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70 自由

V70 自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贺旌容喝汤的动作一顿,半晌,才看似慢条斯理的放下碗,然后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语气开口:“我的父母宣布收你为干女儿了。”
  
      艾小小睫毛抖动一下,再抖动一下,满眼的不解:“啊?”
  
      “昨天晚上,我带你回来的时候,他们与你的父母以及王家的人见面了,因为他们宣布收你做干女儿,所以让王家自动解除了你与王三的婚约,并且,因为你现在是贺家的干女儿,所以你的父母也再也不需要让你去联姻寻求任何一个家族的帮助,有贺家的扶持就足够了。”
  
      说完,贺旌容眯眼看着艾小小,眼里的情绪都被深沉的雾气遮住。
  
      “……”艾小小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彻底消化了贺旌容的话,“干女儿?我什么时候成为……你的干妹妹了?”
  
      “昨天晚上。”贺旌容表现的很担心。
  
      “所以说,你的意思是,因为……伯父伯母告诉我的父母,我是他们的干女儿,我的父母和王家都因此做了妥协。”
  
      “是。”
  
      因为贺家的地位,甚至因为顾家的关系,王家在知道艾小小竟然多了一重身份,是与贺家有关之后,自然不可能再态度强硬。
  
      更不要说艾小小的父母,他们知道贺家到底有多么强大之后,只会想着如何去巴结贺家,必定会以贺家的一切唯命是从,绝对不会再自作主张的让艾小小去联姻了。
  
      再联姻,能联姻到比贺家还强的吗?
  
      至少他们艾家清楚的自己艾家是高攀不起像贺家这样的家族的,除非对方主动抛出橄榄枝。
  
      而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艾父艾母虽然不知道贺家到底为什么会突然收艾小小做了干女儿,但是既然贺家的两位最重要的人物都开口了,那就证明艾家这次也算是攀上了贺家这颗枝叶繁茂的大树。<>
  
      艾小小因为和舒绿还有程俞嘉的相识,也算是对贺家有着比较一些了解,至少对于贺旌容这般年纪就能晋升中校表示过惊讶。
  
      所以现在贺旌容这样说了之后,艾小小细细考量过,便懂得了贺旌容的意思是什么。
  
      “干妹妹啊……”艾小小忽然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好像看起来,自己真的彻底摆脱了被父母控制一切的命运,以后想要做什么事情,父母都不会再阻拦自己。
  
      因为有着贺家在背后做自己的后盾,艾家根本不敢再有任何反应。
  
      这意味着,从此以后,自己想要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喜欢去哪儿就哪儿,再也不用顾忌谁,可以真正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而这一切,也是因为自己突然成了贺家的干女儿。
  
      甚至说可以顶着贺家的名头,怕是只要不太过分的事情,都会有无数的人来为自己解决。
  
      这是多少人想要奢求却奢求不到的?
  
      这种幸运竟然就这么突然的降临到了自己的头上,而且是因为贺旌容。
  
      这个人不仅一次又一次的救自己于水火之中,还在自己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伸出了援手。
  
      好像这样的生活……比自己曾经期望的那样还要好。
  
      那么她还在奢望什么?为什么心里忽然有种难言的失落?为什么忽然觉得自己突然失去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一起东西?
  
      “那么是不是以后……我也要叫你一声哥哥?”艾小小硬撑着笑容,明晃晃的酒窝直接晃进了贺旌容的心里。<>
  
      “只是名义上而已,你不需要有任何的顾忌。”贺旌容眼神微动,语气却仍然没有一丝波澜。
  
      “这样啊……”喃喃几声,艾小小忽然觉得艾家上上下下,这时候大概都在狂欢了吧?或许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能过和贺家这样的,真正顶尖的贵胄圈子有任何交集,以后还有谁敢说艾家不是?还有谁敢说艾家不知好歹?还有谁敢说艾家只是暴发户?
  
      一切都因为自己突然成为了贺家两位家主的干女儿,最为年轻的陆军中校的干妹妹,甚至与舒绿也有了这么一点关系。
  
      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之前有谁能够料到?
  
      可是这样的变化,是不是也是说,贺旌容这段时间以来对自己的种种,也是因为他对自己,其实是当成妹妹一样?也许他把自己当成了第二个舒绿?
  
      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一股脑全部涌进心头,让小小感到了难以名状的难过。
  
      他只是把自己当成妹妹而已啊……原来都是自己会错意了吗?
  
      这种苦涩一旦蔓延,就再也不能停下,从心口一直绵延进了血液里面,让艾小小一时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反应去面对贺旌容。
  
      大概……她现在需要一点时间冷静一下,然后彻底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再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吧。
  
      “很抱歉没有提前告诉你,因为昨天的突发情况,本来想要和你商量之后才那样做……”
  
      贺旌容冷静叙述的话语并没有说完,就被小小打断了:“我知道!”
  
      “嗯?”贺旌容皱了皱眉。
  
      “我没有生气,我就是觉得这个消息比较突然所以有些吃惊而已,并没有觉得你做的不好,而且现在这样,确实帮助我解决了最大的麻烦,我当然高兴还来不及,真的很谢谢你……有机会的话,我想当面和伯父伯母见一面,亲自表达我的谢意……”
  
      贺旌容忽然感到了对面的艾小小的周身多了一丝莫名的疏离感。<>
  
      明明还是带着明亮的笑容,却说着客气疏远的话,让贺旌容觉得这样的艾小小有些陌生。
  
      “他们未来一段时间会一直呆在这里,所以你什么时候有空的话就可以。”贺旌容道,“王家那边你就不用再担心了,他们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两个人的距离好像在无形中被拉远了,彼此之间隔着一道透明的墙壁,摸不到看不见,却实实在在的存在。
  
      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贺旌容并不明显的皱起了眉头,但是也没有表达出来。
  
      于是一顿早饭就这样以愉悦的气氛开始,以莫名的尴尬结束,直到艾小小重新走上楼去的时候,贺旌容都没有明白,刚才还对着自己灿烂微笑的人,怎么就变了一张脸。
  
      不对,应该是明明还是那张脸,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那份疏远,让贺旌容心里很不舒服。
  
      却也找不到症结所在。
  
      艾家忽然就成为了京城各大圈子里讨论的对象,上一次讨论艾家时候,还是因为艾小小逃婚,给了王家一个响亮巴掌的趣事儿。
  
      这一次大家再谈论起艾家以及艾小小时候,语气和态度明显都不一样了。
  
      很多人这次是真的对艾家这位小姐兴致十足。
  
      毕竟艾小小可是被贺家收做了干女儿,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艾小小得到了贺家的认可。
  
      能和贺家攀上关系的,哪个不是非富即贵?像艾家这样被排除在贵胄圈子之外的家族,有这么一天,简直是走了大运。
  
      圈子里的人都在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人,才能够得到贺家的青睐?
  
      不过很显然,现在的艾小小对这些有关她的讨论并不在乎,也不想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少人在明里暗里调查自己。
  
      她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就回去艾家,至少她还不能做到在看到父母的时候忘记他们对自己的残忍行为。
  
      于是她便整天都呆在井水花园属于她的房间里面,除了必要的吃饭,就过起了宅女生活。
  
      连贺旌容都看不下去了,皱着眉头来问她为什么不出去玩,尤其是她现在并不用害怕会走在街上突然抓回去,也可以随意联系自己的朋友。
  
      艾小小抱着枕头靠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你知道吗,我现在已经没有朋友了。”
  
      不管是谁,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那些所谓的朋友却一个都不敢出来帮助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艾小小早就已经看清楚了。
  
      那些她自以为是的朋友,不过都是建立在利益之下的来往而已。
  
      真正在关键时刻,愿意不顾一切帮助你的人,原来那么少……这个道理,艾小小明白的代价有些惨烈,但是也算是一种成长。
  
      曾经年轻的时候以为每个人的生命里都要有最单纯最亲近的朋友,可是到了现在,艾小小已经不去奢望那些东西了。
  
      她只希望自己可以真正去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彻底跟过去告别,也许真正的朋友就在未来呢?
  
      贺旌容走近了几步,喟叹一声:“你整天呆在这里,当然没有朋友了,不出去看看,怎么知道会不会碰到新的朋友?”
  
      只是随便的一句话,就戳中了艾小小的心。
  
      但其实她整天呆在这里,也是在思考和整理自己的心情。
  
      虽然对方并不知道,但是艾小小还是希望自己可以在短时间内逼迫自己放弃对贺旌容产生的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既然对方只是把自己当成妹妹看待,那么自己也不要毁掉了自己来之不易的感情。
  
      能够和贺旌容做朋友,甚至是做他的妹妹,就已经非常幸运了。
  
      艾小小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天她躲在角落里,当贺旌容一身英气的军装蹲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就像是神祗,让自己心甘情愿的沉沦,并且付出一切。
  
      只是大概,以后自己只能够谨守着一条不能跨越的楚河汉界,然后远远的看着他。
  
      其实还挺好的不是吗?
  
      贺旌容这样的存在,本来就只适合她仰望。
  
      “知道啦,我会出去玩儿的。”
  
      贺旌容看着艾小小死气沉沉的模样,干脆走过去,一把将人从床上拉了起来。
  
      “诶!贺旌容!你干嘛!”措不及防的艾小小一脸惊恐。
  
      拖着人往外走,贺旌容冷静的说:“跟我去跑步,每天呆在房间里面不会嫌闷?”
  
      然后艾小小就真的被拖去跑步了,关键是贺旌容说的跑步,还真的是跑步,一点假装都没有,硬是逼着她围着井水花园的小区跑了两圈,具体有多远艾小小根本就没用心思去想,因为她已经累的喘不过气,只想要趴在地上休息了。
  
      不过这种精疲力尽的感觉还不错,让艾小小心底的阴霾扫去了一些,终于见到了一点儿阳光。
  
      跟艾小小气喘吁吁截然不同的,是贺旌容呼吸平稳的模样,他看着瘫在地上的艾小小摇头:“果然缺乏锻炼。”
  
      艾小小瞬间如临大敌:“你可不要再想有下次了!打死我也不跟你一起跑步了!”
  
      关键是这个男人太变态,跑那么快还一点气都不带喘的,就跟走路没什么区别。
  
      那也是因为艾小小没有看到贺旌容在部队里头的操练是什么模样的,不然她也不会如此的惊讶了。
  
      这次跑步过后没有几天,艾小小再一次被贺旌容抓了出去,不过还好这次不是跑步,是聚会。
  
      舒绿最近也觉得自家哥哥总是神龙不见首尾的,总是见不到对方,不过因为她实在太忙,所以没有抽出时间专门去找他。
  
      在过年之前,安迟接了很多的演出,大大小小的合约都需要舒绿自己去谈,再加上唐宋的真人秀节目在过年期间就要播出了,舒绿也必须去帮他四处打点,保证等节目播出之后,网络上的评价不要又太多的负面,还要联络节目组的后期制作,对唐宋好一点。
  
      真人秀节目其实就有这样的因素,不管艺人前期表现的如何,在节目组进行后期制作的时候,都至关重要,因为他们的剪辑可以塑造一个观众喜欢的形象,也可以摧毁一个观众心目中的男神女神。
  
      不过舒绿也比较放心唐宋,他在节目里的表现本来就还不错,所以让舒绿操心的地方并不算多。
  
      其实最让舒绿烦恼的一点,还是安迟上次在颁奖典礼上的获奖感言,因为摄像师的故意而为,在安迟说话的时候给了她好几次镜头,那个频率甚至都比一些艺人还要高了。
  
      也因为舒绿确实上镜,略施粉黛就已经足够惊艳的面孔在镜头里明艳亮人,观众也最喜欢看这样的画面。
  
      从那之后,网上关于舒绿的讨论就渐渐多了起来,毕竟她是安迟和唐宋共同的经纪人,同时管理这两大男神的事务,她备受关注也是理所应当的。
  
      而且身处娱乐圈,要想要真正的永久呆在幕后也不太可能,做了这一行,就注定了要有抛头露面的时候。
  
      舒绿确实是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最近网上出现了她越来越多的信息,甚至有人找出她的简历,连她在大学期间获了几次奖学金都被扒出来了。到这时候舒绿才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粉丝和网友的力量。
  
      大家都在说,安迟和唐宋有这么一个漂亮的经纪人,简直不输任何女艺人,关键是还有这么高的学历,绝对的情商智商双绝,能力学历都出众的人生赢家。
  
      面对这些评论,舒绿其实是一笑置之的,夸奖什么的,其实她也听了蛮多,早就习惯了。
  
      不过被很多安迟和唐宋的粉丝感谢什么的,就让舒绿有些受宠若惊了。
  
      “谢谢经纪人姐姐让我们家安迟现在的事业那么顺利,请在以后也好好照顾安迟哦。”
  
      “舒绿绝对是我见过最年轻貌美的经纪人了,在我印象中的经纪人都是一脸凶巴巴的样子,所以安迟以后的事业就拜托你啦。”
  
      “有了安迟的例子在前面,我们绝对相信唐唐也可以发展的越来越好,也祝唐唐和安迟的友谊地久天长……”
  
      “跪求经纪人姐姐一定要多放一点福利给大家!包括他们的果照!我们会非常的感谢你!”
  
      各种各样的话都有,很多小粉丝都在感谢舒绿,因为舒绿让安迟和唐宋都有了新的发展,让她们喜欢的人过的更好。
  
      舒绿突然就觉得自己简直责任重大,至少要承担这些姑娘的各种心情,如果安迟和唐宋的事业有了什么变化,怕是最激动的,就是这些粉丝了。
  
      于是某一天,舒绿只能在微博上说:“大家的留言我都看到了,放心吧,你们的安迟和唐宋我都会照顾好的。”
  
      一段时间下来,舒绿更加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也有了后援会……虽说这些后援会只是每天在她微博底下留言而已,但也足够让舒绿震惊了。
  
      那些话题暂且不谈,这天舒绿接到了贺旌容的电话,他竟然主动开了一个局,请大家吃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