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76 白莲花,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X

V76 白莲花,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出国?”某人的声音沉得可怕。
  
      艾小小恍然未觉:“对啊,之前跟舒绿她们商量过了,她们也觉得我出国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我大学的时候有参加过一些相应的考试,所以现在申请也比较容易。”
  
      莫青泥认同的点头:“小小现在的年纪出去读书也适合,读几年再回来刚刚好。”
  
      艾小小本身读书的时候年纪就比较小,同班的同学基本都比她大,所以现在她的年纪再去读研究生也很适合。
  
      贺旌容在一旁的表情沉静无比,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又好像发生了很多。
  
      艾小小与莫青泥就出国留学这个话题讨论了许久,他都没有插话。
  
      贺沉旗摸了摸下巴,看着自家儿子的冷峻脸色,心里一片了然,却也没有打扰他的思绪。
  
      嗯,果然如夫人所说,儿子这是春心萌动了啊……
  
      “我已经把材料准备好了,现在就等回复,快的话,应该年后就可以得到确切的消息。”
  
      一直沉默的贺旌容终于开了口,声线里带着难以言明的感情:“去几年?”
  
      “至少三年吧,如果在那边呆的好,说不定就不回来了。”艾小小看着贺旌容,浅浅的笑了笑,露出了可爱的梨涡,“以后就会很少见到你了,旌容可千万别忘记我呀。”
  
      贺旌容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掌曲起,紧紧攥成了拳头。
  
      晚餐到了后半程,气氛有了微小的变化,并不明显,但是空气的流动速度,的确有着减缓的趋势。
  
      等到离开的时候,贺旌容刻意放慢了脚步,独自走在后面,没人知道他此时黑着一张脸到底在想什么。<>
  
      临别的时候,莫青泥给了艾小小一个拥抱,声线轻柔:“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们,记住你现在也是贺家人,所以我们都会帮助你,知道吗?”
  
      艾小小闻到了莫青泥身上的味道,清香的,带着慈爱的气息。
  
      “嗯,我会的。”她郑重的答应,从贺家人将她从为难中解救出来的那一刻,就证明了贺家人对她的恩惠是不求回报的。
  
      贺旌容和父母道别,然后开车带着艾小小回了井水花园的住处。
  
      一路上,贺旌容都不发一语,嘴唇紧抿在一起,仿佛隐含着天大的怒气。
  
      艾小小觉得他此刻心情不好,也就不敢去和他说话,只能将头扭向窗外,看着窗外呼啸而过的景色发呆。
  
      但是她这样的举动在贺旌容的眼里,就变成了她在无声的抗议,并不想和他说话。
  
      贺旌容的眼神顿时幽暗了几分。
  
      直到回家之后,贺旌容在玄关处停下。
  
      感觉到身后消失的脚步声,艾小小转过身来。
  
      “怎么了?”艾小小满脸疑惑的看着贺旌容,不知道他这是要做什么。
  
      “你什么时候确定要出国的?”贺旌容问。
  
      “有一段时间了吧……”艾小小诺诺的回答,“因为也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包括要去哪个学校读什么专业,所以一直没有跟你说,也让舒绿先帮我保密。”
  
      贺旌容的眼色再次深沉了下去。
  
      看来确实是有备而来,并且根本打算告诉他的吗?
  
      “所以你从来没有打算过和我商量一下?”贺旌容的声音里是过去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冷冽。<>
  
      艾小小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我……”
  
      “算了,你想去就去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就告诉我。”语气冰冷的说完这句话,贺旌容面无表情的从艾小小身边走过,径直上了楼,身影消失在艾小小的眼前。
  
      艾小小忽然觉得,贺旌容的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当初为什么没有想过告诉贺旌容?艾小小垂着头,眼睛里含着几分难过,她也是傻的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向他抗议,她其实并不想要当他的妹妹啊……
  
      而回到房间的贺旌容,一拳轰在房间里吊着的沙袋上,表情阴沉的可怕。
  
      “所以你们现在这是什么情况?”舒绿看着面前的艾小小,她满脸的丧气,浑身的情绪都都在诉说她此时的不开心。
  
      “我说了我想要出国的事情,然后就……旌容已经好几天没有搭理我了。”
  
      “啊?”舒绿面露疑色,自家哥哥什么时候会做出这么……的事情了?
  
      “其实也不是吧搭理我,就是我自己也不敢和他说话,他也就没有说话,我们两个就谁都没有说话。”
  
      所以原来现在这两人是在冷战吗?
  
      好吧,目前为止只能够算作朋友之间的冷战,毕竟这两人现在还处在模糊不清的状态里面。
  
      “那你准备怎么办?”舒绿问她。
  
      “我也不知道啊,我看到旌容的表情都觉得,他大概会很不想看到我。<>”
  
      舒绿无声的叹气,自家哥哥和艾小小的情况还真的不一样,自己也不能想些什么主意来撮合他们俩,只能这样旁观着,任由他们的发展。
  
      虽说她完全能够看出来,哥哥对于艾小小,绝对不是没有感情的,可是能做什么呢?
  
      连她都只可以看着哥哥一次次的处在危险之中,除了心疼和担心之外别无他法。
  
      虽然他们都尽力避免去想那些事情,但哥哥曾经受过的伤都显示着他在过着一种怎样的生活,甚至于……那一种大家都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可是既然哥哥选择了这条路,至少在他没有下定决心彻底远离那样生活之前,他不会是一个好的另一半。
  
      可是艾小小并不是很了解这些事情,她不知道哥哥除了团长的身份,还是那个精锐特战队的队长,他承受着比任何人都重的压力和责任,他做着无声的奉献,被他拯救的人也许都不知道他是谁。
  
      可是这些东西,又不是可以随便告诉别人的。
  
      自己能够知道,也从来不是哥哥讲过,而是父母讲的关于他们过去的事情,舒绿从那些故事判断出的哥哥现在所经历着的是一种怎样的生活。
  
      而且,贺旌容的这一层身份也是机密,舒绿更不可能将之告诉艾小小了。
  
      这样的无奈让舒绿此时只能够看着艾小小愁眉苦脸的模样,而不能够将真相告诉她。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奈啊。
  
      “小小,我也不能给你什么太好的主意,我只能说如果你真的很喜欢哥哥的话,也许可以试着尝试一下,说不定。”舒绿说这个话说的都特别没有底气,因为她自己都知道,自家哥哥不是会轻易做出任何承诺的人,而要为了小小放弃他现在正经历着的一切吗?舒绿更想自己哥哥可以活得更加随心所欲一点儿,不要考虑的太多。
  
      当年贺沉旗放弃那段时光回家的时候,大概也是有些无奈的吧?如今哥哥不用遭遇那些迫不得已,就让他按照自己的饿想法去做吧。
  
      艾小小无奈的趴在桌子上:“还是不要了,说出来也许连朋友都没得做。”
  
      而去她现在还怎么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再说了,想要出国读书的人也确实是她,即便说出来也不能够改变任何的东西,她即便说出来,也仍旧会去追寻自己曾经奢望的生活,还不如不说出来,让一切都不会改变。
  
      “那你自己考虑好吧。等拿到我们再聚一聚,算是给你举办个送行仪式。”
  
      艾小小想到即将开始的不一样的生活,其实还是很令人兴奋的。
  
      只是那样的生活里面却会少了那么一个人,她只能强迫着自己去习惯,去尽量的忘记。
  
      送艾小小离开,舒绿靠在椅背上,閤眼叹气。
  
      时间就这样到了过年的前一天,星远传媒正式放假,不过虽说是放假,仍然有很多人不会真正的离开工作岗位,比如舒绿这样的经纪人。
  
      只不过不用再到公司报道,有任何事情都可以远程处理,只要保证自己的艺人在这期间不会出现任何的麻烦就可以了。
  
      今年过年对于舒绿来说,和往年最大的不一样,就是她已经嫁人了。
  
      除了家人之外,还多了一个顾临桁。
  
      大年三十的早上,舒绿赖在床上抱着被子睡的特别香甜,直到顾临桁来叫她仍旧不愿意起床。
  
      “再让我多睡一会儿!”舒绿嘟囔了一句,还是不肯睁眼。
  
      “乖,先起来,我们要回大宅去。”顾临桁已经穿戴好了,立领的风衣衬出他刀削般利落的下巴线条,漆黑的眸子依旧深邃。
  
      “都怪你昨天晚上,不准叫我起来。”
  
      顾临桁失笑:“好好好,我的错,我们先起来,一会儿在车上再睡好不好?”
  
      温柔的哄着舒绿,终于让她睁开了一条眼缝,慵懒的打了个哈欠:“那你抱我去浴室。”
  
      说着,还从被窝里伸出了细嫩白皙的手臂。
  
      顾临桁没有任何异议,将舒绿的手臂环在自己的脖子上,直接将人横抱着搂在了怀里:“你现在简直就是我的小祖宗。”
  
      舒绿哼唧了两声,特别得意的笑了:“怎么着,不愿意?”
  
      顾临桁低头在舒绿的额发上亲了一口:“愿意,怎么不愿意?”
  
      “这还差不多。”
  
      舒绿洗漱的速度很快,一番收拾之后时间也并没有过去多久,至少在客厅里的顾临桁连一封邮件都还没有发完。
  
      “你给你的员工放假了吗?”舒绿特别感兴趣的问他。
  
      “现在就只有我这个老板还在辛勤的工作,你信吗?”
  
      舒绿撇嘴:“我才不信,你肯定是最会压榨员工的,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会放人吧?”
  
      顾临桁放下电脑将人搂过来:“但是我也给了他们足够的利益,等价交换而已。”
  
      今晚不只是舒绿第一次与顾家人一起过新年,还有最重要的,是顾家和贺家的长辈们终于见面的日子。
  
      仔细算起来,两人都已经结婚很长时间了,双方父母却并没有正式的见面,也是因为舒绿之前一直在考虑怎么样和父母说清楚这个事情。
  
      她和顾临桁的开始简直就是鬼迷心窍了,连自己都没有料到怎么会那么轻易的选择相信这个人,并且把自己的未来都和他绑到了一起。
  
      不过现在来说,舒绿以为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
  
      这次正式的见面并没有定在酒店,而是在顾家的大宅,也显示了顾家的重视程度。
  
      顾临桁也认为在顾家进行宴请,再加上过年这一个契机,也是两家人见面的好时机。
  
      贺家两位家主也没有什么异议,反正就是一次见面而已,只要舒绿开心,他们就无所谓,并且如同顾家这样传承百年的家族,也不用担心他们有任何礼仪上的不妥。
  
      顾家底蕴深厚,从晚清开始发迹,虽说并没有太大的名声,但偏偏这样闷声发大财的家族才可以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风波,走到如今地位。
  
      而现在,大概也是到了顾家快要真正声名大噪的时候了。
  
      舒绿进了顾家,就看到许玲清在客厅里喝茶,这个空军出身的将军即使是闲下来的时候也是有着不低的气场,若不是舒绿在贺家长大,面对着的那些长辈无一不是拥有着摄人气场的,还真的会被吓到。
  
      舒绿乖乖的叫了一声:“妈。”
  
      许玲清不像有些婆婆一样整日里管着自己的儿子,对于顾临桁她也是放心的很,最多几日打一个电话问候问候,便不会多过问了。
  
      因此舒绿也不用担心与她的婆媳关系,许玲清看起来也不像是在乎这些的,她和顾临桁的父亲都忙于自己的工作,儿女一旦长大,他们也都不会再去干涉其生活。
  
      “舒绿回来了,快过来坐。”许玲清将舒绿喊过去,随口问了几句她和顾临桁现在的生活。
  
      舒绿也就挑着回答了一些,她看出来许玲清其实并不是真的在乎,这个人大概最重视的还是自己的事业,或者顾家如何发展,其实这样也好,反倒让舒绿轻松一些。
  
      “最近工作忙吗?有没有和临桁考虑孩子的事情?”
  
      舒绿的笑容顿时就尴尬了一些,怎么就谈到生孩子的问题了,她和顾临桁还真的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至少,她是真的没有这样想过。
  
      舒绿自己就曾经被丢弃,因此她对于孩子的存在会更加严肃,不管怎么说,也要完全确认自己可以负担起一个孩子的存在之后,才去迎接他的到来。
  
      “因为我现在工作还很忙,所以目前为止应该没有打算。”舒绿说的忐忑,她还真的不知道许玲清对这个事情是持有一种怎样的态度。
  
      万一许玲清是个对孩子很重视的婆婆,听到她的回答会不会不开心?
  
      不过很显然是舒绿多虑了,许玲清只是淡淡的点头:“你们自己好好过就行,孩子的问题不需要太紧张,顺其自然。”
  
      舒绿松了口气:“好。”
  
      顾临桁进来之后就去了后院,跟顾遂安聊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然后才重新回到客厅。
  
      基本上相处的氛围都很愉快,顾临欣也从外面回来,看到舒绿就冲上去亲密的搂着她,最后还是被顾临桁拉开的。
  
      “要不要这样啊!我可是你妹妹诶都不能抱一下舒绿!”
  
      顾临桁翘起嘴角:“不能。”
  
      顾妹妹气愤的跺了跺脚。
  
      贺氏夫妇到来之前给舒绿打了个电话,舒绿告诉了顾临桁。
  
      “等会儿我们出去接他们。”顾临桁摸了摸舒绿的头发。
  
      顾家请了几个专门做家宴的厨师,这时候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年夜饭,在顾家举行的家宴,向来也都是规格不小,至少各大菜系的名菜都会上桌,种类丰盛非常漂亮。
  
      帝都的冬天很冷,雪却不常下,只是呼啸的挂着生冷刺骨的寒风,听到声音都会觉得心冷。
  
      不过屋内的暖气总是很足,不会有丝毫的寒冷。
  
      贺氏夫妇进到顾家之后,态度都很自然,两家虽说没有实质性的合作,但京城的豪门世家里没有哪家是不熟悉对方的,因此彼此之间并没有生疏。
  
      莫青泥和许玲清,这两个年轻时候都上过战场的巾帼须眉,淡定的握手问候,略有重合的气质让这两人也有了一些相同的话题。
  
      顾遂安是个很精明的人,他看起来儒雅书卷,贺沉旗则霸气的多,但即使这样,两人的气场也不相上下。
  
      都是在京城可以呼风唤雨的存在,现在都为了自家的孩子坐到了一起,成为了亲家。
  
      贺旌容则被舒绿拉到了一旁,想要旁敲侧击的问一下关于他和艾小小现在的状况。
  
      “哥,最近……小小还好吗?我工作忙,也很久没有见过她了。”瞎说!明明前两天她才来询问过舒绿的意见。
  
      贺旌容的眼里闪过一丝阴霾,声音却镇定的没有任何变化:“她应该过得还不错,在准备出国读书的相关东西。”
  
      “对哈,她准备出国来着……”提到艾小小出国这档子事儿,舒绿就有些心虚了,毕竟她很早就知道,但因为艾小小拜托了她要保密,她也就没有告诉自家哥哥,现在总觉得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一样。
  
      “嗯。”贺旌容淡淡的应了一声。
  
      敏锐的意识到哥哥的情绪不对劲,舒绿也就不敢继续问下去了,看来他和小小最近的冷战状况并没有变化的太好啊……这两人又不能跟其他人一样什么都说明白说清楚,难道就真的注定了只能是这样的结果了?
  
      顾家大宅里的整体气氛很和谐,两家长辈聊着各式的话题,并没有显出初次正式见面的生疏感。
  
      良好的氛围让舒绿放松不少,她忐忑今天的见面很久了,还好彼此父母都没有那种剑拔弩张的场面,毕竟她和顾临桁的婚姻太过草率了,舒绿是真怕父母会不太开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