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2 顾皓之

V2 顾皓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然只是论辈分来说,如果单论年龄的话,绍戟比舒绿大了八岁左右,还不至于被喊一声叔叔。
  
      绍戟轻嗤了一声:“我这么年轻,看起来都不像是你的叔叔好吧。”
  
      舒绿知道这人平日里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谈论他的年龄,其实也不是什么好避讳的,不过绍戟这个人本来就有着鬼才的那种性格,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去理论。
  
      “是,绍戟叔叔。”舒绿依然笑眯眯的看着他。
  
      绍戟碧绿色的眸子里燃起薄怒,但对于舒绿又无可奈何,只能够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给你的那个小艺人试镜的机会了。”
  
      瞧这个睚眦必报的,舒绿腹诽了两句,讨好道:“好啦,绍戟。”
  
      “这还差不多。”知道这个人的傲娇性格,舒绿只是笑笑没有继续戏谑他。
  
      而这个时候安迟已经到了巴黎,舒绿直接说:“我也不浪费你的时间了,直接让他过来试镜怎么样?”
  
      “反正现在也很闲,随便你吧。”绍戟摆了摆手,“每年这个时候的生活都无比的空虚啊……”
  
      每年兵荒马乱的时装周之后,绍戟都会陷入这样的无聊日子里,每天都无所事事,他的设计灵感也总是在很诡异的时间点出现,现在这么百无聊赖,一看就是不想要动手设计的模样。
  
      舒绿已经见怪不怪了。
  
      “jing,有人找你。”金发的店员过来告知了一声。
  
      绍戟扭头看着舒绿:“是你的小艺人?”
  
      舒绿想了想,时间差不多,应该是他了。
  
      安迟这些年的事业步入了新高度,已经不同于往昔的复出新人,他的地位在娱乐圈里面,已经足够被人叫一声前辈了。
  
      甚至连傅渊也只是资历比他高,真的论起成绩来说,现在的安迟甚至可以跟傅渊这样的天王平起平坐。
  
      但是安迟知道,还不够,要想真的到傅渊的位置,只是现在这样绝对不够。
  
      傅渊之所以能够成为天王,除了他在国内的成绩,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在国外的发展,能够在格莱美获奖,对于亚洲的歌手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殊荣。
  
      因此安迟一直在心里期待着这样的一天,他也可以到国际上发展,然后取得亮眼的成绩,真正成为无人可以质疑的天王。
  
      安迟原本以为舒绿会陪着他一起的。
  
      虽然他永远不会对舒绿说出那些话,但是也不会妨碍他和舒绿成为好的伙伴,他认为在舒绿的带领下,自己终究可以达到傅渊的高度。
  
      可是突然,在他事业最巅峰的时候,公司下达命令,给他换了个经纪人。
  
      为什么?
  
      只是过了个新年而已,怎么就一切都变了?
  
      不仅是换了个经纪人,安迟甚至连舒绿的人都找不到了,他第一次认识到,原来舒绿和自己真的是不同世界的人,自己对她的了解少的可怜,从来没有进入过她的生活,也没有办法去了解。
  
      她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就好像是一个过客,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将自己捧到天王的位置上,但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消失,让自己连找她的机会都没有,根本无从找起。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安迟其实就已经释怀了,他早就该想到的,舒绿和他就是彻头彻尾的两个世界的人,他曾经那些旖旎的想法也完全没用。
  
      但舒绿又出现了,不是她出现,而是自己又得到了她的消息,她仍然在负责自己的事业,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能够露面。
  
      安迟能够猜到有些自己没有办法知道的原因,他也知道舒绿真正的身份是自己无论如何也达不到的高度。
  
      但舒绿还能够继续当他的经纪人,安迟已经足够兴奋。
  
      其实这些年两人从来没有联系过,连这次来这里,都是自己的现任名义上的经纪人通知的。
  
      只是告诉他到巴黎来,来到这家店,找一个叫做jing的设计师。
  
      安迟怎么可能不知道jing是谁?这个人在前段时间的巴黎时装周上面大放异彩,每一季的衣服都大受欢迎,受到的赞誉无数。
  
      自己竟然要来找他?
  
      到达jing的品牌专卖店,安迟向店员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他安静的站在楼下,等待jing的出现。
  
      但是接下来出现在他面前的人,却令安迟惊讶的不敢相信。
  
      他已经五年没有见过这个人了,竟然在这个时候,这么意外的状况下相遇,怎么能够不吃惊?
  
      舒绿对着明显怔住的安迟挥了挥手:“嗨,好久不见啊,小安迟。”
  
      安迟的桃花眼里布满了诧异,半晌才呆呆的说:“舒绿?”
  
      “不然还有谁?”舒绿看着安迟,他穿着普通的短袖和牛仔裤,看起来像是个大学生,妖娆的眸子也充满了活力。
  
      安迟是个塑造性很强的人,他有很多的形象,可以妖媚也可以清朗,他身上的特质复杂又迷人,舒绿相信他能够得到jing的欣赏。
  
      “你这几年……都去哪儿了?”安迟还没有回过神来,陷在惊讶里问。
  
      “这个是个很长的故事,如果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吧,现在我带你去见jing。”
  
      舒绿带着安迟上了楼,jing依旧维持着先前的姿势坐着,完全没有自己身为主人要迎客的意味。
  
      安迟已经是长得很漂亮的人了,那双桃花眼盯着人看的时候,无端就有深情从瞳仁里流出,迷乱了无数女性的心。
  
      而躺在椅子上的jing,他的面孔有些苍白,但是混血的深邃轮廓让人总是忍不住将视线流连在他的脸上,碧瞳妖异而神秘,随时想要勾魂摄魄似的。
  
      安迟的眼神和jing对视在了一起,jing的眼里在触及了安迟的脸后,露出了饶有兴味的光芒。
  
      “这个就是安迟,绍戟,我想我不需要再给你介绍了吧?”反正刚才不是才见过了他的资料?
  
      却没想到绍戟眯着眼,露出了一个苍白,但是神秘的笑容:“不,我不认识,他来一个自我介绍吧。”
  
      安迟微微皱了眉头,和绍戟对视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抵抗和防备。
  
      舒绿给安迟使了个眼神。
  
      “jing,你好,我是安迟。”安迟微微颔首,这些年里,他也已经历练出了无论处在怎样的环境里都处变不惊的淡定神态,整个人站的笔直,无形中就有着诱人的魅力散发。
  
      绍戟终于舍得站起来了,他的身高顿时给了人极为强烈的压迫感,完美的模特身材让他身上随便套的一件衣服都有着难以形容的吸引力。
  
      他随手将手臂靠在了舒绿的肩膀上,左腿微微弯曲,让他看起来没有那么多的压迫感。
  
      下一秒,绍戟就开始紧盯着安迟看,目光像是透过了安迟的衣服,看遍了他身体的每一寸骨骼。
  
      这大概是设计师看人时候的惯有目光?
  
      舒绿见绍戟没有说话,直接甩膀子将人从自己的肩膀上弄开:“我说你这个习惯怎么永远都改不了?”
  
      就跟没有骨头似的,总喜欢靠着什么东西。
  
      就像……顾临桁。
  
      那个男人也总是喜欢靠着墙壁,抽烟的时候半低着头,整张脸都氤氲在雾气里面,英俊的让人着迷……
  
      不自觉的想到顾临桁,舒绿又走了神,将自己拉回现实之后,就刚好听到绍戟特别随意的一句:“那行吧,就是他了。”
  
      行了,只要有了绍戟这句话,安迟就已经拿到了绍戟的品牌代言。
  
      绍戟这个人,他要是不喜欢的,估计就算舒绿要叫他一声叔叔,他也不会让安迟签下自己的代言。
  
      能够让他松口,就证明他对安迟是很满意的。
  
      “刚好我最近有空,你就留在这里把代言广告拍了,然后下个星期……跟我去参加几个小型的发布会。”
  
      虽然时装周结束了,但是在这种时尚都市,与时尚有关的一切都是永远不会暂停的。
  
      安迟和舒绿对视了一眼,回答:“好。”
  
      舒绿开心的鼓掌:“好了,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绍戟的目光却还停留在安迟的身上,半晌才说:“你先走吧,有需要的时候我会让舒绿叫你。”
  
      “我已经让人给你定好了酒店,你刚一下飞机就赶了过来,估计也累了,先回酒店休息,明天开始肯定就有的忙了,知道吗?”舒绿跟安迟解释,“至于你好奇和不解的那些东西,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告诉你的,知道了吧?”
  
      安迟无所谓的耸耸肩:“随便你了。我先回酒店。”
  
      “这么高冷呀?”舒绿打趣了一句。
  
      安迟无奈一笑:“我就是很困而已。”
  
      “逗你的,你先回去吧,明天再见。”
  
      看着安迟走了,舒绿叹了口气,她打算明天将安迟需要注意的东西告诉他之后,就暂时不管他在这边的拍摄计划了。
  
      接下来,她就要先回国,去告诉顾临桁,她回来了……
  
      在舒绿出神的时候,楼上的绍戟忽然喊了一声:“舒绿!我的宝贝儿侄儿呢!他怎么还没有来!”
  
      舒绿看了眼时间:“佣人应该把他接回来了,你再等等吧。”
  
      像绍戟这么高冷的人,唯一能够让他放下一切矜持的,估计就只有舒绿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和顾临桁的儿子——顾皓之了。
  
      其实关于儿子的名字这个问题,舒绿是在很久之前就跟顾临桁讨论过的,当时无意中问起的时候,顾临桁就说以后有了儿子就取名叫皓之,女儿叫做
  
      玥之,所以当最后生下来的孩子是男孩儿的时候,舒绿想都没想就给他用了顾临桁曾经随口说的名字。
  
      他大概也是想了很久的?
  
      舒绿刚刚说完,门口就响起了汽车声,然后店里的大门被推开,一个小小的背着书包的身影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小孩儿穿着学校的统一制服,深蓝色的小西服穿在身上,多了股英气。
  
      他的脸庞粉粉嫩嫩的,但是五官已经初显英俊,脸部轮廓分明隽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像是遗传了舒绿的。
  
      不过他进门的时候是板着脸的,冷漠的表情很像是他的父亲。
  
      但是在看到舒绿的那一秒,小孩儿脸上的表情就像冰山融雪那样,笑意布满了眼眸,整个人都朝她扑了过去,奶声奶气的喊:“妈妈!”
  
      舒绿措不及防的被顾皓之抱了大腿,无奈的摸着小孩儿的脑袋:“乖。”
  
      然后舒绿将顾皓之抱到了怀里,看着顾皓之眨巴着大眼睛,像是要对自己说什么。
  
      “怎么了?”
  
      顾皓之凑近舒绿,软软的手臂环上她的肩膀,用法语说:“老师说周末要出去郊游,你什么时候把爸爸给我带回来啊?”
  
      舒绿一怔,这些年自己的身体总是处在时好时坏的状态里面,也没有办法坐那么多时间的飞机回去,对于顾皓之来说,却是少了父亲的疼爱。
  
      一时间心里升起了歉疚的情绪,舒绿摸着顾皓之的后脑勺轻声道:“我们明天就回国去找爸爸好不好?”
  
      “明天就可以?妈妈你说真的吗?”
  
      “当然是说真的。”舒绿点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顾皓之亲了舒绿一口,眼睛弯起来的模样就好像舒绿,但是他的轮廓里又都是顾临桁的影子。
  
      “嘿,我的宝贝侄子!”绍戟在楼上挥了挥手。
  
      绍家那边的辈分太复杂,家族关系更为庞大,舒绿喊绍戟一声叔叔其实只是单纯的论辈分而言,平日里也都不会去在意那些。
  
      所以顾皓之本该喊绍戟是叔公,但是绍戟觉得那样子自己被喊老了,被让顾皓之也喊他叔叔,舒绿笑言这样子辈分才是乱了,不过绍戟从来不会在乎这些,久而久之的,顾皓之看到绍戟也就喊他一声叔叔。
  
      “jing叔叔。”顾皓之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句,肉肉的小手也挥了挥。
  
      绍戟的心顿时软的不行,直接冲下楼来就把绍戟抱进了怀里:“宝贝儿再喊一声?”
  
      顾皓之咯咯笑了两声,就像是故意和绍戟作对似的,就不喊他,把头埋在舒绿的肩膀上,嘟囔:“妈妈快救我。”
  
      舒绿便把小孩儿抱了回来,故意盯着绍戟说:“喜欢不如自己生一个?”
  
      “嘁,我要是会生早就生了好吧。”
  
      “谁叫你现在只想要当单身?”
  
      “单身多好,单身多愉快?”绍戟双手撑在脑后,斜睨着舒绿,“诶,你什么时候回国去?”
  
      “明天就走,我家安迟到时候可就交给你了,你最好好好招待着,别让他受了欺负。”
  
      “说的他就跟小孩儿一样?都多大的人了谁敢欺负他?”
  
      舒绿无辜一笑:“最有可能欺负他的人可不就是你吗?”
  
      绍戟抬起下巴:“你以为谁都有资格被我欺负的啊?”
  
      得,这人又开始死傲娇了。
  
      眼前这人小时候最喜欢的人可是自己母上大人,绍戟小时候曾说,要是找不到像莫青泥那样好看的人,就不结婚了。
  
      这个绝对的颜控还真是这么多年了都单身,明明时尚圈里头也是不缺美人的,愣是没有看上谁。
  
      绍戟眼睛一瞥,碧绿的眸子又放在了顾皓之的身上:“亲爱的,要不今天下午跟叔叔出去玩儿?我带你去游乐园?”
  
      然而绍戟自认为很不错的建议被小孩儿无情的拒绝了:“叔叔你不要每次都带我去游乐园,太无聊了。”
  
      舒绿看着怀里的小孩儿灵动的表情,眼睛上有着小扇子般的睫毛,头发也是软软的,身上的皮肤白的像牛奶,英俊分明的轮廓和他的父亲如出一辙,直勾勾盯着你看的时候,眼里的深邃都像是要勾魂儿一般。
  
      于是绍戟故意凑过去在小孩儿的脸蛋上吧唧了一口:“你不让我带你去玩儿,我就亲你。”
  
      顾皓之无奈的用手臂圈着舒绿的脖子,幽幽的说:“叔叔你真幼稚。”
  
      舒绿最喜欢看绍戟吃瘪的样子,笑了起来。
  
      然后他们都听到店门再一次被人推开了,门上的风铃轻轻的响动,一会儿之后,舒绿听到了一声带着不确定的低沉问候:“舒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