
      回程的途中,贺旌容一直握着艾小小的手,任由她乖顺安静的靠着自己一言不发。
  
      无声的叹气,贺旌容有些后悔没有早一点将她从艾家带出来,才导致了今晚的事情发生。
  
      要是他晚了一些,大概才是真的会内疚一辈子。
  
      这个时候的艾小小就像是精致但脆弱易碎的玻璃娃娃,脸上的灿烂笑容不见了,整个人都惊慌失措了,只能呆在贺旌容身边的时候,才会安心。
  
      等到回到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地方,艾小小才真正感觉到了安全。
  
      这段时间以来,就好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一样,可以在这里肆无忌惮的做任何事情,因为无论怎样,贺旌容都会包容她。
  
      “你的房间一直在打扫,直接入住就可以。”贺旌容在艾小小耳边轻声说话,忽然变得温柔的磁性嗓音一点点安抚着艾小小慌乱的内心,给予了她新的力量。
  
      “谢谢你。”艾小小鼻尖微红的仰头看着贺旌容,眼眶里闪动着泪珠的微光。
  
      “傻瓜。”贺旌容在她的头发上呼噜了一把,“快去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艾小小点点头,在贺旌容的目光注视下,进了她的房间。
  
      在房间的灯光暗下之后,贺旌容才转头离开,下到客厅里,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上有未接来电。
  
      将电话拨过去,贺旌容直接问:“怎么样?”
  
      “……事情办好了。”舒绿犹豫了一下才慢吞吞的回答,“都按照你说的做了。”
  
      贺旌容站在客厅里,颀长的身姿在地面投下了暗色的阴影,深邃的五官深埋进了黑暗,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半晌,他才低声回答:“好,我知道了。”
  
      挂电话之前,舒绿再一次重复了那个问题:“哥,你真的不会后悔?”
  
      贺旌容的嗓音悠远低沉:“都这样做了,还需要后悔吗?”
  
      舒绿只能喟叹一声:“好吧。”
  
      时间回到贺旌容去找艾小小之后,舒绿和顾临桁还有父母一起,去了十二楼。
  
      这家疗养会所的装修布置都不错,处处显示出精致和水准来,让进来这里的人也都感到了从内而外散发出的幽静。
  
      但很显然,舒绿并不是来这里享受的。
  
      顾临桁走在前面,手指轻叩在前台,那双沉沉的黑眸就那么凝视着工作人员:“请问王伟在哪个包房?”
  
      前台的姑娘就那么呆呆的看着一个俊美如斯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先生……我们不能提供客人的任何信息……”
  
      她刚说完,手边的座机电话就响了起来。
  
      顾临桁勾了勾唇角,露出了令人目眩神迷的浅笑:“先接电话。”
  
      “……哦。”姑娘被这抹笑容惊的脑袋死机,乖乖的接起了电话,不过刚说了两句,就立马换了恭敬的语气:“知道了经理,我一定按照您说的做,是,是。”
  
      然后姑娘放下电话,再看着顾临桁的目光里,除了那一点爱慕之外,就是尊重了:“先生您好,我马上就把您需要的信息告诉您……”
  
      不费吹飞之力的拿到了想要的信息,顾临桁转过身,对着默默站在后面亲密聊天的贺氏夫妇说:“我们可以过去了。”
  
      在途中,舒绿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顾临桁:“刚才的美人计使的很熟练嘛,看把人家小姑娘迷得。”
  
      顾临桁暗笑一声,却板起脸,一本正经:“有吗?”
  
      “没有嘛?”舒绿扔了个白眼给他。
  
      顾临桁笑着将人搂进自己的怀里:“怎么,吃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