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1 找人

V1 找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最近京城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位远近闻名,喜怒无常的顾阎王,忽然就变成了单身。
  
      明明不久之前,顾阎王才昭告了天下他对某个女人的爱情,然而转眼间,顾阎王就被抛弃了。
  
      什么?你还不知道呢?
  
      顾阎王可是被抛弃的!
  
      具体发生了什么大家也不知道,但就是听说,那位啊,跟顾阎王分手了,而且现在连人也找不到了,谁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怎么这么突然的就分手了?总之没人知道原因。
  
      但是京城的小姐们知道这个消息心里头可是乐开了花,走了好啊,那位走了,不就给她们腾出了位置?喜欢顾临桁的人少得了?早就排着长队等着这一天的到来,全都在期望可以成为新的顾太太。
  
      至于那位竟然抛弃了顾临桁的,一度像是销声匿迹了那般,再也没有听到关于她的音讯。
  
      此刻在顾家的客厅里,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就好像是一只发疯的巨兽,在歇斯底里的发泄着内心的愤怒。
  
      “我说过只想听到你们告诉我,人找到了,现在呢?我养你们来干什么?”顾临桁明明是腰板挺直的坐在沙发上,手臂也好像随意的搭在身体上,依旧有着那么一股贵气,但是那双眼睛里的狠意,却连他身边的顾明都有些不敢直视。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顾临桁拿着电话的手背上泛起了可怖的青筋,整个人都像是随时要爆发那般:“再给你们一天时间,把人给我找出来!”
  
      挂断电话的那一瞬间,手机几乎是被顾临桁用暴虐的力气扔了出去,直接砸在墙上,四分五裂的落地。
  
      然后顾临桁猛的站起身,紧紧闭上眼:“重新换一个手机,我等下要出去。<>”
  
      顾明眼底带着深厚担忧的看了顾临桁一眼,顺从的回答:“好。”
  
      从舒绿消失之后,这个人就再也没有睡过觉,这都几天了?他再这样熬下去,身体肯定支撑不住了。
  
      三天之前,到了舒绿原本说好要回来的日子,顾临桁一早就准备去机场接人,然而到了时间之后,再打电话也一直没有人接。
  
      甚至连贺家的一个人都没有等到。
  
      顾临桁的心里忽然就升起了无法平静下来的恐惧感,油然而生的担心让他怀疑,难道是出什么事情了?还是说,舒绿还没有原谅他?
  
      这三天,贺家的人也都没有一点儿音讯,尽管顾临桁动用了所有能够动用的力量,也依旧没有办法查到关于舒绿,还有其他人的下落。
  
      顾明觉得,这是他认识顾临桁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着急的样子。
  
      整个人都绷成了一条紧紧的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因为力量太大而断开。
  
      整整三天的时间,顾临桁连一个觉都没有睡过,不断的在找人,却始终没有一点点关于舒绿的音讯,这个人就好像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那样,又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关键是不仅找不到舒绿,连贺家的其他人也失去了音讯。
  
      这个事情不得不让顾临桁怀疑。
  
      “顾少,现在要去哪儿?”重新给顾临桁换了一个手机,顾明看着顾临桁眼里的戾气,不由自主的都感到心里有寒意升起。
  
      顾临桁抿着唇,眼神锋利似剑:“去白家。<>”
  
      既然现在找不到贺家的人,那么找一找跟贺家关系亲近的白家,总能问出一点儿消息。
  
      “不去楚家?”顾明不明白,按道理,顾少和楚家少爷的关系不是要更好一些,这两人绝对是在生意场上志趣相投的。
  
      顾临桁勾出一抹冷笑:“顾临欣去了。”
  
      顾临欣看到自家哥哥那么着急上火的样子,心里也特别担心,便自告奋勇要去问一问楚言,楚言和舒绿的关系那么好,也总该知道一些吧?
  
      然而当顾临桁到达白家之后,才发现,这个事情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因为连白含章,也只是冷冰冰的摇头:“我也找不到人,贺旌容不接我的电话。”
  
      甚至包括程俞嘉,楚言在内,所有和贺家,和舒绿关系亲近的人都一脸的疑惑,他们都不知道舒绿去哪儿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顾临桁只能够说:“如果有关于舒绿的消息,麻烦第一时间告诉我。”
  
      白含章点了点头。
  
      顾临桁继续加大搜索的力量,触角直接伸到了江南和a市,甚至引起了一些当地势力的不满,可是为了能够早点儿找到舒绿,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贺旌容是一周之后回京城的。
  
      顾临桁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赶去了机场,然而还是没有看到舒绿的身影。
  
      “她人呢?”顾临桁脸色很难看,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发问。
  
      “她不想回来,让我们把她送走了。<>”
  
      “不想回来?去哪儿了?”顾临桁追问。
  
      “舒绿说她不能原谅你对她的欺骗,不想和你在一起了,所以想要自己再静一静。至于她什么时候回来,我们都不知道,一切都看她的心情,她高兴就回来,不高兴就不回来了。”贺旌容要直接赶回部队,穿了军装,英姿勃发的模样惹来了很多的注意,不过他此时的表情为零,看起来太冷漠了。
  
      这段时间大概是京城顾少最狼狈的一段日子,眼里深深的写上了疲倦两个字,眼底的血丝就可以证明他已经多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当贺旌容说完之后,他的身体好像轻微的摇晃了一下,然后旁边的顾明赶紧扶住了他。
  
      “你没有骗我?”顾临桁紧紧盯着贺旌容看,像是要从他的眼里看出他在说谎。
  
      然而贺旌容没有退却一步,眼神很淡定:“她就是这样说的。”
  
      良久,顾临桁自嘲的轻笑了一声:“我居然傻的问你是不是在骗我,你是她哥哥,自然不会对我说实话。”
  
      贺旌容冷冷道:“舒绿就是这样说的,信不信由你,她不会回来了,但是绍家答应顾家要做的事情都会做到,该提供的援助我们依然会提供给你们,这一点不用担心。”
  
      “知道了。”顾临桁的语气忽然变了,云淡风轻的说,“我会继续找她的,就算是真的不要和我在一起了,我也要亲耳听到她说。”
  
      而且,答不答应,还要看他呢。
  
      顾临桁觉得自己看上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手的。
  
      贺舒绿,不管你现在怎么逃,逃到哪儿,他都会把你找回来。
  
      不管你原不原谅他,他都不会放手。
  
      然后顾临桁转了身,径直离开,都没有再回头考虑是不是要再从贺旌容嘴里问出什么来。
  
      他自己的女人,他会自己找回来的,不需要别人。
  
      这才是大名鼎鼎的顾阎王该做的事情。
  
      贺旌容看着远去的顾临桁的背影,心里一声叹息,果然这个男人才有资格让舒绿喜欢上。
  
      可是有些事情就是这么无奈。
  
      这一周,他们陪着舒绿去了她小时候最喜欢去的一些地方,甚至还回当初带回舒绿的那个孤儿院去过一趟,因为贺家的捐助,那个孤儿院得以保存下来,并且里面的小孩子的生活也好了许多。
  
      这么多年,周围的建筑拆了又建,建了又拆,只有这个孤儿院还在这里。
  
      可是今年,这个孤儿院也要拆迁了,政府规划了一块儿更好的地方,孤儿院将搬到那里去。
  
      “我那时候就每天趴在门里面,幻想什么时候可以有人来带我走,没想到有一天这个梦想真的会实现。”舒绿坐在孤儿院门口的椅子上,长发温顺的垂在肩头,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明媚,杏眸一笑起来就弯弯的。
  
      “我现在就想,应该带顾临桁来看一看的,不过他也没有机会来看了。”舒绿想,要是当年没有被带回贺家,或许她的心脏病早就已经夺去了她的生命,更不要说现在拥有的这些生活了。
  
      “不过没关系,不要看到也好,我自己都不太想去回忆那时候的生活。”
  
      舒绿来到故地游了一圈之后,问贺旌容:“顾家现在是要去争位了吧?”
  
      “对,五年之后的选举……顾家机会很大。”
  
      “那么顾临桁之后会遇到很多危险了,不管是顾家那些人,还是其他的竞争对手,都不可能轻易的放过顾家。”
  
      “所以你现在离开也是好的办法,等到局势安定之后再回去,也不需要顾临桁为你担心。”
  
      “哥,那你就跟顾临桁说吧,说完不想回去了。我还没有原谅他。要是我能够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就好了,要是不能……就算了吧,好多东西都是上天注定了的,要是我们俩有缘分,不管发生什么,最后还是会在一起,要是没有缘分,也就算了,说不定下辈子还会有机会。”
  
      “说什么呢?傻丫头。”贺旌容特别心疼舒绿,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爸已经联系上了国外最好的医院,到时候你就安心养胎知道吗?有什么问题,爸妈都会陪着你,你知道我的身份,出一次国太麻烦,但是我会尽力抽时间来看你。”
  
      “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可以照顾好自己的。”舒绿无奈的笑,好歹还是自己在外留学了多年,不会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而不知所措。
  
      然后贺氏夫妇就带着舒绿出国了,贺旌容不方便出国,而且这时候也必须他呆在国内去处理一些事情,至少要先将顾临桁的麻烦暂时解决掉。
  
      可是现在顾临桁那儿应该是没有问题了,他短时间内肯定没有办法调查到舒绿的下落,这一点不用担心,毕竟贺家人在这种事情上都经验丰富。
  
      贺旌容自己,却遇到了麻烦。
  
      艾小小要出国读书了。
  
      而且就是今天晚上的飞机,她之前有联系过贺旌容,但是联系不上对方,以为是贺旌容不想要搭理自己,也就没有继续腆着脸皮找他。
  
      还是井水花园那边的管家知道消息之后,在贺旌容刚一回来,就告诉了他。
  
      贺旌容看了眼时间,问清楚艾小小的飞机是哪个航班,直接就呆在了机场,等着她来。
  
      艾小小刚刚进了机场大厅,就看到了贺旌容。
  
      他在人群中太显眼了,一眼就能够看到他的存在,想要忽略都不行。
  
      他怎么会在这里?
  
      艾小小有些惊喜又有些诧异的走过去,挤出了一个笑容:“旌容。”
  
      贺旌容的表情很冷峻,点了点头:“要走了?”
  
      “嗯……等会儿的飞机。”
  
      “出去之后一个人,多注意安全。”
  
      “知道了。”艾小小低下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多么舍不得这个人,要是能够听到他说不想自己离开的话,艾小小发誓自己绝对会留下来的,可是想来就知道那不太可能。
  
      但是今天能够在离开之后再看一眼贺旌容,艾小小觉得已经很开心了,她出国之后也会好好的过生活,然后或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贺旌容。
  
      “遇到什么麻烦尽管打电话给我,不用顾忌。”
  
      “嗯。”
  
      贺旌容看着艾小小在自己面前底下的头,神情复杂的开口:“小小……”
  
      “嗯?”
  
      “……没事儿,走吧,注意安全。”
  
      原本以为贺旌容要说什么,但是却什么都没听到,艾小小心里闪过失落的情绪,蔫蔫的道:“我走了,再见。”
  
      艾小小拉着行李从贺旌容身边走过,她不由想到了第一次和他的见面,也是在机场,自己就那么冲到了他的怀里,然后开启了一段新的人生。
  
      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自己要过一段没有贺旌容的生活。
  
      就在艾小小走过的瞬间,贺旌容皱着眉头一把拉住了她。
  
      “?”艾小小满脸的惊诧。
  
      贺旌容盯着她的脸,半晌,才吐出了一句:“我等你回来。”
  
      被贺旌容放开之后,艾小小晕晕乎乎的就走了,她刚才说了什么?好像是回答了一句好?
  
      可是她不是决定要是在国外呆的不错就不回来了吗?
  
      怎么就答应贺旌容说要回来了呢?自己怎么这么没有出息!
  
      艾小小在心里暗骂,可是转念一想,贺旌容,他说……要等自己回来?
  
      是不是说,自己要是读完书回来,还是有那么一点儿机会的?
  
      特别容易满足的艾小小露出了特别欢喜雀跃的笑容,贺旌容,等着她,她一定会回来的!
  
      ……
  
      四九城的圈子里都知道,自从顾阎王的那一位抛弃了他之后,顾阎王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对,又好像丝毫没有改变,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却比过去……更加的阎王。
  
      有人见过顾阎王某天在一家酒吧里教训一个顾家的对手,手段凶残,没有丁点儿的心软,无情又冷漠。
  
      但也有人见过顾阎王到赛车场上去,也不飙车,就是开着那俩路虎揽胜在赛道上一圈一圈的开着,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但那个时候的顾阎王,可谓是最让人没有压力的时候。
  
      总之顾阎王现在就成了大家心中最不能招惹的对象,一定得随时注意着不要冲撞了他,不然绝对没有好下场。
  
      至于顾临桁为什么会这样,大家都只能想到那位贺家的小姐,也只有她才敢做出抛弃顾临桁这种事情了。
  
      偏偏无论怎么找,她的下落都是一个谜团,再也没有人看到过她。
  
      而过了年之后,注定不是平静的一年,顾家高调宣布要夺位,之前的几个家族立马将顾家当成了敌对势力,明里暗里开始打压顾家。
  
      再加上顾家的内乱,京城颇多人都开始怀疑,顾家是不是气数快要走到尽头了?本就不是好日子,尤其今年的新年,过的忒不平静,顾临桁被分手就算了,连顾家都乱了。
  
      顾家在京城的地位还需要多说?不管这个家族过去有多么的低调,现在只要露出那么一点儿峥嵘,就没人敢小瞧一眼。
  
      但是顾家的内部霍乱,这把火却越烧越旺,直接烧的整个顾家都乱了起来。
  
      然而京中各大世家之间的势力盘根错节,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络,有着这片巨大丛林的荫蔽,顾家可能这么快倒下吗?
  
      更何况,现在顾家的背后,还有着贺家的支持。
  
      这一点就真是让京中各大势力看不明白了,明明贺顾两家明摆着是做不出亲家了,怎么贺家还在支持顾家?
  
      尤其看起来还是贺家的小姐先毁了婚约,这两家不应该为此老死不相往来吗?怎么着反而还合作了起来?
  
      那些个敌对势力不停的动作着,企图将顾家这尊庞然大物扳倒,可是顾家既然能够传家百年,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被扳倒?
  
      于是京中的水越来越浑,变成了一个旷日持久的斗争,其中涉及到的家族和势力遍布了大半个京城,表面上看起来再平静,内里也已经波涛汹涌,并且短时间内无法静止了。
  
      总之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京城彻底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稍有不慎,就会被卷进去,等待着的下场,就有可能是粉身碎骨。
  
      不过不管外界怎么样看待,顾临桁的生意却是做的越来越大,他手中持有的财产不停的翻倍,资金上涨速度,令很多人咋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