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少溺爱之经纪人暖妻 > V3 相见

V3 相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舒绿听到那一声带着不确定的问候,一时间整个人都懵了。
  
      那个熟悉的,低沉的,带着一点儿金属质感的沙哑声音,除了她经常在梦里见到的那个人,还能有谁?
  
      舒绿转过头,顾临桁的身影在门口的阳光下,仿佛被蒙上了一层光晕,让舒绿看不清楚。
  
      门被推开,顾临桁走了进来,走过了刺眼的光芒,穿过了万水千山,重新站到了舒绿的面前,找到了她,如他曾经许下的诺言那般,无论她去了哪里,无论她离开了多久,他都找到了她。
  
      “舒绿。”顾临桁又轻轻的喊了一声,带着那么一丝的不确定,他是在紧张?这个不羁骄傲的人,他竟然也会紧张。
  
      舒绿想要开口,却发觉自己如同失语那般,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她有些贪婪的看着顾临桁,他瘦了许多,脸部轮廓越发显明,更加锋利逼人,却有种让人无法从他身上移开的魅力。
  
      他的深沉眼眸牢牢的看着舒绿,好像是怕自己一眨眼就弄丢了这个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人。
  
      舒绿还来不及说什么,顾临桁的目光便顺势落在了舒绿怀里的顾皓之身上。
  
      小孩儿也眨巴着圆鼓鼓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顾临桁,带着满满的好奇。
  
      舒绿知道,顾临桁一定会猜出来的。
  
      这个孩子和他那么像,两个人的轮廓如出一辙,无论是英俊的脸庞线条还是那种从骨子里带出来的,与生俱来的矜贵。
  
      顾皓之除了继承舒绿的杏眸,其他的部分,甚至于两人对视的动作,都一模一样。
  
      他们之间的血脉联系,一定会让顾临桁明白。
  
      舒绿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突然的情况下遇见顾临桁,她以为自己明天回去之后再去找他,却在这里,就提前相见了。<>
  
      顾临桁会怎么想?会恨她吗?还是责怪她的狠心?
  
      那些复杂的情绪让舒绿心跳的有些快。
  
      “妈妈,他是谁?”顾皓之软软的嗓音让舒绿回过神来,看见小孩儿依旧满眼好奇的和顾临桁对视着。
  
      顾临桁在听到顾皓之糯糯的叫了一声妈妈之后,挑起了眉毛,一步步走近舒绿,视线没再看小孩儿,而是继续放在舒绿的身上。
  
      “舒绿,我找到你了。”顾临桁翘了翘嘴角,即使眼底还有着深藏的疲惫,语气也是愉悦的。
  
      “亲爱的,这是谁?”绍戟忽然开口,问了和顾皓之一样的问题。
  
      舒绿在心里暗骂了一声,绍戟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他看出现在的气氛紧张,故意添油加醋一把。
  
      果不其然,听到亲爱的三个字,顾临桁眼眸微眯,眼底升起戾气,幽幽的看了绍戟一眼,带着浓浓的威胁意味。
  
      空气里慢悠悠的晃荡着醋味儿。
  
      舒绿喟叹一声,反正该来的迟早都会来,该她解决的问题还是要她亲自来解决才行。
  
      “绍戟叔叔,我先走了,改天再带皓之来见你。”有改天吗?舒绿不太确定,说不定她直接就被顾临桁绑回去了,这个男人忍受了几年的煎熬,一定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皓之,他是你的,爸爸。”舒绿摸了摸顾皓之细软的黑发,轻声告诉他。
  
      然后顾皓之的眼眸里像是布满了星星一样,兴奋的开了口:“真的是爸爸?”
  
      舒绿一直告诉顾皓之,他的爸爸在国内,爸爸非常爱他,但是因为妈妈的原因,他们暂时没有办法见面,但总有一天,他们会见面的。<>
  
      小孩子的世界很简单,尽管顾皓之小小年纪就已经展现出了良好的基因带来的聪颖天赋,他也仍然会相信最亲爱的妈妈告诉他的一切。
  
      舒绿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顾皓之和顾临桁之间的父子关系受到任何的影响,她希望小孩儿也是喜欢着那个素未谋面的爸爸的。
  
      “是,爸爸来找你了。”
  
      “妈妈快把我放下去。”顾皓之挥舞着小手,双脚着地的瞬间,就迫不及待的朝顾临桁奔了过去,但是在接近他的时候,又有些犹豫的停下了脚步。
  
      “你真的是我的爸爸?”顾皓之睁着大眼睛,仰头看着顾临桁。
  
      顾临桁的眼神闪动,看了舒绿一眼,才蹲下身子,神色复杂的看着小小的顾皓之:“你叫顾皓之?”
  
      小孩儿点了头:“是。”
  
      顾临桁将手掌放在他的头顶,对于这么一个突如其来的惊喜,感到莫名的不知所措。
  
      从知道舒绿的下落之后,他就将国内的一切交给了顾明,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他找了四年的人竟然在巴黎,顾临桁一路上都维持着生人勿近的骇人气场,只想要找到那个可恶的女人之后,立刻将她绑起来,再也不给她逃走的机会。
  
      可是当真的再次看到这个阔别了五年的人之后,顾临桁知道,自己这辈子已经栽了。
  
      她不想要原谅自己的欺骗,顾临桁就折磨了自己五年,今天终于见到舒绿,她笑起来依旧灿烂明媚,亮晶晶的眼眸里始终有光,而且比起五年前,她的气质有了些许的变化,更加的诱人。<>
  
      至于这个忽然间出现的,简直跟自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那样的小孩儿,顾临桁一时间真的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舒绿为什么要离开自己五年,顾临桁心里当然有疑惑,可是谁能来告诉他,怎么就忽然多了个儿子?
  
      尤其是顾皓之站在这儿,顾临桁都不用怀疑就知道,这就是自己的儿子,
  
      那种奇妙的血脉联系,让他敢于肯定。
  
      顾临桁将小孩儿抱了起来,便有一股奶香味传来,属于小孩子的独特香味。
  
      “我是你的爸爸。”顾临桁看着他,勾唇一笑。
  
      小孩儿眨巴眨巴眼,有些害羞的将脑袋埋在了顾临桁的颈窝,小手圈着他的脖子,低低的喊了一句:“爸爸。”
  
      顾临桁的整颗心都软了下来。
  
      “我们先走吧,去我住的地方。”舒绿轻声道,“不妨碍绍戟的生意了。”
  
      顾临桁压下了满心疑惑,抱着皓之宝宝走在舒绿身后,还意味不明的和一脸无所谓的绍戟对视了一眼。
  
      回程过程中,皓之宝宝靠在顾临桁的身上睡着了,即使睡着了,他的小手也紧紧的抓着顾临桁的衣摆不放,不知道梦见了什么,不时的咂咂嘴,小模样格外可爱。
  
      舒绿在心里叹气,爸爸对于顾皓之来之,是一个很重要的存在。
  
      可是他现在四岁了,才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爸爸。
  
      这些年来舒绿想过很多次,要不要先将皓之送回国内,不管自己的病到底能不能治好,至少让顾临桁陪在他的身边。
  
      但是京城状况越发严重,舒绿甚至听到过几次关于有势力暗杀顾临桁的消息,幸好顾临桁身边的保卫足够强大,最后都有惊无险。
  
      然而皓之宝宝太小了,如果被人发现他的存在,太危险了。
  
      尽管顾临桁一定会动用所有的力量去保护他,可是那些不确定的因素,仍然让人不敢掉以轻心。
  
      尤其是有一次,舒绿试图问皓之宝宝,让他先回国去找爸爸怎么样。舒绿只是试探性的问一下,却让皓之宝宝小嘴一扁,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生怕舒绿不要他了。
  
      看着小孩儿哭的样子,舒绿还怎么能够忍心将他送回去?
  
      太多的不确定和意外里,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五年,直到现在。
  
      顾临桁从来没有过带小孩儿的经验,此刻小孩儿就在他的怀里安然入睡,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舒绿只能笑着说:“他睡觉很安稳,不用管他都可以。”
  
      顾临桁眼眸里光芒闪烁,偏过头看着舒绿,并且抓住了她的手腕:“我是来找你的。”
  
      舒绿感受着顾临桁手掌的温度,和他对视。
  
      顾临桁比五年前更加成熟了,眼眸深邃的仿佛藏进了一切的情绪,没有人能够看清楚他在想什么,那种沉稳的气质和强大的气场已经修炼的十足。
  
      这个男人过去便对女人有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如今只怕更甚。
  
      见舒绿不说话,顾临桁又说:“我是专门来找你的,你难道还没有原谅我?”
  
      说话的时候,顾临桁的眼里好像有委屈的情绪,紧紧握着舒绿的手,就怕她说出什么让他难以承受的话来。
  
      “我知道。”舒绿笑了笑,“我当然知道你是来找我的。”
  
      “我知道我以前骗了你是我不对,但是你已经用这样的方式惩罚过我了,所以你会原谅我的,对不对?”顾临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自嘲似的笑了,“可是看起来你过的还不错。”
  
      舒绿皱眉:“不是这样的。”她要怎么和顾临桁解释?其实她过的一点都不好,她每天都在想他,可是一想他,心脏就会受不了,连想他的机会都没有,难道不是更痛苦?
  
      顾临桁的声线依旧磁性,幽幽的在舒绿耳边响起:“不管你原谅我没有,今天我找到你了,就再也不会放手,你不要想再从我身边离开。”
  
      “你答应我过几天就会回去,可是最后你让我等了五年,舒绿,你也骗了我,我们扯平了。”顾临桁的笑容里多了一丝怒气,“我不会让你再离开了。”
  
      舒绿还想要解释,但是车子已经停在了舒绿住的地方。
  
      “先进去吧,我会和你解释的。”
  
      顾临桁还是不想要放开她,尽管知道这个人现在已经坐在了自己的身旁,他可以触碰到她的皮肤,可以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可以听到她细腻动听的嗓音,他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已经找到舒绿了。
  
      这个人真的就好像人间蒸发那样,顾临桁在国内的势力几乎全部出动,就差把所找过的地方搅得天翻地覆了,然而即便那样,他仍然没有能够找到舒绿。
  
      过去的顾临桁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舒绿想要离开他也可以这么容易,假如没有贺家的话,无论换成谁,他都不会将她弄丢这么多年。
  
      可是贺家不一样,贺家所拥有的势力不说,背后的绍家可谓是绝对的最显赫的家族,他们真心想要藏一个人,即使是顾临桁找起来也会很困难。
  
      而且贺旌容告诉他,是舒绿还没有原谅他。
  
      当初想要接近舒绿的想法仅仅是最初的念头,到后来就再也没有那样想过,但是却不能够改变他隐瞒了舒绿很多真相的事实。
  
      但因为这样他就要被舒绿判了死刑?万一她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再也不打算原谅他,喜欢上了别人怎么办?
  
      刚才进来的那一刹那,看到舒绿怀里抱着个孩子和另一个陌生的男人有说有笑,在外人面前喜怒不形于的顾临桁差点儿就没咬碎了自己的牙。
  
      对于顾临桁来说,绝对不能够忍受舒绿真的离开他。
  
      这人是他的,从很早之前就已经是深入骨髓的信念了,绝对不会有变化。
  
      幸好冷静下来之后,顾临桁能够从舒绿的神态里看出不同。
  
      舒绿看那个男人的眼神很坦率,即使很熟稔,也没有其他的感情在里面。
  
      这才让顾临桁放了心,不然的话……他一定会不管不顾的将舒绿绑回去的。
  
      “你放心,你已经找到我了,孩子都还在你的怀里,我不会离开的。”舒绿回握着顾临桁的手,告诉着他自己的态度。
  
      顿时也有些心酸,舒绿知道都是因为自己,过去的顾临桁从来不会露出这样受伤的表情,他在害怕。
  
      顾临桁眯了眯眼,终于放开舒绿,然后抱着怀里酣然入睡的皓之宝宝下了车。
  
      这是在巴黎的一处别墅主宅,典型的欧式风格,外面带着一个小院子。
  
      接他们的车子也是贺家的司机,都是从国内直接过来照顾舒绿的。
  
      “很可惜爸妈今天都没在巴黎,不然你还可以见他们。”舒绿走进屋子,对顾临桁指了一下楼上的卧室,“先把皓之放到卧室去,他这一觉估计要睡很长时间。”
  
      顾临桁点头,跟在舒绿身后上了楼,皓之宝宝已经开始一个人睡觉了,他的房间里贴了许多的壁纸,上面还有歪歪扭扭的画,一看就是他亲手画的,带着小孩儿的童真。
  
      床边摆放了一些小的模型,让顾临桁微微侧目,这么小就已经开始玩这种复杂的拼接模型了,不愧是他顾临桁的儿子……
  
      明明是才刚刚见面,但是这时候的顾临桁就自动过度到了为人父的状态里面,表情里也透出了一点儿骄傲。
  
      放小孩儿放在床上,立即就只剩下了软软的一小点儿,舒绿过去盖上被子,伸手将顾临桁拉出了卧室:“有什么话我们去外面说。”
  
      回到自己的房间,其实舒绿在这里住的时间不长,她大部分的岁月里都是在医院里度过的,情况好的时候会回来住,情况不好的时候就只能够每天呆在医院,方便医生的随时照顾。
  
      顾临桁看着近在咫尺的舒绿,用有些贪婪的目光放肆的打量着她,这个人他已经寻找了太漫长的时间,这五年里面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在煎熬一样。
  
      现在终于可以再次看着这个人,顾临桁心里说不清的复杂。
  
      “临桁……”舒绿才刚刚开口,就被顾临桁一把搂进了怀里,手臂紧紧的扣着她,力气大的让舒绿觉得有些疼。
  
      他的动作里带着满满的想念和紧张在里面,像是要就此将舒绿圈在怀里,让她再也没有机会离开了。
  
      顾临桁侧过脸,在舒绿的耳边低语:“你可真是残忍的很,一走就是五年。”
  
      舒绿无奈的将手臂攀上他的背,宽阔挺直的背脊,充满了安全感。
  
      舒绿不由得想,自己想念这个怀抱也有多久了?
  
      每一次的午夜梦回,她从噩梦里惊醒,发现自己身边一片寂静,只有自己一人的时候,何尝不是难受的?
  
      只是后拉,她或许比顾临桁好一点,她身边还有顾皓之,他那么单纯善良,小孩子的童真和依赖让舒绿感到慰藉。
  
      能够拥有顾皓之对于舒绿来说是人生的惊喜,她即便曾经遇到过生命危险,也挺了过来,成功的将皓之生下来。
  
      看着他从那么小的一个跟糯米团子似的,慢慢的长成现在的小孩儿,那大概是一种奇妙的做母亲的感觉。
  
      她可以给皓之宝宝的一切,都给了他。
  
      “我……以后不会了。”舒绿忍不住哽咽,她也终于可以呆在顾临桁的怀抱里,这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顾临桁心里有怒气有怨愤吗,当然有,对于舒绿的不辞而别当然有怨怼,但是更多的,却是紧张和想念,比起生舒绿的气,不如说顾临桁是在生自己的气,他若是一开始不欺骗舒绿,就不会让她有那么一道跨不过去的坎,顾临桁在这些年来,唯一难过的就是自己弄丢了舒绿。
  
      其实他从来没有怪过她,因为太爱了,所以连责怪她的情绪都舍不得有。
  
      “你要是想走,我也不会机会的,贺舒绿,你以后就乖乖的呆在我身边,哪儿也不要想去……”顾临桁咬牙切齿的威胁着,“你要是敢走,走到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找回来,然后好好的惩罚你!”
  
      舒绿靠在顾临桁的胸膛上点头:“我保证。”
  
      顾临桁温柔的吻去了舒绿脸上的泪痕,柔声道:“怎么就哭了呢?该哭的人不应该是我?”
  
      舒绿撇撇嘴:“谁不知道顾阎王铁石心肠,从来不会哭。”
  
      顾临桁亲吻她的睫毛,动作爱恋又小心翼翼,仿佛担心稍微用力,就会将舒绿再次弄丢一样:“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会有难过的时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