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75 动作频频

V75 动作频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顾临桁眼神微动,端茶的动作停下,深邃的五官有着奇异的魅力:“什么东西,会让我很感兴趣?”
  
      洋溪又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纸袋,里面看起来像是装了不少的东西,从形状看来,大概是一些照片。
  
      “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洋溪嘟了嘟嘴,这个动作在她做来十分的可爱娇俏,“所以我当然不会骗你。”
  
      顾临桁点点头:“那我可就得看看了。”
  
      洋溪却没有着急,支着尖尖的下巴打量着顾临桁:“这么多年没见,你真是变了好多。”
  
      “有吗?”顾临桁不置可否。
  
      “当然,我可不说假话,那个时候的你,怎么说,现在更加成熟了。”
  
      顾临桁摇了摇头:“年纪都长了那么多,不一样才是正常。”
  
      “算起来,咱们还是认识好多年了呢。”洋溪漂亮的脸上露出了近乎于怀念的神色,眼眸里闪耀着明亮的色彩。
  
      确实是很多年了。
  
      洋溪虽然在国外长大,但是小的时候也在京城待过,那时候刚巧就和顾临桁做了一段时间的邻居,追溯历史的话,他们俩认识的时间算起来也有很多年了。
  
      洋溪在寒暑假都会回来小住,作为女孩子,总是会让大人特别对待的,也会有大人嘱咐顾临桁,洋溪是个女孩子,要多照顾一些。
  
      尽管顾临桁并不是那么喜欢和女孩子一起玩,会嫌弃对方娇滴滴的太麻烦,可是洋溪小时候,也是不同于其他女孩子的。
  
      所有男孩子玩的东西她都敢玩,即便是刺激的游戏也不会后退一步,玩的疯了磕磕碰碰也不会哭,泪花憋在眼眶里面,就是不哭出来的样子特别惹人怜爱。<>
  
      洋溪不是个麻烦的女孩子,所以顾临桁才会同意带着他一起玩。
  
      小孩子的相处都是天真的,洋溪和顾临桁,大概就是小朋友之间的友谊。
  
      不过后来洋溪就没有回来了,长大之后她的寒暑假也被别的东西占满,回国的时间越来越短。
  
      再加上当时……发生的那一件事情之后,洋溪再也没有回国,直到这次回国。
  
      关于顾临桁和洋溪很小就认识的这个事情,并不是人人皆知,洋溪长大之后也再也没有出现在顾临桁的朋友圈子里面,所以这也算是一个小秘密了。
  
      虽然顾临桁的表情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但那双深沉的眼底也起了一丝波澜:“是很多年了。”
  
      追忆往昔一定是个不错的话题,不过显然现在两个人都没有打算将这个不错的话题进行下去。
  
      洋溪将那个纸袋递给了顾临桁:“这个东西,你自己看吧,我说过你会感兴趣的,你可千万别让我太尴尬。”
  
      顾临桁没有犹豫的接过来,在洋溪的美目注视下,打了开来。
  
      里面果然是一叠照片。
  
      有熟悉顾临桁的人在这里,一定可以看到顾临桁的变化,虽然依旧是那么沉稳,但是微皱的眉头和眼里闪过的异样,都在证明纸袋里面的东西对他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顾临桁的周身都围绕着淡淡的戾气,那种压迫感如影随形。
  
      “怎么样,感兴趣吗?”
  
      顾临桁抬起头,修长的手指捏在纸袋里面的照片上,语气低沉的几乎冰冷:“你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
  
      洋溪没有因为顾临桁急剧变化的表情有什么不一样的反应,依旧笑着:“看吧,我说过你会很感兴趣的。<>”
  
      “对,我很感兴趣,你就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就可以了。”
  
      “这个,我可没有想拿这些东西来威胁你还是怎么样哟。”洋溪露出真诚的微笑,“你知道我的,我只是恰好从一个媒体朋友那儿知道了他们即将在下周发这样的新闻,然后我花钱把这些照片都买下来了,让他们不要将这个新闻发出去。”
  
      顾临桁沉默。
  
      “我是想帮你,只不过因为当时他们已经在写相关的新闻稿了我怕时间来不及所以没有提亲通知你,你不会怪我吧?”
  
      顾临桁摇了摇头:“谢谢。”
  
      “居然能听到临桁跟我说一声谢谢,真是有些受宠若惊了啊。”洋溪垂眸轻笑。
  
      “你花了多少钱,我转给你,这次的事情,改天请你吃饭。”顾临桁低头看了那些照片一眼,然后统统装进了纸袋里面放在身侧。
  
      “那我可不跟你客气了,吃饭的话,一定得约个时间,我们也确实很久没有一起聚过了,之前的几次见面也都是为了工作,搞得我们之间只剩下公事了,好歹还有那么多年的友谊呢,是吧?”
  
      拿过去当借口,总是容易让人心软的。
  
      顾临桁也难得笑了笑,像是想到了那些过去的时光。
  
      洋溪从七八岁开始,一直到成年之前的寒暑假都会回国,这段期间,实际上她和顾临桁一直是朋友。
  
      能够成为顾临桁的朋友,一定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但是那时候的洋溪偏偏做到了,至少当时语笑嫣然的少女可以慢悠悠的跟在顾临桁的身后,看着少年挺拔的背影。<>
  
      关系也是从她没再回国之后才逐渐开始疏离的,再加上因为那件事情的发生,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他们也没有办法没有任何芥蒂的做朋友。
  
      只是如今大家都已经成熟,可以忽略掉那些年少时候发生的事情了。
  
      “那具体的时间我们再约吧。”顾临桁看起来是要去处理一些额外的工作了。
  
      “好,我等你电话。”
  
      洋溪爽快的拎包走人,在门口时候停了停脚步:“你可别工作忙的忘记了约我。”
  
      顾临桁失笑:“怎么会?”
  
      “那就好,你可是有过前科会忘记的人。”说完这句话,洋溪便推门离去。
  
      顾临桁眉头紧了紧,站起身来往窗边走去,高大的身影在落地窗边显得强傲而孤独。
  
      窗外冬日的雾霾让所有的高楼大厦都隐在灰茫茫的雾里,整个城市都犹如一座海市蜃楼,看不到尽头。
  
      而他刚才仍在办公桌上的纸袋里,那些照片,就像无声的剑一样,一点点的刺在顾临桁的心头,见不到血,却锥心刺骨。
  
      洋溪打开门出去,看见顾明坐在他的秘书办公室里,那张脸上还有着疤痕,却不会阻碍他的英俊。
  
      “顾明,好久不见。”洋溪走过去站在他的办公桌前,轻声问候。
  
      顾明的身子一僵,好像耗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抬起头来。
  
      “洋溪。”他的声音很平静,没有一丝感情,但如果仔细分辨,会发现他语气里的颤抖音色。
  
      “你也变了很多……”洋溪看着顾明,水润的眸子里泛起了光泽,带着难言的情绪。
  
      “其实我还是这个样子。”顾明站起来,身高的优势让他变成了低头看着洋溪,他的星眸里面,好似有着波涛在汹涌。顾明看着她,神情逐渐变得沉静:“……你还是老样子。”
  
      洋溪将耳边的发丝撩到耳后,竟然露出了几分带着苦涩的笑意:“怎么可能没有变,我们都变了。”
  
      “你怎么会……”
  
      “你想问我怎么会突然回来?”洋溪弯了弯眼睛,“如果我说是因为想你们了,你信吗?”
  
      顾明沉默了,没有说话。
  
      “看来连你也不信。”洋溪掩唇而笑,“其实我回来就是来工作的而已,放心吧,没有别的意思。”
  
      “嗯。”
  
      “你可千万不要以为我回来是为了你们哟。”洋溪感慨了一声,“没想到就过了这么多年了。”
  
      顾明下意识的捏紧了手里的笔,连指尖都在微微泛白。
  
      “好啦,我不打扰你工作了,如果想要找我的话,还是可以联系我,我会为了你抽出时间的。”洋溪说着,将一张名片放到了顾明面前的桌子上面,笑了一下,没有再做逗留。
  
      顾明看着洋溪离去的背影,恍惚间觉得她和那个十年前的少女相重合,她穿着白色的裙子,黑色的长发柔顺的垂在肩头,有着最无害单纯的笑容。
  
      然后那些画面突然破碎,一切都消失殆尽,那个记忆里的少女消失不见,只有面前的洋溪,气质优雅而温柔,却让顾明有些不认识她了。
  
      顾明有些颓丧的坐下,微微怔了神。
  
      他又想起了那一年的自己,被海军大院的几个小子围殴,剧烈的厮杀间,他的脸上就被划了这么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然后顾临桁提着一根木棍就冲了进去,直接就那些小子揍的躺在地上不能动弹。
  
      一脸肃杀之气的顾临桁让那些人都跪在地上给他道歉,傲气的不可一世,却将他从为难中拯救了出来。
  
      至于他为什么会被围殴……源头大概就是记忆里那个天真烂漫的少女。
  
      虽然现在已经没有很多人知道,但那个时候,洋溪的出现,绝对是一群青春期少年眼中最喜欢的人。
  
      可能唯一不会用爱慕眼光看着洋溪的人就只有顾临桁了,他若不是大人的提醒,才不会想要让洋溪和他一起玩儿。
  
      可是顾明不一样,他在见到洋溪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个人一定是仙女下凡,不然怎么会那么美,甚至想带着圣光一样,照耀了他的整颗心。
  
      顾明和顾临桁走得近,也就可以近距离的和洋溪呆在一起,比之他人,他也算是可以离心目中的白月光很近很近了。
  
      那时候应该属于三人行吧,顾临桁的双手放在口袋里面,面无表情的走在前头,洋溪穿着小洋裙满脸笑容的跟着他,然后顾明,便在后面看着洋溪。
  
      大概也不是喜欢,就是青春期的荷尔蒙躁动,然后会对那样漂亮温柔的少女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遐想。
  
      后来长大了也就梦醒了,甚至不止一次的嘲笑自己当年的天真和冲动。
  
      海军大院的那群家伙其实是想要教训顾临桁的,因为顾临桁可以和洋溪走的很久,而他们却不能。
  
      但是他们不敢,最后挨揍的那个人成了他,再加上他也不怕死的叫嚣着,我也喜欢洋溪,怎么样,有本事你们来打我啊。
  
      那时候洋溪刚好也和他一起,目睹了他挨揍的经历。
  
      他就真的挨揍了,尽管顾明打架从来都很厉害,但是最终还是寡不敌众。
  
      被打的时候,顾明竟然还知道耍帅,让洋溪不要管自己,赶紧走。
  
      后来的事情,就是洋溪去通知了顾临桁,顾临桁来救了他,然后……洋溪在那个暑假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他人生中第一次带着点儿暗恋意味的感情就那样无疾而终。
  
      不过长大之后再想起来,顾明不止一次的嘲笑过自己当年也太纯情了,竟然真的把那种心情当成了喜欢,不过就是春心萌动一下而已。
  
      只是今天见到洋溪,还是忍不住感慨一下。
  
      好歹她还是顾明生命里第一个动过心的人,虽然那段动心的经历无比的短暂。
  
      看着那张精致的名片,顾明一下子就想起了另外一个开怀大笑的脸,那个人笑起来的时候,总是没心没肺的模样,却格外动人。
  
      这样想着,顾明顺手将名片撕掉,毫不犹豫的扔进了垃圾桶。
  
      反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有什么好留恋的?
  
      “顾明。”顾临桁打开了门出来,那张脸上布着阴云,明显的写着生人勿近几个大字。
  
      “怎么了?”顾明站起来,敏锐的察觉到顾临桁的状态不太对。
  
      “去查一查这些照片都是谁拍的,确保不会流出市面。”顾临桁将放在洋溪给他的纸袋又拿给了顾明。
  
      虽说洋溪已经说了将这些照片买了下来,但是顾临桁仍旧不太放心。
  
      顾明看一眼那些照片,眉头也皱了起来:“这些东西是伪造的还是……”
  
      “你查一查真伪。”顾临桁冷峻的吩咐,“顺便——把这个人的全部资料都发给我。”
  
      “是,我会尽快去做。”顾明答应下来,目光在照片上转了几圈,有些惊讶的道:“这不是那个医生?”
  
      顾临桁露出一抹带着血腥气味的笑容:“是他。”
  
      “你准备?”
  
      顾临桁摇头:“我没那么冲动。”
  
      “我就怕万一误会了什么。”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顾临桁拍了拍顾明的肩膀,“你尽快去帮我做就好。”
  
      “放心吧,我会很快将调查结果告诉你。”
  
      “对了。”顾临桁转过身,眼眸深深,“你今天看到洋溪,有什么感想?”
  
      听出顾临桁话里的调侃意味,顾明推了他一把:“你觉得我应该有什么感想?”
  
      “我可什么都没说。”顾临桁调侃完毕,回办公室继续去处理公务了。
  
      ……
  
      舒绿在吃午饭的时候接到了艾小小的电话。
  
      “怎么办怎么办,旌容说今天可以和你们的父母见面,我的天哪我现在真的好紧张,你知道吗我心跳的好快……”
  
      舒绿失笑:“这有什么好紧张的?”
  
      “我也不知道啊但是一想到马上就要和我的……干爹?干妈?见面,我就止不住的紧张,你说他们会不会不满意我,然后后悔认我这个干女儿?我都快要疯掉了!”
  
      舒绿听着艾小小的碎碎念,只能不停的安慰她:“你不要想太多,我爸妈脾气都很好的。”
  
      脾气好……当然只限对于亲近的人。
  
      但是舒绿这时候肯定不会说这些话来吓唬艾小小的,而且既然爸妈都已经答应了自家哥哥,为了让艾小小彻底摆脱被逼婚的命运,那么他们就不会有任何的意见,也认可了将艾小小当成干女儿的事情。
  
      虽说他们多了艾小小这么个干女儿,但是舒绿相信,多数的事情他们都不会管,肯定会将一切的麻烦都交给哥哥,让他去操心。
  
      自己的爸妈可是非常狡猾的……舒绿都在想,自家哥哥是不是签署了什么不平等的合约才让爸妈答应的?
  
      不过应该也不会,最多就是多交一些生意给他,让贺旌容除了部队里的事情,还需要去操心如何在商场上赚钱了。
  
      舒绿一下子就眼睛一亮,想到了哥哥和顾临桁他们的生意合作,贺旌容一定又将真正需要出面的事宜交给了其他人,然后自己清闲的很……果然贺家人就每一个是会吃亏的。
  
      不过哥哥提供了多少的资金和资源,舒绿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仔细想来,他们几个少爷的合作,必定都是多赢的局面,最终没一个人会吃亏。
  
      “真的吗?他们不会觉得我的家世没那么好然后嫌弃我吧?虽然我觉得应该不会,但是电视里总是这样演的……”
  
      舒绿喝了一口汤,继续说:“这些你就完全不用担心了真的,我爸妈从来不是会在意家世的人。”
  
      要是他们在意那些东西,当年就不会将身为孤儿的自己带回家。
  
      要是真论起来,自己那个时候连一个家都没有,更何来的家世?也从来没见爸妈在意过。
  
      他们自己本身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然后长大的人,却在后来的生活里体验了一般世家的少爷小姐们绝对不会体会过的生活,一般人怎么能够和他们比?
  
      舒绿对于自己的父母还是很自信的,她一直觉得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最善良的人。
  
      虽说这个温柔善良也是仅仅对自家人来熟,舒绿也是听说过当年妈妈是如何将一个恐怖分子折磨至死的……那个手段不可谓不可怕,但因为他们是自己的亲人,所以舒绿不会感到任何的害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